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藝之美: 南瀛詞藝叢談

獨立作家-新銳文創
Free sample

「詞」,興起於唐代,經過五代的發展,極盛於宋代,是一種合樂的詩歌,與詩、歌、賦,及散文,同為文學中的基本格式。 「詞」,是一種嚴肅的文體,不僅格律森嚴,字句一絲不苟,而且在表現手法和風格上,都是稜角崢嶸、獨樹一幟、與眾不同的。但在此同時,詞也具備了性格柔和、格調自由、風格多情趣、體裁多變化、音色動人等文學價值。因此,要真正地欣賞詞藝之美,必須從詞的特色、詞體分類、音律等,多方面地進行了解。 本書詳盡地介紹了詞的起源、分類、平仄規則、並附有常用詞牌平仄譜,是了解詞藝之美、及學習詞之創作的最佳入門良伴。【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製作】
Read more

About the author

 字叔祁,湖南祁陽人氏。早年因受時代感召而投筆從戎,曾轉戰廣東及東南半壁海域,經舟山撤退來台。民國四十八年因軍文資歷而被迫資遣退役,經考試而加入地方行政工作,後因志趣不合而棄公從商。


曾於七十年代時假工暇而首創「布衣論壇」,廣開國是建言之風,先後發表了〈憲政論衡〉、〈國家教育〉、〈國家軍政〉、〈國家育樂〉及〈海島自衛之道〉等國政建言共二十餘篇。近年為配合漢字國際化之趨勢,特瀝盡十數年心血,編就了首部《漢字六書說形》工具書一巨冊,約百十萬字。
Read more

Reviews

Loading...

Additional Information

Publisher
獨立作家-新銳文創
Read more
Published on
Jan 1, 2015
Read more
Pages
252
Read more
ISBN
9789865716400
Read more
Read more
Best For
Read more
Language
Chinese
Read more
Genres
Poetry / Asian / Chinese
Read more
Content Protection
This content is DRM protected.
Read more

Reading information

Smartphones and Tablets

Install the Google Play Books app for Android and iPad/iPhone. It syncs automatically with your account and allows you to read online or offline wherever you are.

Laptops and Computers

You can read books purchased on Google Play using your computer's web browser.

eReaders and other devices

To read on e-ink devices like the Sony eReader or Barnes & Noble Nook, you'll need to download a file and transfer it to your device. Please follow the detailed Help center instructions to transfer the files to supported eReaders.
王丹
王丹的詩作〈沒有煙抽的日子〉及改編歌曲一直以來是文藝青年、社運青年群裡極富象徵意義的作品,在思考、論述的政治與社運生活之外,王丹的詩作及詩人特質,展現他深情與省思的文學深度。 

王丹說: 
「我一直覺得,寫詩是一種動作,努力呈現生命中的各種各樣的摺痕的動作。 

「而人生最令人無語的就是,當我們越過了生命中的某一個界標,進入下一個階段的時候,最常發生的事情包括:不再把摺痕看作是摺痕,而淡淡一笑地面對;或者,因為時間的積累,摺痕已經粗糙;或者,失去了體會到摺痕的能力,任過早到來的滄桑體驗遮蓋住可以瀏覽內心的窗口;再或者,飛花凌亂,四顧茫然,我們的視線已經不再由自己控制了。於是,寫詩就成了一種鄉愁,偶爾出現在心底。 

「這是另一場隱私領域的戰役。一方面,生活本身就是裝備精良的軍隊,在指揮官純熟的戰術指導下步步緊逼,氣勢如虹;另一方面,草叢中的抵抗者且戰且退,明知道大勢已去,但兀自尋找不願潰敗的理由;即使不能收復昔日的宮殿,也仍舊被某些氣息牽絆住,無法就這樣離開戰場。就這麼掙扎著,在纏鬥中好歹也染紅過幾面旗幟。那些,就是我們寫下的詩。 

「這樣的詩當然是我非常真珍視的,不在於詩歌本身的好壞(那本來就沒有固定的標準不是嗎?),而在於這些詩的產生和存在,證明著一些生命中非常重要的東西,仍然存在。我們是用詩歌,來證明我們還可以感受到摺痕的印跡。」

