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漢開國中興志: 精修歷史演義系列

谷月社
3
Free sample

且說當日范增獨立帳下謂魯公曰:「臣觀沛公終不服弱,必與主公爭取天下,況有張良智巧,舌辯項伯,此言皆虛詞也,主公宜依臣計除之,以絕后患。」

魯公曰:「亞父有何妙計?」

增曰:「明日設一宴於鴻門。名賀亡秦之宴,預遣使請沛公,沛公必至。飲酒之間,臣彈腰間牝玦為號,公即起而斬之。此上計也;其次,埋伏精壯一百餘人,臣擊席上金杯為號,主公可呼壯士,擁出可以殺之,此中計也;又其次,沛公酒至半酣,項莊就席舞劍,俟沛公酩酊,可以殺之。沛公不出此三計也。」

魯公聞之大喜,傳令安排筵會,一面遣使往邀沛公。沛公見使,命相請,乃曰:「魯公之命,安敢不來?爾可先回,吾當即至。」

使者應諾出營。沛公謂子房曰:「此事若何?」

子房曰:「臣觀此會計也,有謀主公之心。」

沛公大驚曰:「似此奈何?」

子房曰:「主公勿憂,臣與樊噲保主公去,萬無一失。」

沛公喜,隨與子房、樊噲領數十騎逕至鴻門,下車,陳平接入帳中。魯公相見禮畢,分賓主坐定。魯公正視沛公而責之曰:「昔日爾我同受義帝之命,分兵破秦,爾乃爭先入關。用小人之詭術,犯三者之大過。」

沛公抬身曰:「願聞其過。」

魯公曰:「一入咸陽,與民約法三章,擅改秦制,不待與吾商議,罪之一也;爾又遍赦天下,封賜子嬰,受民羊酒,收結人心,罪之二也;拒關之險,不容吾入,罪之三也。」

沛公答曰:「拒關之險,非阻公也,恐秦餘黨未淨,復奪其關;約法三章,乃安秦民,使無反側;大赦天下者,乃吾之計,若不出赦,焉能定秦朝官吏。其秦宮院及府庫俱各封固,吾毫無私取,以待奉公。凡此者皆吾之功也,何謂罪過?況吾與公結義之好,公毋聽讒聞,乃甚幸耳。」

魯公聽罷,遂召曹無傷斬訖。請沛公入席,飲宴乃曰:「適來冒犯,慎勿嗔責。」

增令陳平酌酒。平以目視沛公,見公降准龍顏,天日之表,狀貌非常,必為真命帝王,遂有顧憐之心,酒每淺酌,魯公酒每滿斟,就筵間曰:「今日之會乃賀亡秦之會,如有交頭接耳,不奉上命者即斬,諸官勿得有違,口為明輔。」

於是眾官悚然。魯公酒帶半酣,范增舉其右之手,彈玉玦數次,魯公全然不顧。增又將金盞連擊,魯公亦不聽討,反謂增曰:「適來陳平傳令,公何故違謾?」

增訝曰:「主公錯矣。此會非飲酒也,乃圖天下也。」

再以目視魯公,公只是不理,但命酌酒。增見二計不行,心中甚懊,乃避席而起,急召項莊舞劍。項莊至筵間曰:「二公飲酒,無以為樂。臣舞劍一曲,與沛公送酒。」

魯公大喜,令莊起舞。子房視之,見莊有殺沛公之心,目視項伯。伯悟其意,遂拔劍出曰:「獨舞不足為樂,臣與莊對舞乃可。」

二公許之。項莊舞劍數次欲殺沛公,項伯每每遮攔。

  子房見勢不如,慌出寨門,呼樊噲曰:「主公有難,無由可解,吾先入筵去,爾可速來。」

噲怒曰:「吾不救主,誓不為人。」

言訖,揮步直踏轅門而入,把門將丁公急阻不住,樊噲直至筵前,大呼曰:「小臣樊噲是也。主公今日宴賀,亡秦天下諸侯皆在,豈宜小臣獨立轅門,公若欲用壯士,噲願當先。」

魯公視之,見噲狀貌堂堂,語言慷慨,乃命賜豚一蹄,美酒一斗。噲以豚肉立而啖之,斗酒一飲而竭。魯公笑曰:「真壯士也。」

問噲曰:「壯士復能飲乎?」

噲曰:「大丈夫死且不足懼,何懼酒肉乎?」

魯公大喜,令噲坐飲。范增恨公三計不聽,即便離席去南門,責丁公放噲入筵之罪。子房見增出外,即與沛公逕出西門。西門守將申陽攔阻不放。沛公曰:「奉魯公命放吾君臣回去。」

