Ebooks

【Cover Story 封面故事】
直擊以色列生醫創新心臟
每百萬人口中,就有128家生醫公司,密度位居全球之冠。不毛彈丸之地,人均醫療器材專利數則稱霸全球。各國不斷湧進以色列投擲資金!
>20%創業投資來自中國,大型企業大肆併購以色列,有人說,整個以色列幾乎被買光了,為何以色列毫無畏懼,仍出走世界吸引買家?
醫療器材和生技製藥已為以色列創業兩架馬車,各國推動生技醫藥必修「以色列創業學」, 但它的創新心臟真的有辦法移植嗎?

【Trend 趨勢】
醫療科技評估(HTA) 平衡預算和政策,台灣HTA 中心發展何去何從?
醫療科技評估(HTA)制度是連結醫藥科學研究之證據與政策決定的橋樑。2013年,為落實二代健保法之醫療科技評估,衛生署委託醫藥品查驗中心(CDE)成立國家醫療科技評估中心(NIHTA)籌備辦公室,但至今仍未有後續動作。10月25日,由社團法人台灣藥物經濟暨效果研究學會主辦的「台灣HTA未來發展趨勢研討會」期盼匯聚各領域意見,商討台灣HTA發展之方向與定位。

【CEO Report CEO 報告】
集冷靜、熱情於一身的現代疾病把脈者。新穎生醫曾錙翎: 「做研究要一步一腳印,越穩,失敗機率就越低。」
擁有美國冷泉港實驗室、國家癌症研究院多年研究資歷的曾錙翎,回台後專注生物標記發展,於2013年獲頒經濟部國家產業創新獎的創新女傑獎。十餘年開發的技術平台於2014年第三季衍生新穎生醫。曾錙翎在冷靜CEO與熱情科學家之間取得平衡,要逐步將新穎推向國際舞台;而與歐洲大藥廠百靈佳殷格翰的合作成果,亦陸續於國際糖尿病聯盟亞太年會、美國腎臟醫學會年會中發表。

更多兩岸產業資訊、專家觀點皆在《環球生技月刊》2016年11月號

 【Cover Story 封面故事】20精準醫療潮 台灣靜悄悄
今年1月,美國總統歐巴馬宣布美國「精準醫療」元年來臨!9月中,世代研究藍圖底定,10年內要建百萬人志願者基因資訊庫及研究團隊,它是「人類基因組計畫」後,世界最大規模的人類健康資料研究計畫。

「精準醫療」讓世界生命科學界狂熱追隨。今年3月,中國將精準醫療納入國家「十三五計畫」,並計畫到2030年將投入600億人民幣;英國國家創新局於4月宣布成立「精準醫療推進器」,預計2015至2021年投入整體計畫預算共93億美元。

當各國開始盤點、聚焦在精準醫療所需要的能量與資源,台灣產業一頭熱,但政府卻靜悄悄。精準醫療元年,世界潮流正「精準」來襲,台灣在哪裡!?

【Investment 投資】
70風投資本追逐的寵兒 2015美國未上市5大「獨角獸」成功煉金術
76百億美金年營收俱樂部 2015美股TOP 25最高市值生技公司
78創業、投資齊聚波士頓RESI 會議 世界熱錢 探勘新興國家早期創新

【Opinion 名人語錄】
12加入TPP、RCEP對生技新藥產業之契機與挑戰論壇
產官學專家匯聚 共議新藥研發智財策略
TPP各國代表歷經5年談判,在生物製藥專利保護年限方面互相妥協,於10月5日達成協議。探討台灣生技產業在爭取加入TPP、RCEP之目標下,如何降低衝擊並善用產業優勢、專利制度拓展國際市場的「加入TPP、RCEP對生技新藥產業之契機與挑戰」論壇亦於同日舉辦,本刊完整收錄與會專家見解。

【Opinion 生技尖兵】
82台灣首家生物3D列印 三鼎生技力拼明年登興櫃

【Industry 產業】
84奇異企業流程管理諮詢 優化醫療管理與生技製藥生產系統
88台灣生醫暨新農業產業選秀大賽 多元創意逐步邁向產業化

【Trend 趨勢】
94就是要讓人逃離死亡 Google未來醫療投資大佈局一次解析

更多兩岸產業資訊、專家觀點皆在《環球生技月刊》2015年10月號
「生技創新創業獎」一些活動幕後

「教育部創新創業人才培育」4 年計畫今年底後,將由前科技部政次、臺大解剖學暨細胞生物學研究所錢宗良教授擔綱的「學產研鏈結人才培育計劃」繼續接棒,未來4 年,臺灣的創新創業仍將持續透過奠基於各大學院校的教育,並鏈結法人、園區以及地方政府三方資源,共同為臺灣培育生醫及新農業創新發展所需的新血輪。