《時間的餘溫》是王丹近年最新詩作集結,以韻味深長的抒情詩情懷,來面對即使進入新世紀卻仍然延續著的末世感,百般感觸,只能以詩句揣摩。詩讓人在面對社會變動時抓住著一點可以憑藉的本心,以語言穿透薛西佛斯日復一日重複鋪展的機械化生活,以文字暗示那無法說但人們卻嚮往的自我存在。對未來存著浪漫寄望,嚮往一個更好生活的樣貌——不管是社會還是個人——詩人永遠站在鼓動人們內心烘爐的位置,訴說了我們內心那難以捉摸的冀求。浪漫者、詩人、運動者,王丹的詩作體現在一個越來越複雜社會中,深刻寧靜的人文關懷。 
孟浩然、王維
孟浩然的詩與王維齊名,並稱「王孟」。

孟浩然(689年或691年-740年)名浩,字浩然,號鹿門處士,以字行,唐代襄州襄陽(今湖北襄陽)人,又稱「孟襄陽」。

春曉是孟師中最為人朗朗上口的作品:

春曉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春曉》這首小詩,初讀似覺平淡無奇,反覆讀之,便覺詩中別有天地。它的藝術魅力不在於華麗的辭藻,不在於奇絕的藝術手法,而在於它的韻味。整首詩的風格就像行雲流水一樣平易自然,然而悠遠深厚,獨臻妙境。千百年來,人們傳誦它,探討它,彷彿在這短短的四行詩裡,蘊涵著開掘不完的藝術寶藏。
自然而無韻致,則流於淺薄;若無起伏,便失之平直。《春曉》既有悠美的韻致,行文又起伏跌宕,所以詩味醇永。詩人要表現他喜愛春天的感情,卻又不說盡,不說透,「迎風戶半開」,讓讀者去捉摸、去猜想,處處表現得隱秀曲折。
「情在詞外曰隱,狀溢目前曰秀。」(張戒《歲寒堂詩話》引)寫情,詩人選取了清晨睡起時剎那間的感情片段進行描寫。這片段,正是詩人思想活動的啟始階段、萌芽階段,是能夠讓人想像他感情發展的最富於生發性的頃刻。詩人抓住了這一剎那,卻又並不鋪展開去,他只是向讀者透露出他的心跡,把讀者引向他感情的軌道,就撒手不管了,剩下的,該由讀者沿著詩人思維的方向去豐富和補充了。
寫景,他又只選取了春天的一個側面。春天,有迷人的色彩,有醉人的芬芳,詩人都不去寫。他只是從聽覺角度著筆,寫春之聲:那處處啼鳥,那瀟瀟風雨。鳥聲婉轉,悅耳動聽,是美的。加上「處處」二字,啁啾起落,遠近應和,就更使人有置身山陰道上,應接不暇之感。春風春雨,紛紛灑灑,但在靜謐的春夜,這沙沙聲響卻也讓人想見那如煙似夢般的淒迷意境,和微雨後的眾卉新姿。這些都只是詩人在室內的耳聞,然而這陣陣春聲卻逗露了無邊春色,把讀者引向了廣闊的大自然,使讀者自己去想像、去體味那鶯囀花香的爛熳春光,這是用春聲來渲染戶外春意鬧的美好景象。這些景物是活潑
跳躍的,生機勃勃的。它寫出了詩人的感受,表現了詩人內心的喜悅和對大自然的熱愛。
宋人葉紹翁《遊園不值》詩中的「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是古今傳誦的名句。其實,在寫法上是與《春曉》有共同之處的。葉詩是通過視覺形象,由伸出牆外的一枝紅杏,把人引入牆內、讓人想像牆內;孟詩則是通過聽覺形象,由陣陣春聲把人引出屋外、讓人想像屋外。只用淡淡的幾筆,就寫出了晴方好、雨亦奇的繁盛春意。兩詩都表明,那盎然的春意,自是阻擋不住的,你看,它不是衝破了圍牆屋壁,展現在你的眼前、縈迴在你的耳際了嗎?
施補華曰:「詩猶文也,忌直貴曲。」(《峴傭說詩》)這首小詩僅僅四行二十個字,寫來卻曲屈通幽,迴環波折。首句破題,寫春睡的香甜;也流露著對朝陽明媚的喜愛;次句即景,寫悅耳的春聲,也交代了醒來的原因;三句轉為寫回憶,末句又回到眼前,由喜春翻為惜春。愛極而惜,惜春即是愛春──那瀟瀟春雨也引起了詩人對花木的擔憂。時間的跳躍、陰晴的交替、感情的微妙變化,都很富有情趣,能給人帶來無窮興味。
《春曉》的語言平易淺近,自然天成,一點也看不出人工雕琢的痕跡。而言淺意濃,景真情真,就像是從詩人心靈深處流出的一股泉水,晶瑩透澈,灌注著詩人的生命,跳動著詩人的脈搏。讀之,如飲醇醪,不覺自醉。詩人情與境會,覓得大自然的真趣,大自然的神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這是最自然的詩篇,是天籟。
 

