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ooks

異樣不是變態,嗜血不是變壞 
歡迎來到吸血鬼養成學校 
最神祕、浪漫的課程正在等你。 

美國今日報、華爾街日報等排行榜暢銷百萬小說 
盤據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逾80週 
數百萬被吸血鬼偷心的讀者人手一冊 

這不是祕密。在我們的世界,吸血鬼始終存在,與常人比鄰而居。剛剛在街頭與你擦身而過的,或在咖啡屋與你隔桌相望的,說不定就是其中一個──不,說不定你就是其中一個,雛鬼或成鬼。可以確定的,是許多演藝界的明星,以及傑出的藝術家、詩人、小說家,都是吸血鬼。 

如果你是夜后選中的人,躡蹤使者必將尾隨而至,找到你,標記你,你的額頭眉宇會浮現藍色的弦月記印。然後,你必須進入「夜之屋」,接受吸血鬼養成教育。等順利通過蛻變,你就長成成熟的吸血鬼。但不是每個被標記的雛鬼,都能通過考驗。蛻變失敗,聽說就是死亡。 

柔依是平凡的女孩,卻不是普通的雛鬼。她總覺得人們所謂正常、典範,其實充滿虛偽。她說:「我不笨,或許常覺得迷惘,但真的不笨。」被標記以後的恐慌,竟伴隨著莫名的狂喜。額頭上的記印彷彿野性的記號,讓她察覺,她或許屬於遙遠的古代,一個更遼闊、蠻荒的時代。 

當儀式展開,「守護圈」設立,咒語在燭焰搖曳的幽暗中誦念,先前的人生彷彿已是遙遠的另一個世界,風火水土靈五元素朝她集結。柔依發現自己竟然好像真的與眾不同,是夜后特別挑選的雛鬼。她不知道這是不是祝福,不幸的是她還發現,她居然渴望血,而且擁有勾攝人類男孩的能力。 

「夜之屋」充滿新奇,有吸血鬼社會學、咒語及儀式、擊劍、馬術、戲劇等課程,有其他具備異能的學生,還有才華出眾的學長愛上柔依。「夜之屋」也充滿危機,菁英社團「黑暗女兒」敵視她、雛鬼相繼猝死,但她看見真正的危險了嗎?而所謂「烙印」,竟導致人類社會的前男友誤闖「守護圈」,黑暗女兒召喚的惡靈撲向他…… 

歡迎光臨夜之屋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 「夜之屋」系列小說是美、加、英、澳等英語國家的銷售常勝軍,在39個國家出版各種語言版本,光美國一地的銷量即以千萬冊計。 

■ 作者以超自然懸疑故事的背景,創造了一個青少年成長的世界,引起全球《暮光之城》、《哈利波特》讀者的共鳴。「夜之屋」真切地告訴我們,在今天,所謂成長是怎麼一回事。 ──電影《惡靈古堡》製作人Samuel Hadida 

書籍專屬網頁:http://www.locuspublishing.com/events/1111R067

只要夜之屋眾人齊心協力, 
邪惡女神的堡壘並非堅不可催。 
「光亮」和「黑暗」決戰之後, 
將會知道誰能被拯救,誰將永遠迷失…… 

決心建立黑暗國度的奈菲瑞特,在聖殿中享受被奴民敬畏膜拜。她沉浸權力帶來的痛快,未察覺逼迫眉梢的潛在危機,被桑納托絲與柔依的守護圈聯手施行的隔護咒術突襲,進退維谷。然而,每一種咒術都有破綻,奈菲瑞特能否找出突破重圍的妙計? 

隔護咒術隨時有被奈菲瑞特破解的危機,夜之屋成員苦思對策,他們發現,終極武器是靠柔依施展蘊含在占卜石的古魔法。相傳,占卜石所蘊含的古魔法可以讓光亮與黑暗再度平衡。重點是,曾被占卜石的魔法影響而傷人的柔依,能否將自己從罪惡感中拯救出來,抱著不為私利、犧牲小我的心理準備完成任務? 