計畫從第一年開始,就舉辦了13 所大學推動中心的「生技創新創業獎」競賽,我們的團隊也從第一年就跟著計劃的兩位主持教授─現任的中興大學副校長楊長賢,以及清華大學教授張大慈,還有辦公室計畫的團隊們一直走到現在。

楊教授是國際頂尖的蘭花研究學者,在這4年中,我們看著他帶領的團隊,解出了植物學家長久以來解不開的蘭花唇瓣之謎,「花被密碼」讓臺灣美麗的蘭花登上了2015 年5 月《Nature Plants》當期的封面,接著他升上了副校長,今年獲頒教育部第21屆國家講座,更可喜的是,他有了孫子,升格當了楊爺爺。

4 年前,學姊大慈教授來找,她熱忱活力,曾被前馬偕醫學院校長魏耀揮、也是國際知名粒線體研究科學家形容,可能是臺灣粒線體最豐富的人。

大慈教授談到創業人才培育課程上完後,同學們也進行演練及模擬實際創業團隊,但他們想再進一步為學生們舉辦創業競賽和論壇,讓同學們從PK過程中真正體驗創業的各種現實與挑戰。

但是,計畫裡沒有活動的預算。

被「創造」出來的活動

對很多人而言,被交代的事情做完了,過關了,往往也就結束了。但是,A+ 的人往往就在這點上不一樣,他們總想要嘗試更多的可能,把事情做得更盡善、更完美。

事實上,設計的課程如期結束,計畫執行就達到一定的指標,有沒有一個創業競賽的活動,並沒有必要。特別是教育,對兩位教授而言,辦競賽活動甚至可能只會給自己和計畫辦公室添忙碌,多付出的,為的是學生,且還不盡然能保證學生和各學校計畫中心也一樣願意投入。

那天,我們決定都先把預算這回事丟到一旁,先大致勾勒了一個大家都「想」做的活動藍圖;之後,我請團隊試算一下實踐這個「夢想」需要多少經費,同時,我們雙方也各自盤點自己可付出及創造的資源;最後,以預設障礙作為影響參數,框架出活動的最大和最小規模限度。

即使如此,我還是對學姊說,給我兩天時間,我來打幾個電話測試一下實際的可能性。我必須如此,因為對一個也剛草創的小媒體而言,即使老師們的教育理想真的要支持,但必須衡量自己的人力與財務現實。

結果「生技創新創業競賽」活動一年比一年更成熟、規模也更大,大家想做的活動內容,「理想」都能一步步隨順圓滿。

事實上,我們每一次在籌募贊助款的過程中,絕多數都是被冷漠地拒絕,不少產業質疑創業競賽應該是經濟部的事,我們湊甚麼熱鬧;更多的是因為生技產業連年紛擾多,業者對於政府和學校教育這類無法立即帶來短效的活動越來越冷淡,甚至認為本來就應該要政府付出,為什麼還要產業贊助。但很幸運,我們每一年的自籌贊助款,總是有驚無險地讓人力和活動宣傳製作物的支出平安過關。

技術專利綁在教授身上

截至2016年7月,計畫培育團隊已有14 組團隊成功創業並維持營運至今,3 組團隊技轉或spin-in 企業,9 組團隊與企業媒合進行產學合作,13 組團隊籌備創業中,並有15 組團隊參加其它國內外競賽獲獎,其中新農業和應用生技領域創業,高出醫材、醫藥類許多。

這樣的成果,其實是讓人很驚喜的。因為從學校教育的目的,推助創業本身不是最大的目標,計畫旨在讓創新創業的正確與務實觀念,能從校園開始播種。

但一年一年來,我們看到學生參賽團隊為競賽的投入程度逐年在推升,賽前各種道具、產品原型、團隊CIS 以及簡報技巧都在進步,這意味著越來越多學生對創業是真正有企圖心的。

但是,我們也看到不少問題是未來必須解套的,許多參賽團隊其實只是在幫教授練兵以便未來爭取計畫經費,不少野心勃勃、也非常具開發潛力的團隊,最後根本是創不了業的,因為專利技術都綁在教授身上,教授不願意釋放或裂解,學生最後選擇先冷靜從軍去。

新創團隊都是「微型」創業,甚有五萬台幣資本成立公司依然營運至今,且許多真正創了業的都還不是得獎名單中的團隊。我們也特別挑了幾家新創公司,每家公司產品商業化皆初具成果,也讓人期待他們未來都能宏圖大展。

不過,幾家採訪目標中的醫藥、醫材類新創公司最後仍拒絕了我們,我們能理解,醫藥開發創新創業門檻非常高,我們實難期待大學階段的「種子型」創新創業團隊能在這階段就有突破性發展。

