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書房(經典版)

聯合文學
Free sample

★在幻夢和記憶的國度──以閱讀經驗和想像經緯打造詩的美好之書
詩皇羅智成邀請你進入詩的國度,與往昔的自己,不期而遇。

  為了銜接╱夢與記憶』本詩集的兩大主題:夢的建構與記憶的反芻。從卷一的同名篇章「夢中書房」,詩人彷彿敞開私宅書房的門扇,引領我們參觀其珍藏的想像之書,仔細介紹如數家珍,彷彿書中世界已然成形。

  到了卷二,隨著千禧之由來,讀者恍若乍地跌入樹洞,翻身已處詩皇的國度,從氣候、地理到人文,各自成詩,相互對應。詩中的年輕詩人對你訴說一切種種,彷彿回顧自己生命某階段不曾遺留的記憶也彷彿喚起你早已遺忘了的生命感悟。

   「《夢中書房》裡的作品所涵蓋的創作時期十分長(超過十年),但是十分湊巧,它們絕大部分都保有某種空想、幻想的素質。因此,雖然本書只是某一時期詩作 的結集,自始並沒有一個要刻意經營的主題,我卻漸漸從中發現到:在這些年來許多創作時辰裡,我所渴望去探索出來的「力場」正在成形、現形。它閃爍在對每一 種心境、每一件事物的詩化狀態(入神的、超越的、最能突顯意義、負載觀點的、可以對生活經驗形成有趣對照的)的好奇、想像與呈現的過程當中。」──羅智成
Read more
Loading...

Additional Information

Publisher
聯合文學
Read more
Published on
Aug 7, 2015
Read more
Pages
216
Read more
ISBN
9789863231257
Read more
Read more
Best For
Read more
Language
Chinese
Read more
Genres
Poetry / Asian / Chinese
Read more
Content Protection
This content is DRM protected.
Read more

Reading information

Smartphones and Tablets

Install the Google Play Books app for Android and iPad/iPhone. It syncs automatically with your account and allows you to read online or offline wherever you are.

Laptops and Computers

You can read books purchased on Google Play using your computer's web browser.

eReaders and other devices

To read on e-ink devices like the Sony eReader or Barnes & Noble Nook, you'll need to download a file and transfer it to your device. Please follow the detailed Help center instructions to transfer the files to supported eReaders.
「在文學史上
我最喜歡的位置
你已坐上去
我最喜歡的角色
你已盡情將自已扮演
我疲憊地摟著我的作品
獨自斟酌著文學的冷清
但是
只要有你
你亙古的孤獨
和你勸酒、奮起的詩句
我便自甘寂寞
如滴酒未沾的空杯」
--〈太白〉,二○一三年七月

  自《傾斜之書》中的〈問聃〉、〈離騷〉,到《擲地無聲書》(該書已絕版)中的「諸子篇」,「諸子」確立了羅智成在詩作題材與方向上一個重大而根本的改變。如詩人在《擲地無聲書》序言所說:「在為一個徬徨的社會尋求文化理想,對一個從事文學創作的人來說,最出得上力的,很可能就是對更實際人格的探索及理想人格的塑造……,我將以『諸子』以及以後的作品來強調它」。

  「諸子」的完整構想從荀子開始,這是羅智成最欣賞的思想家,並稱之為是:「這個古老的文化中一直非常短缺的人格類型。能清澄地把問題分進正確的籃子裡,又有足夠的『推理記憶』去從事深度思考,而不願將就著把結論交給修辭學的。」「耶律阿保機」則是羅智成為自己的文化理想致力模塑的另一種心儀的人格類型。用以抵抗傳統偏執、一元的、拘謹呆滯的文化氛圍。再加上「徐霞客」、「李賀」、「齊天大聖」、「說書人柳敬亭」等,詩人已是用心良苦。

  二○一三年,除原《擲地無聲書》中之諸子篇之八首,另增加最新完成洛神、李白、蒲松齡等篇,洋洋灑灑共二十首詩,羅智成完成當年未竟的初衷,繼續神遊古國,為古人進行再度詮釋、描繪肖像,因為他認為,諸子皆為最精采之人──像武士一樣,又像赤子一樣,將好的元素集合在一起,主體性夠強大,也成就了羅智成最具備文人氣質的詩集。
深刻地讀首唐詩吧!