擊潰奈菲瑞特的野心,不死生物卡羅納也想出一份力。太初之時,卡羅納原是夜后妮克絲的伴侶與戰士,但是他做了錯誤的決定而墜入人間,長久以來,他試著彌補過錯,祈求妮克絲的原諒。 
眼看著奈菲瑞特不斷壯大自己的勢力範圍,卡羅納願意盡己所能,拯救尚未被她奪去性命的無辜人類。女神啊,妳可知道,妳那墮落人間的戰士,已經無畏地往光亮處走去? 


屬於黑暗女兒與冥界之子的青春紀事 

歡喜相聚。 
久等了,「夜之屋」完結篇《拯救》終於到來。 

獻身於黑暗與光亮永恆的拔河之中,黑暗女兒與冥界之子啊,可曾感到疲累?是的,是該疲憊不堪的;因為善與惡的爭戰太過漫長,永不止息。 

漫漫歲月,你也許已然蛻變成擁有美麗刺青的成鬼,有了一位誓約戰士,或是誓死保護的女祭司長;然而,面臨一次次的抉擇與越趨沉重的責任,你可能迷惘,可能失落,停止追隨女神妮克絲之道。這不怪你,因為邪惡的眼睛竟是如此美麗和誠懇,而欺罔與謊言無辜如同嬰孩,良善與邪惡是這麼難以分辨啊!總讓人陷入混亂漩渦裡,無法自拔,那就嚎啕大哭一場吧!淚乾了,再重新聆聽女神的聲音吧。夜的子女,聽到夜后的召喚了嗎?祂從未背棄任何一位子女,只要你願意相信生命與愛的價值,就得以無畏地往光亮處走去。 

但我們沒有太多時間慶祝重逢,因為決戰的時刻到了,前所未見的強大黑暗盤旋在陶沙市的上空,而對抗黑暗的團隊必須重整旗鼓。陶沙市民與陶沙市夜之屋需要守護。 

出征前,先接受女神的祝福吧! 
讓無所不在的風,拂觸疲憊的肌膚,吹得頭髮飛揚; 
讓熱情調皮的火,溫暖四周的空氣,帶來舒適的安全感; 
讓滋養萬物的水,舒緩緊張,身心沁涼; 
讓環繞四周的土,支撐我們,擁抱我們,沒有土,我們什麼都不是; 
讓與眾不同的靈,帶來生命的根基,為我們灌注力量。 

即使如此,想要擊退黑暗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總會有些黑暗無法玷污的純潔生命因而犧牲。這是多麼痛苦,多麼決絕,卻又必經的過程。但請不要絕望。在另一個世界,在妮克絲的家園裡,真的,逝去的並未離開,我們將再相聚。 

而愛,終將得勝。 

當世間的秩序回歸平衡,記住,這並不是終點;每個結束都是另一個新的開始。只要遵循女神之道,我們終將祝福滿滿。 

《夜之屋》完結篇不只為一個系列劃上句點;也為一段青春歲月旋上封蓋,裡頭有你有我的年少輕狂。感謝一路上有你的陪伴,也許中途你停了下來歇息,但我相信你終會跟上。請謹記:異樣不是變態,嗜血不是變壞。青春從來不正常,看似正常才最不正常。 


一個故事的完結,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歡喜相聚,歡喜散場,期待歡喜再相聚。 

青春的生命啊!你笑,你嘆息,你哭泣。 
妮克絲的兒女呀!關於感情與人生,你們都還在學習,還需要學習。 
命運馱負著你們,奔赴一次次的抉擇。 
你以為自己知道往後將發生什麼事,故事卻朝出乎意料的方向轉折。 
事情從來不是表面上那個樣子,不是嗎?夜后早已提醒。 
抽出祝福吧!在命運未成定局之前,走向女神指引的道路。 