創新創業雖然有讓人熱血奔騰的激情,不過,激情之後面對各種經營挑戰,如楊長賢教授所說的,能真正撐過 5 年而存活的恐怕不到10%。

在可見的未來,因為我們知道政府還會持續投入資源推動創新創業,走過了4 年的教育部創新創業人才和「生技創新創業獎」競賽活動,已經打過第一仗了,許多操練的經驗值得汲取與修正,讓臺灣創新創業的土壤更肥沃,5 年存活率就有希望超過10%,有機會養出獨角獸。

【Cover Story 封面故事】
生物「金」字塔
生物精煉出「金字塔」,從高值到低值「循環」利用,生物科技將它們化腐朽為神奇,發揮最大魅力的經濟價值。
生物資源研究開發,是可持續利用的「循環經濟」,正是世界最受關注、商機無限且充滿活力的當紅領域。
台灣得天獨厚,島上生物資源蘊藏豐富、多元,多項生物資源應用成果獨步國際、平地驚雷。
台灣生技有機會締造驚豔全球的新藍海,但生物資源承載能力與經濟需求矛盾也日益尖銳。


【Investment 投資】
台灣體育用品業全球有地位
運動世界熱 投資健身器材產業最時尚
2015 年全球健身市場產值達810 億美元,年增3.6%。看好全球保健意識提升,全球健身器材大廠展開併購,藉此增加產品線廣度,健身器材每年得以維持成長,成果將陸續於未來收割...


【CEO Report CEO 報告】
從藥物開發強打手到藥廠救援投手
展旺生技顧曼芹:「科學和標準來自數據產生的過程。」
230年跨國藥廠背景、熟稔美國FDA藥物審查程序的顧曼芹,臨危受命接任展旺生技董座迄今兩年餘,不僅讓公司順利轉上櫃,旗下美洛培南針劑產品亦取得FDA簡易新藥銷售許可,並與全球前五大藥廠之一合作,正式進軍歐美市場,讓這家全球前三大的培南藥廠營運轉正,指日可待。

更多兩岸產業資訊、專家觀點皆在《環球生技月刊》2016年10月號
領導人和你想得不一樣!


2016 年末,我們忐忑地進行「臺灣生技醫藥產業10大女掌門人」票選,很幸運,票選活動引起業界高度的參與。當時初衷,真的只是很單純想讓多位在生技醫藥產業耕耘的女傑們,有機會出列讓大家認識,每一位候選人都是我非常尊敬的優秀女性,我所認識的她們,撐起了臺灣生技產業半邊天,她們不只是理想家,都是實實在在、實力堅強的實踐家。

決定更大膽進行男性領導人票選,「2018 臺灣生醫IPO企業10大男性領導人」這活動,團隊其實琢磨很久時間,也久久訂不出一個全盤合理、公平的好法子。基本上,臺灣生技產業還是男性領導人的天下,網絡生態也更為複雜,加上臺灣政治文化凌駕,交織的人際可能涉及的江湖恩怨,都讓我們覺得荊棘叢叢,因為也許我們再無心,但總有人會有意。

後來,我們還是就放膽,且決定就鎖定以上市/ 興櫃IPO公司為候選條件,誠然,能夠帶領公司成功走向IPO,或必須在資本市場拚博營運成績的領導人,至少都證明他們已經或正在經過一輪嚴苛的考驗。

既是以公開資本市場的企業為對象,我們也就選用公眾網路票選介面。儘管這避免不了虛擬世界裡存在的飄渺,也排除了不善用網路工具的族群。不過,終究還是跟民意調查一樣,仍是檢驗每一位候選人知名度、公開形象、群眾基礎一個相對客觀的方法。我們也限選一人,讓投票人真正選出自己心目中的No.1。


前10榜單經過數次大洗牌

票選上線第一天,短短不過3小時內,同事監看後台時,發現就湧進了超過600張投票,到了晚上,已經突破千張。我們採用LINE、不記名投票,不會知道誰投票。

票選過程真的非常激烈,總票數的前10大榜單經過數次全部大洗盤,甚至開始接到( 包括我自己) 許多支持者來電到公司,非常關心自己心中No. 1 的狀況,當然同事一律禁止告知,因為也無從掌控榜單的變化,甚至到最後兩三天,前10的名單都還在變動。

在意者很在意,不以為意者我們相信更多,但有人也很不以為然地批判我們的舉措。

一位從創投出來成立新藥開發公司、去年興櫃的資深前輩,那天在產協年會上遇到我,就頗為嚴厲地唸了我一番,他說「你搞這甚麼,你相信網路真實嗎? 為什麼要有我的名字,幫我拿掉,我幹嘛跟這些人一起,我不想陪榜……。」但他也提出建議,要選就籌組委員會,挑選公司來選。

我誠心接受這位前輩的建議,籌組委員會方法讓精英評選,是最經典的作法,但跟公開票選其實有不同層次的意義。

網路工具很「草根」,但能藉此散播與滲透,讓更多業界不同階層的從業人員或關心這產業的人士,有參與和認識產業的機會,也讓生醫產業這些公司知名度有機會能更接大眾的「地氣」。

票選最後出爐了,榜單上的名單可能和很多人期待或想的都不一樣!包括我自已個人心目中認為的幾位候選人,也都沒上榜。生醫人和非生醫人眼中的生醫企業領導人,落差也非常大!