唐詩的美,折射著帝國的輝煌,與盛衰的滄桑,

鐫刻著美化的痛苦、詩意的寂寞、優雅的悲哀,點點滴滴都是浪漫。

一千多年前詩人們驚人的感知能量,詩作中蘊藏的文化密碼與人性奧祕,

終將跨越時空,與我們相遇。

 

【特色亮點】

.Coursera x NTU 臺大開放式課程 超高人氣講師歐麗娟,繼《大觀紅樓》之後,以畢生研究唐詩的能耐與才情,再創唐詩品讀熱潮。 

.聚焦從初唐到晚唐的六大詩人:陳子昂、王維、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隱;六大詩作:〈登幽州臺歌〉、〈雜詩〉、〈清平調詞三首〉、〈月夜〉、〈琵琶行〉、〈錦瑟〉;探討包括:宇宙意識、絕對的孤獨、真正的愛、妻子形象、「嚮往之我」和「真實之我」的矛盾、幻滅與絕望等人性與文化內涵。 

.旁徵博引220餘首詩詞相互參照;援引中外學說深化論點;涵蓋創作時空背景的爬梳、詩人性格的尋索,以及詩作意涵的不斷抽絲剝繭、層層探掘。彷彿讀推理小說般透析玩味,飽含巨大的知識能量與心靈能量。

 

【驚豔推薦】 (按姓氏筆畫排列)

方文山(知名作詞人)

余光中(詩人、文學家)

吳勇宏(宜蘭高中國文科老師)

祁立峰(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洪美雀(陽明高中國文科老師)

徐秋玲(北一女中國文科老師)

陳美儒(建國中學國文科老師)

葉 曄(《手寫美行》作者)

葉丙成(國立臺灣大學電機系教授)

詹宏志(PChome Online董事長)

謝金魚(「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創辦人)

 

唐詩是多麼優美而深刻的世界,

那不是過去的遺跡,而是現代的預演;

而你,讀懂了嗎?

 

亞里斯多德說:「詩比歷史更真實。」魯迅又說:「我以為一切好詩,到唐已被做完。」詩歌,是唐朝詩人抒情言志的表達,是文字藝術的追求,是抓住貴重的瞬間,加以凝視、傾注情感的頂點。唐詩是我們的前世朋友,是看不見卻真實存在的文化根柢,更是我們美感與人生體驗的啟蒙者。

然而,經過千年的轉衍,這些琅琅上口的詩詞,是否常常烙印著美麗的誤會?在詩的美感中,其實存在著無比幽深,那與之生命共鳴的鏈結是否已不經意失落?

 

六大主題脈絡:

.陳子昂——〈登幽州臺歌〉的宇宙觀

孔子因為一隻被捕獲的麒麟而壯志俱灰,反而突顯了李白的千秋志向?「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展現了怎樣望向宇宙的豪邁氣魄?

.王維——〈雜詩〉「寒梅著花未」的提問心理

王維遇到久別的鄉親時,問的為什麼是「寒梅著花未」?這首〈雜詩〉和辛棄疾的〈醜奴兒〉(少年不識愁滋味),一個不敢問,一個不敢說,隱含的竟是人性絕對的孤獨?

.李白——〈清平調詞三首〉的愛情頌歌與奇蹟

〈清平調〉從天上到人間、從歷史到現在、從虛構到真實,有著最精密的結構安排?「可憐飛燕倚新妝」一語,李白真有諷刺楊貴妃的意思?整組詩最美的一句,為何是「長得君王帶笑看」?

.杜甫——〈月夜〉的妻子形象

歷代詩人對妻子的描繪有何玩味處?什麼是男性凝視的宮體豔情詩?詩聖杜甫又怎麼看待他的妻子和家庭生活?

.白居易——〈琵琶行〉「琵琶女」的新造型

琵琶女到底是不幸的可憐女子,還是庸俗到盲目的膚淺女子?「同是天涯淪落人」,白居易在琵琶女身上投射了怎樣的自我潛意識?

.李商隱——〈錦瑟〉的悲劇性格

〈錦瑟〉為何是李商隱的天鵝之歌、自我的墓誌銘?他的性格為何是「習慣於絕望」?「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我們竟然都讀錯了?

 

此書是一趟重新理解唐詩之美的驚豔旅程。唐詩的字行密碼,那濃縮的、凝鍊的、深邃的、華麗的,一種無以名狀的無限,終於,即使闔上書本,仍能繼續安頓在心裡。

 

推薦迴響:

臺大中文系歐麗娟教授近又深入《驚豔唐詩》,推出其新闢之思路,實在可嘉可賀。我國文藝若缺唐詩,必遜色多矣。──余光中(詩人、文學家) 

我閱讀本書的經驗,每段輒有心得,每章皆有啟發。我們常說「詩無達詁」,但讀歐老師解唐詩,這些詩境深說淺解到了歸結處,我才終於讀懂那些字行間最機括隱晦的密碼,見山終而又是山了。──祁立峰(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我特別喜歡書中對於既定解讀的重新考據,依循著書內的探索軌跡,拓寬了原本的觀看層面,讓我有種豁然開朗之感。──葉曄(《手寫美行》作者) 