什麼是我的終極目標? 
成為女祭司長時,我的目標是追隨女神的路。 
當我掌權,得以餵食源自死亡的黑暗力量時, 
目標是統治天地間所有一切。 

在控制大局之前,奈菲瑞特在生與死的交界遊走,回溯成為不死生物前的重大時刻:她曾有機會站在光明的那一端,良師忠告「遺忘傷痛,展開人生」,女神賜給她觸摸靈魂的能力。但她兩者皆拋,與黑暗靠攏,向仇敵採取復仇行動,以展示權力。 

充滿死亡氣息的蜘蛛,成為奈菲瑞特破碎幽魂的載體,靈、風、土、水、火元素組成的守護圈,無法抵禦奈菲瑞特復仇的決心。當復仇者亟需祭品獲取現形的能量,市長成為第一個犧牲者,在媒體大肆報導離奇命案的當下,吸血鬼與人類的友好關係也岌岌可危。 

擁有權力者,不一定會負起相應的責任。吸血鬼最高委員會拒絕出面與人類執法當局合作,制裁奈菲瑞特。但以柔依為首的有志之士擁有:女祭司長、守護圈的力量、兩個女先知、一個工具人、一個不死生物。是的,展現智慧,耐心行動,不倚靠所謂的最高當局,他們決定自力救濟。 

對抗黑暗的團隊,準備好了?領導者柔依有情緒控管問題,自己要堅強成熟;守護圈的成員重組,需要磨合;在迎敵的前夕,陶沙市夜之屋內鬨,幾個成員被處決……陣痛,是為了重整隊形。接下來就是維護陶沙市夜之屋,為良善奮戰的時刻。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這是我的承諾:我不會忘記妳,我將回去,回到死中尋妳回來 
永不退燒的系列小說,始終拒絕從美國各大排行榜除名 
繼《夜之屋》第一集之後,依然長期盤據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全系列美國版迄今印量逾700萬冊 
電影籌備中,預計2011年出片 

以為校園裡只有嬉戲,只有青春的浪擲嗎? 
你錯了。這不是兒戲,攸關生死。 
事情從來不是表面上那個樣子,夜后早已提醒。 

青春的生命,你笑,你嘆息,你哭泣。你以為自己知道往後將發生什麼事,故事卻朝出乎意料的方向轉折。是的,這是夜之屋,吸血鬼養成學校,除了青春期的莫名憂傷、渴望和焦躁,人生還因蛻變成吸血鬼的考驗,而益形複雜、艱難。但這不是重點。 

祕密藏在夜之屋。等柔依終於適應新學校的生活,結交新的好友,並成為菁英社團「黑暗女兒」的領導人,她才遽然發覺,夜后妮克絲關於黑暗與光亮、良善與邪惡的提醒,不是針對遙遠的未來。現在,就是現在,吸血鬼與人類的世界需要她。夜后賦予的使命太隱密,她懵然無知。但她必須快速蛻變,急速成長。 

有時,成長有賴於詩。詩讓感覺細緻,足以喚醒女孩內裡的女人。學校東牆的橡樹下,視聽圖書館的古老藏書裡,貼在教室置物櫃的紙條上,一首首俳句讓柔依悸動,也迷惑。月光下,當吸血鬼桂冠詩人羅倫希望親睹柔依肩頭和背部的特殊刺青,尋求靈感,她褪下外套的那一刻,突然發覺,在這個比自己成熟的男性面前,自己不再忐忑緊張,反而自信從容。 

詩之外是步步進逼的現實,人類社會的男孩相繼失蹤、死亡,所有證據都指向夜之屋,人類社會與吸血鬼世界的古老衝突再度浮上檯面。警探來訪之後的這一夜,不,這個白天,噩夢來臨,幫柔依入睡的綿羊是一個個慘死的人類男孩,女祭司長和詩人置身血河。等另一則消息傳來,柔依的前男友將是下一個受害者,她已沒有時間遲疑,必須立刻採取行動。 

當柔依摸索著重建黑暗女兒,學習以見習女祭司長的身分主持儀式,她的感情生活卻陷入混亂。當柔依終於首次公開設立守護圈,好友逐一體現夜后賜予的感應力,在最值得慶祝的時刻,摯愛的室友竟排斥蛻變,喀血猝死。如今,柔依必須承受痛徹心腑的哀傷,面對信任被背叛,並堅守一個終究可能無法實現的承諾……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青春從來不正常:不像人類,不像吸血鬼,是新的物種從黑夜誕生 