王維祖籍祁縣,生於蒲州。開元九年(721年)進士,官大樂丞。

王維具有多種才藝,不同藝術相互滲透對其詩歌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他以畫入詩,使其山水詩形成了富有詩情畫意的基本特徵。
王詩語言含蓄,清新明快,句式、節奏富於變化,音韻響亮、和諧,具有音樂美。總之,王維的山水詩無論從詩的題材內容,還是詩歌的藝術丰采上都對後世詩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王維作品相思流傳千年,幾乎每一個時代都會被改編為當代樂曲。其跨越時空的魅力,感染著每一個時代遊子與戀人的心扉。

相思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唐代絕句名篇經樂工譜曲而廣為流傳者為數甚多。王維《相思》就是梨園弟子愛唱的歌詞之一。據說天寶之亂後,著名歌者李龜年流落江南,經常為人演唱它,聽者無不動容。
紅豆產於南方,結實鮮紅渾圓,晶瑩如珊瑚,南方人常用以鑲嵌飾物。傳說古代有一位女子,因丈夫死在邊地,哭於樹下而死,化為紅豆,於是人們又稱呼它為「相思子」。唐詩中常用它來關合相思之情。而「相思」不限於男女情愛範圍,朋友之間也有相思的,如蘇李詩「行人難久留,各言長相思」即著例。此詩題一作《江上贈李龜年》,可見詩中抒寫的是眷念朋友的情緒。
「南國」(南方)即是紅豆產地,又是朋友所在之地。首句以「紅豆生南國」起興,暗逗後文的相思之情。語極單純,而又富於形象。次句「春來發幾枝」輕聲一問,承得自然,寄語設問的口吻顯得分外親切。然而單問紅豆春來發幾枝,是意味深長的,這是選擇富於情味的事物來寄托情思。「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王維《雜詩》)對於梅樹的記憶,反映出了客子深厚的鄉情。同樣,這裡的紅豆是赤誠友愛的一種象徵。這樣寫來,便覺語近情遙,令人神遠。
第三句緊接著寄意對方「多採擷」紅豆,仍是言在此而意在彼。以採擷植物來寄托懷思的情緒,是古典詩歌中常見手法,如漢代古詩:「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即著例。「願君多採擷」似乎是說:「看見紅豆,想起我的一切吧。」暗示遠方的友人珍重友誼,語言懇摯動人。這裡只用相思囑人,而自己的相思則見於言外。用這種方式透露情懷,婉曲動人,語意高妙。宋人編《萬首唐人絕句》,此句「多」字作「休」。用「休」字反襯離情之苦,因相思轉怕相思,當然也是某種境況下的人情狀態。用「多」字則表現了一種熱情飽滿、一往情深的健美情調。此詩情高意真而不傷纖巧,與「多」字關係甚大,故「多」字比「休」字更好。末句點題,「相思」與首句「紅豆」呼應,既是切「相思子」之名,又關合相思之情,有雙關的妙用。「此物最相思」就像說:只有這紅豆才最惹人喜愛,最叫人忘不了呢。這是補充解釋何以「願君多採擷」的理由。而讀者從話中可以體味到更多的東西。詩人真正不能忘懷的,不言自明。一個「最」的高級副詞,意味極深長,更增加了雙關語中的含蘊。
全詩洋溢著少年的熱情,青春的氣息,滿腹情思始終未曾直接表白,句句話兒不離紅豆,而又「超以象外,得其圜中」,把相思之情表達得入木三分。它「一氣呵成,亦須一氣讀下」,極為明快,卻又委婉含蓄。在生活中,最情深的話往往樸素無華,自然入妙。王維很善於提煉這種素樸而典型的語言來表達深厚的思想感情。所以此詩語淺情深,當時就成為流行名歌是毫不奇怪的。
 

 

©2018 GoogleSite Terms of ServicePrivacyDevelopersArtistsAbout Google
By purchasing this item, you are transacting with Google Payments and agreeing to the Google Payment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No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