歐老師引領著我們,與六位詩人走過大唐興衰,從他們的名作深入感受古人的理想抱負、苦惱憂鬱與生活情趣,也再度啟蒙我們對生命的感動。──葉丙成(國立臺灣大學電機系教授) 

此書以唐詩為出發點,觸及不同面向,有別先前論詩著作的縱向詮釋,開展橫向面的討論,兩相結合,建構唐詩立體化的觀照,開出解詩、讀詩的新路徑。──吳勇宏(宜蘭高中國文科老師) 

透過爬梳相關史料與典籍,歐老師將詩歌中的情感還原,帶我們看見真實的人性。在歐老師的筆下,這些人物重新活了過來──用自己原有的生命方式。──洪美雀(陽明高中國文科老師) 

這是一本顛覆唐詩教學手冊的好書。每一章節既有古今徵引,亦有翻案考證之實。清晰的問題意識配合完整的知識圖像,讓唐詩唐人的幽微情思立體顯影,並能以古見今,回應當代心靈,鄭重推薦!──徐秋玲(北一女中國文科老師) 

十分喜歡《驚豔唐詩》,透過其絕佳妙筆,牽引我們從特殊的面向角度重新品味唐詩的美感。我願全力推薦這樣的好書給所有愛好文學、又等待正向能量的讀者。──陳美儒(建國中學國文科老師)

孟浩然的詩與王維齊名,並稱「王孟」。

孟浩然(689年或691年-740年)名浩,字浩然,號鹿門處士,以字行,唐代襄州襄陽(今湖北襄陽)人,又稱「孟襄陽」。

春曉是孟師中最為人朗朗上口的作品:

春曉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春曉》這首小詩,初讀似覺平淡無奇,反覆讀之,便覺詩中別有天地。它的藝術魅力不在於華麗的辭藻,不在於奇絕的藝術手法,而在於它的韻味。整首詩的風格就像行雲流水一樣平易自然,然而悠遠深厚,獨臻妙境。千百年來,人們傳誦它,探討它,彷彿在這短短的四行詩裡,蘊涵著開掘不完的藝術寶藏。
自然而無韻致,則流於淺薄;若無起伏,便失之平直。《春曉》既有悠美的韻致,行文又起伏跌宕,所以詩味醇永。詩人要表現他喜愛春天的感情,卻又不說盡,不說透,「迎風戶半開」,讓讀者去捉摸、去猜想,處處表現得隱秀曲折。
「情在詞外曰隱,狀溢目前曰秀。」(張戒《歲寒堂詩話》引)寫情,詩人選取了清晨睡起時剎那間的感情片段進行描寫。這片段,正是詩人思想活動的啟始階段、萌芽階段,是能夠讓人想像他感情發展的最富於生發性的頃刻。詩人抓住了這一剎那,卻又並不鋪展開去,他只是向讀者透露出他的心跡,把讀者引向他感情的軌道,就撒手不管了,剩下的,該由讀者沿著詩人思維的方向去豐富和補充了。
寫景,他又只選取了春天的一個側面。春天,有迷人的色彩,有醉人的芬芳,詩人都不去寫。他只是從聽覺角度著筆,寫春之聲:那處處啼鳥,那瀟瀟風雨。鳥聲婉轉,悅耳動聽,是美的。加上「處處」二字,啁啾起落,遠近應和,就更使人有置身山陰道上,應接不暇之感。春風春雨,紛紛灑灑,但在靜謐的春夜,這沙沙聲響卻也讓人想見那如煙似夢般的淒迷意境,和微雨後的眾卉新姿。這些都只是詩人在室內的耳聞,然而這陣陣春聲卻逗露了無邊春色,把讀者引向了廣闊的大自然,使讀者自己去想像、去體味那鶯囀花香的爛熳春光,這是用春聲來渲染戶外春意鬧的美好景象。這些景物是活潑
跳躍的,生機勃勃的。它寫出了詩人的感受,表現了詩人內心的喜悅和對大自然的熱愛。
宋人葉紹翁《遊園不值》詩中的「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是古今傳誦的名句。其實,在寫法上是與《春曉》有共同之處的。葉詩是通過視覺形象,由伸出牆外的一枝紅杏,把人引入牆內、讓人想像牆內;孟詩則是通過聽覺形象,由陣陣春聲把人引出屋外、讓人想像屋外。只用淡淡的幾筆,就寫出了晴方好、雨亦奇的繁盛春意。兩詩都表明,那盎然的春意,自是阻擋不住的,你看,它不是衝破了圍牆屋壁,展現在你的眼前、縈迴在你的耳際了嗎?
施補華曰:「詩猶文也,忌直貴曲。」(《峴傭說詩》)這首小詩僅僅四行二十個字,寫來卻曲屈通幽,迴環波折。首句破題,寫春睡的香甜;也流露著對朝陽明媚的喜愛;次句即景,寫悅耳的春聲,也交代了醒來的原因;三句轉為寫回憶,末句又回到眼前,由喜春翻為惜春。愛極而惜,惜春即是愛春──那瀟瀟春雨也引起了詩人對花木的擔憂。時間的跳躍、陰晴的交替、感情的微妙變化,都很富有情趣,能給人帶來無窮興味。
《春曉》的語言平易淺近,自然天成,一點也看不出人工雕琢的痕跡。而言淺意濃,景真情真,就像是從詩人心靈深處流出的一股泉水,晶瑩透澈,灌注著詩人的生命,跳動著詩人的脈搏。讀之,如飲醇醪,不覺自醉。詩人情與境會,覓得大自然的真趣,大自然的神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這是最自然的詩篇,是天籟。
 