永不退燒的系列小說,長期盤據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全系列美國版迄今印量逾700萬冊 

「我曾賭咒說妳美,說妳璀璨, 
妳卻是地獄一般黑,夜一般暗。」 
妳是夜后揀選的雛鬼,面臨抉擇。 
妳受宇宙元素的祝福,但需承擔魔法的犧牲。 

在柔依下一個主持的月圓儀式結束時,雛鬼男友艾瑞克突然慘叫仆倒,如同一個月前好友史蒂薇.蕾排斥蛻變的情狀。只是,這一次,沒有血的氣味瀰漫。等艾瑞克隨著成鬼離去,史蒂薇.蕾還在遠處另一個地方煎熬等待,詩人羅倫已在近旁伺機而動,準備撫慰見習女祭司長。

柔依還沒學到,男人──不,男性吸血鬼──的言語和觸撫,可能遮蔽內心的直覺。現在,柔依將第一次吸飲成鬼的血,也第一次被成鬼吸血。她將得到什麼?失去什麼?成長的路途太辛苦,她需要一個可以傾訴,可以引領她的老師。於是羅倫教導她:「整個吸血鬼世界很快就會向妳敞開,而那個世界沒有人類容身的地方。」 

嚎啕大哭是必要的。因為有太多祕密必須隱瞞。如果讓朋友知道史蒂薇.蕾沒死,而是變成另一種生物;如果讓朋友知道,造成雛鬼異變,殘害人類青少年的幕後指使者是女祭司長──所有這些朋友都將遭遇危險,而她可能再也無法尋回史蒂薇.蕾的靈魂。但,等祕密揭穿,朋友將會唾棄她,不再信任她。 

嚎啕大哭是必要的。因為有太多傷害已經造成。如果烙印成立了又破毀,她必須捨棄人間的戀情;如果記印居然可以消解,雛鬼將又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如果心愛的對象竟然相繼因憤怒和死亡而離去,她將孤獨地面對自己,也孤獨地對抗她所不知道的邪惡力量。但,這樣的下場是她必須的選擇。 

是的,有時詩揭露的不是真相,是誘惑。黑暗力量在夜之屋運作,柔依的冒險產生神祕轉折,陶沙市夜之屋學校的成鬼老師竟相繼遭殺害。這次,成為嫌疑犯的是人類,「信仰子民」已對吸血鬼展開報復行動。於是,女祭司長施咒封鎖校園,吸血鬼戰士應召喚進駐備戰。世界不再是原來的世界。但,真正的邪惡力量已經現身了嗎?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命運彷彿任意投擲的骰子,卻似乎一開始已成定局 

永不退燒的系列小說,長期盤據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 我愛「夜之屋」系列裡的每本書,但《誘愛》是我的最愛。我急虎虎地吞下了整本書。 ──Flamingnet.com 

■ 作者在這裡彷彿突然終止了一切,以令人驚愕的結局粉碎讀者漲滿的心。 ──《浪漫時潮書評》RT Book Reviews 

■ 作者創造了絕對令人驚嘆的系列小說。節奏急速的劇情、充滿想像力的畫面、迷人的吸血鬼、真摯的友誼、醞釀中的愛情、慈愛的女神,乃至於出人意料的轉折,也輕易可以吸引成人讀者。 ──Howling Good Books 

妳受造之日,便注定愛他。 
但妳生來也是為了摧毀他。 
愛情是屁話,嫉妒是白癡,我不屑。 
我是立誓的戰士,只求堅定地保護妳。 

但是,如果她的戰士保護不了她呢?墮落天使卡羅納答應柔依說真話,只能冷冷地痛下殺手。這是為了維護話語的真實性,不是因為嗜殺。一旦不能履行誓約,善射的戰士只能心碎,將業已遠離人間的女祭司長擁在懷裡。 

柔依不捨卡羅納,因為她本是古代切羅基族的少女埃雅,因愛而生。柔依是唯一能夠驅逐,甚至摧毀卡羅納的人,因為埃雅受造便是為了誘惑他。然而,埃雅也因愛而死,回歸泥土。柔依呢?柔依抗拒得了不死生物的誘惑嗎? 