員工們愛不愛戴,非常重要

多數人可能多少會受到媒體影響,被定位是關鍵或指標型企業、平常曝光多或媒體寵兒的領導人,必然在形象上都略佔有優勢。

不過,這次榜單很明顯地揭示另一個事實,誠如文字所言,這些領導人或叱吒風雲、或默默耕耘……,但不管他們是不是媒體寵兒,領導人在人脈網絡關係中受不受歡迎,是不是受親友支持、員工們愛不愛戴,非常重要!

事實上,從管理學的角度看,這是領導人的領導力和團隊凝聚力的表現,領導人越能讓員工真心擁戴,必然越能挺過企業發展過程中的各種驚濤駭浪。

在統計過程中,我們其實也發現一些頗有知名度的企業,其領導人得票數是很出乎意料地低,一些興櫃股中沉寂數年的企業領導人,票數掛零的也不在少數。這樣的關聯,也確實能窺看到一些企業目前所處的狀態與氛圍,動能高不高的企業,頗讓人一目瞭然。

無論如何,「2018臺灣生醫IPO企業10大男性領導人」出爐了,我們在此恭賀這10位領導人,預祝這些企業都能在他們的領導下,持續宏圖大展。

至於沒有進榜的領導人,也請帶著輕鬆心境看待這次的票選結果,且若有如上述前輩這般想法( 只差沒機會當面數落我) 的領導人,也在此再次致上十二萬分歉意,同樣祝福他們的企業都能為臺灣生醫產業寫下不同凡響的篇章!

「環球生技月刊」2015年1月號(2015年1月15日出版)

很多業界朋友都很矚目尚未落幕的「東洋事件」,我們也接到一些讀者和投資人惶恐詢問,「生技還有那些大事要發生!?」,讓人頗為哭笑不得。我想,很多媒體同業們對這事件該寫的都寫了,可能不該寫的也寫了。所以,我們決定先在此向各位致歉,原諒我們還是回歸探究行業本質,並和大家繼續交流產業的變化、發展和現況。

因為常深入大陸產業現場採訪、觀察,自然會累積一些網絡和心得。不少業界朋友也喜歡問我大陸的產業動態,總以為我對大陸了解是比較深入的。雖然和不少大陸生技醫藥業者或創投圈,確實常有各種形式的資訊交流,但我仍只是在" 琢磨" 的層次,不敢妄下任何評價斷語。

很多業界朋友提起和台灣同文同種的大陸,感受都是五味雜陳,我其實不例外。每次的大陸採訪,我也都會犯「比較」,拿台灣和大陸比較,比較兩者差異,然後還要從差異中分優劣。

在近期大陸的採訪中,很開心遇到一位久蟄大陸投資圈的台灣朋友,聽一群大陸優秀的海歸生醫老總,閒談台灣大陸文化不同的一些事兒。

朋友還特別抓我為案例,因為在他眼中,我應該是已經比較了解大陸的。但我顯然讓他失望了,討論到自己對工作的價值主張時,「嘿,你們看,這就是典型的台灣腦袋。」因為我認為,既然還立足在台灣,自然首要滿足台灣對「品質」的追求;因為衡量現階段資源仍不足,難想大陸市場的「求速」和「做大」⋯。

那絕對是一次充滿歡笑且有收穫的交流,卻在回來後的幾次跑步時,當時那種瞬間被「撞擊」的感受襲來,我難以掩抑不面對。

近日採訪Choice/Clinicpace worldwide 亞太區副總裁王靜文,她聊起「歐美甚至中國,想著是如何做大,我們過去想的總是如何做好。」我又有再一次被「撞擊」的感覺。

我們這次報導的大陸企業,幾乎都是大陸CRO 行業不同領域中的第一名公司。「琢磨」他們共同的成功策略,似乎都是抓住機會後,放膽做大,然後結合資本繼續如雪球滾動,越滾越大⋯。

台灣腦袋和大陸腦袋真的那麼不同嗎 ? 如上述,我現在仍不敢妄下評斷。

但編輯完這次CRO 產業專題,也是我們歷次專題中唯一出現大陸業者壓倒性比台灣業者多的一次,我從工作中有些許不同心得。且我「琢磨」,下次大陸活動場合再見到這位台灣朋友,我項上頂著的將還會是台灣腦袋,如果台灣腦袋和大陸腦袋不同,就會持續激盪出差異化,而我個人向來認為,創造力往往正是來自於差異化,我現在的工作非常需要創造力。