王維祖籍祁縣,生於蒲州。開元九年(721年)進士,官大樂丞。

王維具有多種才藝,不同藝術相互滲透對其詩歌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他以畫入詩,使其山水詩形成了富有詩情畫意的基本特徵。
王詩語言含蓄,清新明快,句式、節奏富於變化,音韻響亮、和諧,具有音樂美。總之,王維的山水詩無論從詩的題材內容,還是詩歌的藝術丰采上都對後世詩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王維作品相思流傳千年,幾乎每一個時代都會被改編為當代樂曲。其跨越時空的魅力,感染著每一個時代遊子與戀人的心扉。

相思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唐代絕句名篇經樂工譜曲而廣為流傳者為數甚多。王維《相思》就是梨園弟子愛唱的歌詞之一。據說天寶之亂後,著名歌者李龜年流落江南,經常為人演唱它,聽者無不動容。
紅豆產於南方,結實鮮紅渾圓,晶瑩如珊瑚,南方人常用以鑲嵌飾物。傳說古代有一位女子,因丈夫死在邊地,哭於樹下而死,化為紅豆,於是人們又稱呼它為「相思子」。唐詩中常用它來關合相思之情。而「相思」不限於男女情愛範圍,朋友之間也有相思的,如蘇李詩「行人難久留,各言長相思」即著例。此詩題一作《江上贈李龜年》,可見詩中抒寫的是眷念朋友的情緒。
「南國」(南方)即是紅豆產地,又是朋友所在之地。首句以「紅豆生南國」起興,暗逗後文的相思之情。語極單純,而又富於形象。次句「春來發幾枝」輕聲一問,承得自然,寄語設問的口吻顯得分外親切。然而單問紅豆春來發幾枝,是意味深長的,這是選擇富於情味的事物來寄托情思。「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王維《雜詩》)對於梅樹的記憶,反映出了客子深厚的鄉情。同樣,這裡的紅豆是赤誠友愛的一種象徵。這樣寫來,便覺語近情遙,令人神遠。
第三句緊接著寄意對方「多採擷」紅豆,仍是言在此而意在彼。以採擷植物來寄托懷思的情緒,是古典詩歌中常見手法,如漢代古詩:「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即著例。「願君多採擷」似乎是說:「看見紅豆,想起我的一切吧。」暗示遠方的友人珍重友誼,語言懇摯動人。這裡只用相思囑人,而自己的相思則見於言外。用這種方式透露情懷,婉曲動人,語意高妙。宋人編《萬首唐人絕句》,此句「多」字作「休」。用「休」字反襯離情之苦,因相思轉怕相思,當然也是某種境況下的人情狀態。用「多」字則表現了一種熱情飽滿、一往情深的健美情調。此詩情高意真而不傷纖巧,與「多」字關係甚大,故「多」字比「休」字更好。末句點題,「相思」與首句「紅豆」呼應,既是切「相思子」之名,又關合相思之情,有雙關的妙用。「此物最相思」就像說:只有這紅豆才最惹人喜愛,最叫人忘不了呢。這是補充解釋何以「願君多採擷」的理由。而讀者從話中可以體味到更多的東西。詩人真正不能忘懷的,不言自明。一個「最」的高級副詞,意味極深長,更增加了雙關語中的含蘊。
全詩洋溢著少年的熱情,青春的氣息,滿腹情思始終未曾直接表白,句句話兒不離紅豆,而又「超以象外,得其圜中」,把相思之情表達得入木三分。它「一氣呵成,亦須一氣讀下」,極為明快,卻又委婉含蓄。在生活中,最情深的話往往樸素無華,自然入妙。王維很善於提煉這種素樸而典型的語言來表達深厚的思想感情。所以此詩語淺情深,當時就成為流行名歌是毫不奇怪的。
 

 

©2018 GoogleSite Terms of ServicePrivacyDevelopersArtistsAbout Google
By purchasing this item, you are transacting with Google Payments and agreeing to the Google Payment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No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