一個是史上第一個雛鬼女祭司長,一個是史上第一個紅色吸血鬼。同樣法力驚人,同樣堅定地選擇了女神妮克絲的道路。但是,黑暗的祕密、未曾吐露的猜疑,橫亙在柔依和史蒂薇.蕾之間。 

祕密與疑心會危及她們的友誼嗎?或者,其實是危及她們兩人的生命?一開始,危害夜之屋與人間的威脅似乎已經解除,留下的是戰鬥之後對亡者的哀傷。但是,黑暗的勢力如同不死的幽靈,在校園裡徘徊,在坑道裡埋伏,並在海中的小島對柔依展開致命的襲擊。 

黑暗就只是黑暗嗎?史蒂薇.蕾在黑暗之中看到的可是亮光?如同柔依,她遵照女神的教誨,信任自己的直覺,卻在天亮時暴露於陽光之下,起火燃燒,只為了拯救一個仿人鴉。良善與邪惡真是這麼難以分辨嗎?但起碼生命與愛可以是不用質疑的價值吧? 

故事進展至此,已不能只用柔依的單一敘述觀點展現加速的節奏。場景也已由陶沙市擴及遙遠的威尼斯外海小島。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魔鏡啊魔鏡,難道我不是最迷人、最有權勢的人? 

永不退燒的系列小說,長期盤據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報暢銷排行榜

「夜之屋」系列小說是美、加、英、澳等英語國家的銷售常勝軍,在39個國家出版各種語言版本,光美國一地的銷量即以千萬冊計。 
作者以超自然懸疑故事的背景,創造了一個青少年成長的世界,引起全球《暮光之城》、《哈利波特》讀者的共鳴。「夜之屋」真切地告訴我們,在今天,所謂成長是怎麼一回事。 ──電影製作人Samuel Hadida 

沒有崇拜的眼光,我要如何統治? 
我需要歌頌,我需要奉承。 
畢竟我儀表美麗,受人矚目。 
生為偶像,局勢當由我掌控。 

只是,偶像的內心其實脆弱,可恨之人畢竟可憐,意圖把真實的自己塵埋,始終無法面對被欺凌的往事。奈菲瑞特如果願意正視禁忌,或許也能重拾愛的能力吧。但她詛咒妮克絲,渴望也成為女神。殊不知,利用黑暗的結果,是自己成為黑暗的一部分。 

人類總不仰望。這件事,即便天荒地老,依然不變。除非夕陽絢爛,滿月皎潔,人們難得看頭頂之上一眼,忘了猶有天空。只是,會自我陶醉的不唯人類和吸血鬼,自詡不朽或不死之人,更是如此。妄自尊大,實則是得意忘形。當追隨者一個個脫隊,前女祭司長仍拒絕恐慌。 

半獸半人的男孩不一樣。身為工具人,理應沒有內心,但元牲渴望尋找自我。無論如何困惑,他堅信自己雖然生於黑暗,卻不只是黑暗。當他迎著晨曦,於薰衣草田醒來,阿嬤的溫暖給了他心靈的庇護。在目睹龍老師的火葬,親耳聽聞自己的罪行被宣告之後,他仍返回夜之屋,準備承擔一切的罪責。 

畢竟死亡將剝落一切,揭開服飾、徽章與偽裝,只剩真實留下。誠如死神的女祭司長所言,人的力量不在於他是什麼族類,佩戴什麼標誌,而是在於他的選擇,在於他如何運用天賦。元牲知道,黑暗不給人選擇的自由,他的意志定然與女神有關。於是,他追尋內心的月光,選擇赴死。 