申陽不聽其言。復有陳平從后來,請沛公入席。子房乃誑申陽曰:「爾不信吾言,陳平亦奉魯公之命來送沛公也。」

申陽正猶豫間,樊噲揮步擁至,沛公急出乃脫。子房謂噲曰:「爾護主公先行,吾謝魯公即來。」

說罷復回。

  胡曾先生有詩歎魯公曰:

  項藉鷹揚六合辰,鴻門開宴賀亡秦。

  樽前若用謀臣計,豈作陰陵失路人。

  魯公見沛公去久不回,正命將士邀請,忽子房復入,魯公怒曰:「沛公不來,爾來何如?」

子房曰:「沛公酒力不勝,酩酊而歸,令臣來謝,並奉秦寶照星玉鬥獻上,以表微意。」

魯公視之大喜。子房又曰:「臣蒙主公酒宴,亦甚酣醉,乞放歸寨。」

魯公從之,令項伯送出,而逢范增適於南門責丁公回。魯公問:「亞父何來?」

增曰:「天下已失矣。」

言訖長歎。魯公笑曰:「量劉季一村夫,何足道哉。」

乃將玉鬥賜與范增。增曰:「此物何用?」

魯公曰:「秦朝一十八般寶物俱有奇妙,此乃照星玉鬥,何言無用?」

范增將玉鬥擲之於地,擊得粉碎。魯公視之大怒,曰:「爾敢碎毀大寶?」

增曰:「臣觀此物亡國之寶,惟沛公之首得之,則天下定矣,乃為至寶。今公不依臣謀,反聽子房之說,江山社稷徒此失去,又復思玉鬥之為寶哉。」

魯公聽罷,默然無語。增曰:「此時悔之晚矣。」

魯公曰:「似此若何?」

增曰:「昔吳王夫差不聽於胥之諫,放越王歸國,子胥日:『吾不忍見越滅吳。』自刎而死,令人懸其頭於東門,以視越。后越王用范蠡謀進西施女於吳。吳王納而寵之,荒亡失政。越兵至,一鼓而國滅身亡。今王公不殺沛公,如放魚入海,放虎歸山,臣不識主公果何見也?」

魯公聞增話說到底,覺有愧色,悔恨無及。乃曰:「機會已失,如之奈何?」

增曰:「臣再設一計,差使復往霸上,請沛公議事;彼若來至,可即擒之。」

魯公隨遣使去,入寨呈上書簡。

  沛公看書問子房口:「此何意也?」

子房曰:「此范增之謀,主公若去,則不復還。」

沛公驚曰:「何以拒之?」

子房曰:「主公勿憂,臣願替主公一行。」

沛公曰:「爾去恐遭所害。」

子房曰:「臣去無妨。」

隨使逕至鴻門寨中,跪於帳下。魯公責曰:「吾請沛公議事,沛公不來,爾敢代彼。」

子房全無懼色,徐答曰:「沛公乃一田夫,智識疏陋,豈曉國家大事。公是名將之裔,諳練洞達,威令大行,諸侯畏服。今秦朝已滅,公但入咸陽大事決矣,又何必議?」

魯公聞言大喜,問曰:「吾欲為君治安天下,有何良策?」

子房曰:「為天子者,其等有三。一曰帝道,二曰王道,三曰霸道。」

魯公曰:「何為帝道?」

子房曰:「伏羲氏、神農氏、軒轅氏、陶唐氏、有虞氏,是謂五帝。伏羲氏者,周姓。都於陳留,制甲子歷,書畫八卦,分九州,制婚姻之札,立宗廟社稷,在位一百二十年。神農氏者,姜姓。都於魯地,教民耕種五穀,嘗百草,以制醫藥,濟世利民,在位一百四十年。軒轅氏,覆姓公孫,拜封侯為帥,築壇於版泉。戰蚩尤於涿鹿,除禍害以安百姓,在位一百年。陶唐氏名堯,都於平陽。治洪水,誅四凶,敷五教以敘人倫,制禮樂以和上下,土階三尺,茅茨不剪,在位九十八年,讓位於舜。有虞氏名舜,嗣唐堯而有天下。舉十六相以自輔,操五弦之琴,歌南風之曲,都俞吁弗於一堂,垂衣拱手於南面;禮樂修明,聲教四訖,在位五十二年。此五帝者以道德仁孝治民,以雍容揖遜得位。當時黎民於(音烏)變,四海謳歌鼓腹而頌。此五帝之世極盛之道也。王道者,夏之禹,商之湯,周之文武。是謂三王。是三王者,雖以征誅而有天下,然皆以有道伐無道,發政施仁,敦倫崇義,修禮樂振風俗,尚廉恥明賞罰。是以當時莫不教化大行,民安於下,熙熙攘攘,四海晏然。君安於上,傳位子孫,國祚永久。此三王之世,亦隆盛之道也。」