但我從不排除,也許哪天我們也需要像戰國時期趙武靈王一樣,為擊敗匈奴而力行胡服騎射政策;也也許不管台灣腦袋、大陸腦袋,還是我這顆其實是土著腦袋⋯,只要讓腦袋保持機動、彈性、活力,就會找出自己活的出路、贏的策略。

污染藥事件的一些現實和省思


近期,一位醫界的前輩跟我爆料了幾個小八卦。

一位輩份極高的醫界大老最近回某大教學醫院看診拿藥,他定期找同一位醫師回診拿藥。這回,老前輩醫師不知哪裡不太對勁了,之後很不高興地直接打電話給醫院高層反應:「你們什麼時候開始用甚麼國產藥!我這幾天吃效果不好,要國外藥廠才有效……。」

高層接到老師電話了,自然很正視大老的客訴。

但一問之下,該醫院因應健保年年砍藥價,為獲取藥價差,這位大老長年服用的這顆藥,其實已經快十年都是國產藥廠生產的藥了!

醫界前輩不解地說,「大老以前是沒認真看藥袋嗎?之前『以為』是原廠吃有效,現在『知道』是國產就沒效了!可能根本是他自己這幾天生活飲食各方面狀況引起的。」

接下來他說的事,可換我不解了。


外商藥廠「凸槌」不得張揚

他說,前幾個月,TFDA 接獲通報反應外商大藥廠某健保給付暢銷藥包裝品質很差,TFDA 也很快派人並會同專家到某教學醫院抽查,果然攤出許多藥品毀損、脫落,被前輩形容「2266」的瑕疵現象。

回報TFDA 後,監管的某官員一方面雖然也對外商原廠藥的品質控管很有微詞,並做了處理,但一方面他也頗有壓力,最後處理方式是,「外商藥廠這件事不能對外,特別是對媒體張揚!」

原廠藥包裝問題事件後,他問了幾家國產藥廠,「你們藥品包裝會這樣『凸槌』嗎?」A藥廠說,「極少,因為我們多買了幾部儀器取代人力,再請人用眼睛『品管』最後一關」;B 藥廠則斬釘截鐵說,「不會,因為我們直接花了上千萬進口了一條自動化作業線,品管保證。」

前輩說,業者對他搖頭苦笑說,「外國藥廠事情一旦揭露了,美國貿易勢力大概很快就會來『關心』,惹不起!但如果今天『凸槌』的是我們自己的國產藥廠,對待可能剛好相反。」

兩家藥廠也都告訴前輩,「TFDA 為了(PIC/S) GMP 每年都要查我們廠,有時候一年還不只查一次; FDA 也每年要查,國外客戶也三不五時要來查廠。我們的品管水準怎麼會輸國外!?」

前輩最後很感慨告訴我,「別說什麼原廠藥、國產藥了,你知道嗎?今年北市聯標得標的藥幾乎是印度藥的天下了,因為印度藥更便宜啊。但政府去查廠過印度的製藥廠嗎?」

前輩搖頭說,「監管單位人力有限,但其實也曾想訂規定去查國外廠的,但是,既得利益團體馬上就出來施壓了。」


連 FDA 也仍只能「被動」告知

今年 228 連假,衛福部食藥署接獲業者自主通報,3 款降血壓藥疑受 106 年留樣的Valsartan 原料藥中檢出的「N- 亞硝基二甲胺」(NDMA) 及「N- 亞硝基二乙胺(NDEA)」成分汙染,並啟動回收下架。

去年夏天,中國浙江華海製藥生產的高血壓治療藥品,當中也發現含有「 N - 亞硝基二甲胺(NDMA) 」成分,導致國內6 項降壓藥品下架。

華海製藥的原料藥 valsartan 供應了全球 7 成生產降壓藥的藥廠,其中包括原廠諾華 (Novartis) 子公司Sandoz 也必須跟華海購買。

由於華海為了提升 valsartan 的生產效能採用了新的合成方法,新製程的檢測方法自檢出含 NDMA 後,立即通報了 FDA,FDA 接獲資訊也隨即公布全球使用其原料藥的廠商名單,一堆藥廠、不乏跨國大藥廠都遭到了空襲。

事件後,我們的食藥署合理地擔憂,也許凡是沙坦類 (Sartan) 原料藥都可能含有NDMA ?於是進一步擴大針對沙坦類 (Sartan) 類成分的原料藥及製劑進行檢驗,也要求廠商在 3 月 11 日前完成自主檢驗,且要求所有廠商若未完成未經檢驗的藥品將全數下架回收,以確保用藥安全把關。所以,自去年至今,陸續有降血壓藥下架事件發生。