啊,是的,人真正重要的一面,藏在內裡,眼睛看不到。奇特的紅雛鬼夏琳和占卜石自是例外,可以照見人心的顏色。但只要有靈魂的,都可以選擇。也許只要夠勇敢,人人都有機會找到自己。也許那時,你將知道,魅力不來自演出,而感受遠比表演美好。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愛與不愛都痛苦,但戰鬥的傷疤美麗無比 

自由意志有什麼好?面臨抉擇令人掙扎痛苦。 
我渴望跟他在一起,但我不願意被佔有。 
自由意志有什麼好?我總是犯錯。 
但命運馱負著我,奔赴一次次的抉擇。 

有時是銀藍色月光照耀下的草地,周圍林木間傳來拍翅的聲音。有時是大海中的小島,島上有潔白的宮殿。他總是以美麗黑翅將她擁入冰冷的懷抱,如此令人驚懼的夢她喜歡。然而,是他侵入她的夢,還是她召喚他入夢? 

他說,這畢竟是她的夢。但是,她知道這絕非出自幻想。柔依清楚,他是邪惡、傲慢的神祇。但她好哀傷,因為她也感覺到,墮落的是天使,原本不應如此。那麼,柔依自己呢?她真的知道自己是誰嗎?對她,他的意圖何在? 

他只說,他要挽回「往昔」,因此他必須消滅「現今」。原來這一切不是夢。即便在清醒的時刻,暗影之中猶有暗影,彷彿鬼魅,一雙陰森的紅色眼睛始終追躡著柔依。那究竟是什麼?在大樹的枝椏間,魅影既是仿人鴉,也是如幻似真的邪惡女祭司長,柔依即將承受致命的攻擊。 

摯友史蒂薇.蕾身邊的紅雛鬼已拾回人性,雖然他們有所隱瞞,仍讓柔依忐忑。復活的神箭手史塔克,卻沉淪為更邪氣的活死人雛鬼,嗜血,而且貪戀情欲。但他似乎擁有夢的鎖鑰,而柔依始終無法忘卻初衷,不願放棄。 

是的,關於感情和男孩,柔依還在學習,還需要學習。潛藏在地底坑道,艾瑞克回到柔依身邊。她知道他是理想對象,女孩渴望的白馬王子。但艾瑞克的吻是如此霸道,對她的渴求是如此強烈,而且企圖阻攔她跟西斯會面。啊,好男人有時很壞,壞男孩有時很好,她不確定自己要什麼了。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你裡面的戰士必須死去, 
才能生出巫人。 
唯有通過火與血的痛苦試煉, 
生命才能從另一個世界重生。 


我只求回復我野蠻的本色 

永不退燒的系列小說,長期盤據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 

「夜之屋」系列小說是美、加、英、澳等英語國家的銷售常勝軍,光在美國已銷售逾一千兩百萬冊,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超過140週,在39個國家出版各種語言版本。 

作者以超自然懸疑故事的背景,創造了一個青少年成長的世界,引起全球《暮光之城》、《哈利波特》讀者的共鳴。「夜之屋」真切地告訴我們,在今天,所謂成長是怎麼一回事。 ──電影製作人Samuel Hadida 


所以,問題在於有些人太老,太有經驗。 
所以,文明未必是好事,太複雜,太精緻,蒼白而脆弱。 
所以,到一個與今日文明隔絕的地方去吧,去尋找偉大獵首者和古代守護人。在那裡,史塔克才懂得什麼是高尚與正直,才懂得為什麼要擊敗自己、交付出自己。然後,他將立下最堅定的誓言。 

只有這樣,你才可能深入生死的交界。是的,凡人眼中的所謂生,可能不算真正活著;所謂死,也未必就是絕望。其實,自從古老的信仰被打壓,被遺忘,即便最智慧的吸血鬼也不知道,即使粉身碎骨,凡事仍有可能。但有一群雛鬼懂,因為幼稚和無知,所以懂,而且不放棄。於是,史塔克踏入死亡的幽谷,去尋找他的女祭司長,柔依。 

救贖的訊息來自潑辣的愛芙羅黛蒂,更來自孤獨、矛盾的史蒂薇.蕾和她的仿人鴉,來自他們與黑暗的纏鬥。那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對峙,付出的代價──啊,是什麼?是青春一夕之間蒼老了?是終於懂得愛,卻不能在一起?是不知道怎樣真誠面對自己,面對所愛?或者,原來這就是黑暗與光亮永恆的爭戰,在我們的內心? 

除了真誠,也許最重要的是勇敢。唯有勇敢,才能忠於自己。西斯勇敢地死去,史塔克勇敢地赴死。愛芙羅黛蒂,妮克絲的女先知,以及史蒂薇.蕾,第一個紅吸血鬼,她們勇敢地去愛和承擔。怯懦難免,掙扎難免,但勇敢。 

活著為什麼要掙扎得這麼痛苦?為什麼非人即獸?仿人鴉利乏音在夜空下徘徊,決定往上飛,飛到月亮那裡去。他心想,如果能摸到月亮,也許女神會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古者沉眠,等待甦醒 
當大地的力量流血獻祭 
一擊中的,特西思基利之后策劃經營 
他在墓床上得受洗滌 

一開始,經歷另類蛻變的史蒂薇.蕾化為石牆的一部分,無影無蹤,爬上宿舍的牆,從窗口躍入寢室,敦促變回人類的愛芙羅黛蒂,向柔依說出最恐怖的靈視景象。她們以為,憑藉女神妮克絲的警告,只要保住柔依,就可以阻止一場殺戮。 

當柔依呼喚她的名字,史蒂薇.蕾從大橡樹頂躍下,再次以土元素的身分,公然現身夜之屋,在能量匯聚的東牆邊參與淨化儀式,並準備向所有成年吸血鬼和雛鬼揭發一切真相。她們以為,憑藉妮克絲的保護,可以一舉破解邪惡力量的陰謀。 

然而,她們真的能主動出擊嗎?淨化儀式不是女祭司長奈菲瑞特刻意的安排嗎?土元素的重返和公開現身不在她的預計之中嗎? 

當神箭手雛鬼史塔克轉學到陶沙市夜之屋,和柔依產生微妙的心靈連結,向柔依傾訴射箭天賦帶給他的痛苦,而柔依居然告訴他,無論雛鬼或成鬼,害怕痛苦正是人性的表現,彌足珍貴。她以為她是在幫助史塔克,自己找到了新的伴侶。 

只是,神箭手必須死。死前最後一刻,是柔依擁抱著他,親吻他溢血的嘴,告訴他在夜之屋雛鬼死亡的祕密,而摯友史蒂薇.蕾就是活生生的見證。柔依並開始籌謀,希望這一次,是她把雛鬼從死中搶救回來。 

然而,神箭手來到陶沙市夜之屋,是偶然的安排嗎?史塔克何以必須死?這只是奈菲瑞特再一次製造活死人的陰謀而已嗎? 

奈菲瑞特的黑禮服胸口不再佩戴夜后的徽章,頸上瑪瑙鍊墜的形狀則是一雙又黑又大的渡鴉翅膀。她在等待,等待古老讖語化為真實。但柔依不知道女祭司長在等待,等待她召喚土元素,一步步踏入陷阱……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權力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朋友; 
它不需要伴侶,只求征服。 
黑暗真正的難題不在光亮; 
自己的驕傲、蠻橫與貪婪才是它最大的敵人。 

男孩困惑而好奇,無知如同初生的牛犢。但男孩裡面的獸騷動著,本能地迎向女孩的誘惑,吸入她內心欲望令人迷醉的氣息,也吸入她的血。元牲不思考,不感覺,他只反應,任盲目的渴望把自己占滿。當女孩忽然害怕起來,情欲消散,她的恐懼如潮水,浸透男孩,餵養他,改變他。獸即將脫出,無可遏止,除非一個遙遠的名字浮現…… 