針對這件事,我也私下請教了藥業老闆和藥學專家。因為,這些被下架的廠商其實對原料藥供應商篩選都是嚴格的,重要的是,也都是向食藥署申請原料藥主檔案(DMF) 核准的合格供應商。

廠商因為 Valsartan/Sartan 原料藥被檢或自檢出具毒性疑慮的 NDMA/NDEA,第一時間自主性下架,也算盡到企業社會的責任。

業者表示,目前有關原料藥的污染,連 FDA 都只能「被動」告知,依然沒有預防性作法,一旦在符合檢驗規定內出了問題,「我們只能認賠,嘗試跟原料藥廠求償。但新聞曝光後對公司聲譽及藥品品牌的影響,恐怕才是更大的無形傷害,萬一造成股價太大波動,櫃買或證管單位還會要我們報告說明,這些還求償無門。」


規範更新速度跟不上科技進步

藥學專家也無奈說,「科技進步太快,新製程不斷改良,新檢測方法更靈敏,以前分析不出的不純物/ 有害成分現在可以被檢測出來,但規範跟不上速度更新,廠商只能不斷跟著新方法、添購昂貴的檢測新儀器。」

長庚教學醫院毒物中心已公開指出,被質疑的 NDMA 化合物,是一種可能存在於水、空氣和土壤中,被美國環保署列為 B2 級致癌物。雖經動物實驗證實將增加肝癌風險,但在人體上並無致癌證據,並呼籲患者若自行停藥,疾病風險恐怕更高。

專家表示,該動物毒性測驗也是以高劑量每公斤達約 37 毫克(mg) 的實驗進行,「但一顆藥劑量可能只含幾微克(μg),所以究竟要吃多少劑量才有問題?人體又吸收多少?代謝多少? NDMA 其實很普遍存在香菸、香腸、烤肉等生活裡,搞不好抽根煙、吃一條香腸都比這一顆藥吃進更多NDMA !」

隨著企業全球化發展基於經營及成本考量,跨國藥廠藥品從研發、原料藥生產、藥品製造、包裝等,可能都在不同國家分別進行,也是無法避免。「只是內控真的做到位嗎?」業者老闆反問?

看來,原料藥污染監管問題,目前大家都是很無解!

怎麼辦呢?只好請大家多注意健康,預防重於治療,活到老健康到老。

如我們這期特別製作的「70 正青」專輯,退休再就業或許不難,退休小確幸的興趣創業也實有所見,但生技一般被認為投入時間長、挑戰和困難度都高的行業,但是專訪的這些老前輩們卻都在年逾從心之年後投入生技創業。

他們依然活力十足 

苦勞、企業家的悲哀、小股東的哀嚎


二個月多前一個週六上午,和一位大家公認非常成功的企業家及一位會計事務所所長會面。事實上,當自己遇到公司一些經營上的難題時,或有各種產業發燒事件發生,我偶爾就會約一下他們,聽聽他(們)(其實幾乎都是前輩一個人) 的想法,或聽他(們) 擘肌分理,而這些都無關乎採訪。


這兩位前輩永遠都約同一個地點、他們都坐同一張桌子,點的也都同樣是一壺茶加一杯 Latte,企業家前輩有時會帶上一盒切好的水果,然後也同樣都是說:特別削好帶來要請妳吃的。


2000 年後進入產業採訪線上,工作上必然一定得認識這位前輩。因為追高喊低是大眾媒體另一面媚俗的本質,當時他經營的企業剛上櫃,且無論在產品開發策略上、事業入主改造上,前輩都能持續寫下典範案例,於是成為各媒體不得不追逐的「天縱英明」人物。


前輩面對媒體能侃侃而談,善於用管理行銷學剖析毫釐,對許多問題拆解分明、有主見,且論理成章,大家都爭相報導他,他那種自信不疑的個人魅力,讓不少同業甚至成為他的粉絲。


老實講,雖然我打從心裡也非常佩服前輩經營事業有方有法,但任何身上帶著冷傲、狂狷之氣的人,只能說這不是我的菜,所以一直不是有多大的好感。因此,當時除了不該漏的新聞之外,我其實很少想去多吹捧他,總覺得他已經不差一篇報導,我不必錦上添花。


是一直到了之後進入產業服務,因為某個開發計畫申請的合作案,才真正近距離和前輩有些接觸,對他有更多些的互動及認識。然而,我雖然折服前輩對方略發展的推演與實踐,一如棋盤般的脈絡分明,但任何可以料理人事如棋子一般起落的人,只能說自己的理性還無法透達,所以總期望溫暖有餘韻的人情。產業耳語中,也流竄不少關於前輩種種的傳言,大家對他的評價在兩極之間擺盪。