男孩知道那有多麼痛苦、恐怖。他將全身劇痛。像針刺,也像撕裂。但漸亮的天空在召喚,遨遊天際的渴望油然生出。每次夜色消褪,他就痛得顫抖、打滾,化為渡鴉,舉翅高飛,飛入遺忘。他裡面是一隻鳥,史蒂薇.蕾的鳥,一旦太陽西沉,必定飛返她在的地方。但利乏音不知道自己白天去了哪裡。除了變化當下她的不捨和哭泣,除了飛翔,他什麼都不記得。 

但男人知道,渡鴉白天總是逗留在城外的一處山脊,自己藏匿、棲身的所在。卡羅納竟覺得自己蒼老,而且非常非常孤單。他沒想到自己會這樣思念兒子,卻無能面對。他怨恨女神無情,讓他們父子日復一日承受痛苦煎熬。他不曾如此迷惑過。但他明白,黑暗在窺伺。當血紅者的呼叫聲傳來,或許,或許他必須成為死神的戰士。 

男人的妻子已亡故,一切都如昨日雲煙,他滿心忿懣,不願再被女神之道羈絆。只是,空虛看似自由,龍老師卻怎麼也無法卸下僅剩的責任。他敏銳依舊,彷彿劍有耳目,總能察覺事情的蹊蹺。他知道,他必須趕赴揭露死亡真相的儀式。但他不知道,他將對抗的獸內心光潔璀璨,而他要保護的人不全然是人。如同命定,他回歸。 

惡霸無不洋洋得意,賊總愛吹噓。讓我們沉靜以待,耐心守候吧。等時機一到,就堅決地承擔。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奸詐是如此溫文爾雅, 
權力是如此美麗大方 

儘管愚弄我們吧,儘管裝無辜吧! 
文明的修養、高貴的優雅,我已見識。 
只是啊,誰能告訴我,一再的欺騙 
何以還能取得眾人的信任? 

因為,古代的魔法已經不存在今日的世界。 
因為,現今的人,無論吸血鬼或人類,都相信他們所生存的大地是死物。他們全都認為,唯野蠻與邪惡之人,才會聆聽靈魂的話語。石頭和樹木不再有名字,古老的生命與心靈已經乾枯、凋謝,黑牛早從女神身邊消失。 
因為,文明自許高明,不知自己褊狹,只一再遺忘…… 

偉大獵首者的島嶼除外,它是最後的庇護所。在那裡,記憶猶存,光榮不在自我,忠誠不是選項。不曾登臨古代女王的島,卻有源自大地的勇氣,紅吸血鬼女祭司長知道,這也是她的課題。只是,她不知道,這純粹是因為烙印,還是仿人鴉內心真有一個值得愛的人。她不知道,何以黑翅的墮落天使終止戰鬥,何以他縱身飛向夜空之後,發出嘲諷的笑聲,並遺落一根白色的羽毛。 

這是多麼可怕呀,邪惡的眼睛竟如此美麗和誠懇,而欺罔與謊言無辜如同嬰孩。於是,黑暗無法玷污的純潔生命被犧牲。但,這一次不一樣。所有人都來送行,當傑克火葬是一名尊貴的戰士要遠行。戴米恩啊,哭泣吧,但請不要絕望。在另一個世界,真的,你們將再相聚。死過的柔依知道,女神會守護我們的靈魂。 

然而,誰能告訴我,如此腐爛的內心何以充滿自信,可以展現那麼迷人的外表?可以先赤裸面對女神,隨後又在白牛灼熱的注視下坦露自己?黑暗的光彩,完美一如最昂貴的鑽石,這是特西思基利之后所親眼目睹。 

或許吧,或許柔依還必須懂得,在女神之外,猶有更古老的道。或許透過占卜石,她將遇見古者的魔法。然後呢?斯凱島女王只是苦笑。從女王手中接過占卜石之後,也許命運才正要揭祕。 

夜之屋黑暗召喚會 https://www.facebook.com/darknighthouse

©2019 GoogleSite Terms of ServicePrivacyDevelopersArtistsAbout Google|Location: United StatesLanguage: English (United States)
By purchasing this item, you are transacting with Google Payments and agreeing to the Google Payment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No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