但前輩依舊一路如日中天,即使事業分合的衝突帶來一些波濤,但碼頭還是不斷大船入港,他依舊是一位許多人引頸翹盼的金主及盟主,不少企業經營心法讓眾多產業人士引以為金科玉律,可能也包括我個人。


近兩年,臺灣產業資本環境不佳,對極需要長期資金發展的生醫產業挫折不小,今年年報財報甫公布,有媒體就攤開淨值表列,直指臺灣生技資金斷鏈的問題。


事實上,許多興櫃公司減資再增資、有的直接下市或進行集團內企業合併,其實,這兩年產業募資寒冬霜雪如冰已揭然昭知。


面對臺灣如此嚴峻的環境挑戰,本來漸居幕後運籌帷幄的前輩又披甲重現第一線戰場,他處理公司的改革整治蕭索俐落,立竿見影,但也因為如秋風落葉,不少人看他現實無情。


這天上午,他也一如以往進入正題同樣的開場:怎麼樣,你有什麼事情要問我?同樣地,我就像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孩,喃喃自語一些隻字片語,大人通常只要跟著小孩童言童語幾句,小孩很快就會開心地被支開繼續去玩耍。


接著,我通常會不失禮但直白地提問近期關於聽到、看到有關他的新聞或評價,提出自己對他行事上的疑惑和不解,由於前輩企業在臺灣 IPO 市場有一定的代表性,任何一家旗下公司的去向變動都備受關注。


這天,前輩直白地說出他自己決策背後的心路歷程,「你們都說我很無情,因為經理人有苦勞,但若公司無法轉變,資金只會不斷累加疊高,出資的企業家會很悲哀,最後呢,哀嚎的是小股東。苦勞、企業家的悲哀、小股東的哀嚎,你懂嗎?」


臺灣生技發展的市場侷限性,是公司 CEO 一定要面對和解決的,特別當公司從研發進入商業階段,業務規模和獲利模式就是 CEO 的首要課題。


但是臺灣太多專業經理人往往沒錢了,第一件事想的就是要錢──募資或跟集團要錢。其實,若跟他坐下來仔細推敲,往往還是,「你只要給我多少億,就能達成那樣的規模,沒先花錢做這些,那些目標都不可能達到」等等,但這就是公司要的獲利模式和策略地圖嗎?


企業經營追求的是永續的發展,但臺灣資金市場有其先天限制,長期以來鼓勵的是中小企業和製造業,又重視 EPS,創業資金或許容易取得,但要源源不斷從臺灣拿到企業發展資源是很困難的。但是生技產業要創造 EPS 要很長時間,每家公司隨便一個三期臨床實驗都要幾千萬美金,也不是任何集團能負荷的。


產業很需要國際資金,只要臺灣政府能創造出國際化的資本市場,企業自然就會留在臺灣。為何政府會認為轉向其他地方上市,就會對臺灣帶來不利影響呢?但如果留在臺灣,最後企業走不下去了,就不會對臺灣不利嗎?


前輩這些管理精要,其實陸續都在公開演講場合中發表了,他依然是大家眼中成功的企業經營大師。


只是苦勞、企業家的悲哀、小股東的哀嚎,多少人真的能感同身受呢?

培養基的啟發


學生命科學的人,對培養基一定不陌生,做實驗、養細胞都需要培養基,它還是個消耗品。

近期,因為密集地向再生醫學領域的朋友們學習,我覺得培養基的學問不僅是科學,更是一門很大的哲學。

它基本上就是提供微生物細胞生長繁殖所需的一組營養物質原料的環境,必須滿足所培養微生物生長,促進產物的形成。跟我們熱議產業促進需要什麼環境,政府該有什麼政策一樣。

誠然,正常健康狀況下,最天然的永遠最好,但這是自然界和老天設定的程式,也是人類基於好奇心透過科學極力想破解的奧秘。


培養基的哲學

無論探索各種研究或解決人類疾病開發的工作,都需要模擬環境,所以培養基是影響發展最根本的基礎。

培養基必須能夠滿足產物最經濟的合成、所形成的副產物 (不良影響) 要儘可能減少、原料還要因地制宜、性能要穩定,最重要的是價格要便宜、要能方便採集運輸,還要能大規模生產、儲藏,以保證生產上的供應。

培養基的設計與改良,雖然目前還不能完全從生化反應的基本原理來推斷和計算出跟「天然」的一樣,但可運用生物化學、細胞生物學、微生物學等的基本理論,參照前人所使用的經驗配方,不過,前人的經驗和培養基成分有時候有其他問題必須考慮和先解決。

然後再結合所選細胞的特性,看是要用搖瓶還是玻璃罐,最後按照一定的實驗設計和實驗方法,努力開發還是可以找出一個適合的培養基。

培養基還有不同的功能,基礎培養基(Basic Media)、滋養培養基(Enriched Media) 、選擇培養基(Selective Media) 還是鑑別培養基(Differential Media),總之,就是要讓它發揮出最好的能力和功能。

聽完這位博士朋友說明完,我突然覺得他可以去選總統了!因為,這一套科學邏輯其實跟政治社會學和政府執政功能是一樣的。 (那時候,剛好有香港前輩傳來了教養優秀小孩條件的分享,我還無法回神地回應他:哇!真像在培養基裡養細胞一樣。)


貧瘠土壤養出強壯的種子,真的對嗎?

不過,朋友也是花了幾年的功夫,費盡許多心思才解決了配方的問題。他說,現有的培養基已經出自國際大師級的發明,被公認接近完美的培養基了,但問題是「太貴了」。

「設計培養基,一直是再生醫療領域最困難的部分。但因為研究經費很少哇,我又不想放棄,腦筋就動到改良大師的培養基上了。」

因為破解大師產品、改良後的新培養基不僅取得專利,成本也更低,自然很快被大廠找上達成合作,並取得持續的委託研發。

認識很多學界的朋友,也採訪過無數有成就的人士,似乎貧瘠的土壤,總能養出( 或逼出) 一些優秀、強壯的種子。

但不管是養出來還是被逼出來,朋友的最大關鍵其實是來於他的「不放棄」,也因為「不放棄」,必然一路就會出現和得到許多人的協助和支持,才能把培養基開發走到最後。

這一年來,每每聊到臺灣的產業環境和政府現況,「無可奈何、無語問蒼天、無能作為」下,也常會聽到類似「貧瘠的草才能養出強壯的牛」的自我安慰和鼓勵,但真虛心檢視自己,這是對的嗎?

聽了朋友努力的歷程,也發揮狗仔的技能爬梳了他的研究脈絡,朋友個性隨和、不唯我獨尊,他揪了類似研究領域的醫界和學界同好,大家共同合作,過程中撞牆或遇到困難,大家會互相支持打氣。

真印證了管理學上所說,「一個人也許可以走很快,但一群人可以走很遠!」


「老大的面子」癥結

「不太能一起工作」,也是我所見、所聞、所碰最常見的問題,不諱言,可能還是臺灣生醫界組織之間很大的鴻溝。一些左右為難的業者看法,很多的鴻溝,恐怕不少是自我應驗預言的對立立場,追根究底也是「老大的面子」癥結。不過,往往組織越龐大,利益共構越深,「老大」難以屈就和妥協常是很不得已的,不能也不好多置評。

曾有個傳統產業老前輩,他告訴我:其實說人家不好,不好配合,那都是你自己的傲慢!老實告訴你,我每天要工作和應酬的人,99% 都是我很討厭的人,( 難以想像他是人緣一級棒的老先生) 但還是要成就事情,不是嗎?

他接著說:「如果害怕,恐懼整碗飯被捧走,就表示你實力還不夠,要問的是,他把你的飯捧走了,你就不能再煮出一碗麵嗎?」

我也因此試想,如果朋友處在的是肥沃的土壤,例如美國給予生命科學支持這樣的培養基裡,這種「不放棄」以及樂於協作的開放特質,可能會發揮出更大的創造力!

5 月初,去了一趟聖地牙哥,有幸親自見到幾位當今美國免疫學界的天王。他們每個人在免疫學科學上的成就不容贅述,其中帕克癌症免疫研究院 (Parker Institute of Cancer Immunotherapy) 主任 Jeffrey Bluestone 和研究院成立的背景,讓人感觸深沉。

該研究院是今年不過40 歲的Facebook 創始總裁,Sean Parker 成立的基金會捐助成立。 Parker 開始意識到免疫系統的力量和價值,以及免疫醫療治療癌症方面的潛力,於是透過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執行長蘇珊.德斯蒙德赫爾曼(Susan Desmond-Hellmann) 找到 Jeffrey Bluestone,因為他是同行公認最擅長將基礎研究實驗室與協作聯盟進行有效整合的人。

他整合了六大機構包括,MD Anderson、Sloan Kettering 以及UCSF、UCLA、Stanford、Penn State 四所大學,聯合多位包括James P. Allison、Carl June 這類天王科學家共同領導。

Bluestone 謙和得像一位王子,「很重要的是,我們已經建立了一個強大的協作、共享的環境以及互動的精神,我們創造了組織效率,這是我職業生涯中許多經驗的融合:科學、協作環境、以及減少阻礙科學進步的官僚障礙。」

臺灣沒有這樣的「培養基」,甚至覺得很難有這樣的期待……。

©2020 GoogleSite Terms of ServicePrivacyDevelopersArtistsAbout Google|Location: United StatesLanguage: English (United States)
By purchasing this item, you are transacting with Google Payments and agreeing to the Google Payment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No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