魯公聽得子房聲韻若鍾,語言如注,心甚歡悅,復問霸道何如?子房曰:「霸道者,春秋之時,人心澆漓,諸侯僭竊。於是有齊桓公、晉文公、宋襄公、楚莊公、秦穆公,是謂五霸。是五霸者,尊周室以攘外夷,假仁義而專征伐。戰必勝,攻必取,諸侯有不服者則攻削之。此以兵戈刑戮為尚。是以國富兵強,列國震懾,奠敢不從威令,此之謂霸道也。」

魯公聞說霸道,大喜。乃曰:「吾亦以霸道為治如何?」

子房曰:「當今之世,公正宜於霸耳。」

魯公曰:「天下已定,吾自稱為西楚霸王,分封諸侯,如有不遵命者,即征伐之,但恐賞齎缺少金銀。」

子房曰:「公豈不知秦始皇葬於驪山北方八百步,塚高五十尺,以珠玉為鬥星,水銀為江河,寶貝為玩戲,金銀圍繞不計其數,令人伐之,得其所藏,用之自有餘矣。」

魯公大喜。范增急諫曰:「不可劫墓取財,使公陷惡名聲於萬代。」

  魯公不聽,即令英布引軍一萬,前去驪山劫墓。不旬日間,得金六十萬兩,寶貝一百二十件。魯公曰:「此皆子房之功也。」

范增曰:「子房乃說客也。主公宜誅之。」

魯公不從。增曰:「主公不信,不肯誅之。試封官職,令臣於此看其受與不受,便可知矣。」

魯公依言。次日召子房曰:「吾欲封爾官職,臣事於吾若何?」

子房曰:「臣乃韓國賤士,因途遇沛公,借臣為從,臣不願受公重任,但欲公為仁德之主。」

魯公問曰:「吾入咸陽為君,天下百姓何以得安?」

子房曰:「今天下亂者皆由秦皇無道,戾其人心。先將子嬰並秦族屬替行誅斬,則人心快足,自然安妥;又咸陽阿房乃敗亡之宮,主公不宜居坐,宜別設朝受賀封,遷諸侯,各分地面。有敢反者,親自征伐。如是則萬民安樂,四海太平。公以布衣而有天下,衣錦還鄉,豈不美哉。」

魯公曰:「沛公當何以處之?」

子房曰:「沛公誠實人也。封於褒州千里之外。必無東還之意,天下自安矣。」

魯公大喜,曰:「子房世之高士也。」

設酒相待子房。飲至酩酊,魯公暗遣人送子房而回。次日魯公召子嬰並嬴氏族屬二百餘口,悉皆斬首。遂令拔寨而起,前赴咸陽。(按:張良心於興漢,屢讓楚王。其他猶可,惟殺子嬰,掘始皇墓,遷弒義帝,焚阿房,四事陷王於惡。自其非也。

魯公稱帝封諸侯

  卻說魯公因子房之說,遂急於稱帝。是日引領群臣人馬入至咸陽。見阿房宮甚是峻麗,自咸陽至驪山三百餘里,五步一樓,十步一閣。魯公看畢,以火焚之,煙燄月餘不絕。五月五日,魯公入咸陽即位為君,自稱西楚霸王,詔示天下為楚元年,設朝受百官朝賀拜舞畢,王命文武俯伏聽受封賞。

  封亞父范增為丞相封項伯為尚書令

  封鍾離末為左右大司馬封陸沮為左司馬

  封季布為右司馬封丁公為左將軍

  封雍齒為右將軍封劉季為前將軍

  封劉存為后將軍封陳平為護國都尉

  封韓生為左諫議封武涉為右諫議

  封於英為宮內大將軍封桓楚為引戰大將軍

  封沛公為漢王褒州四十七郡

  封鞏傲為臨江侯封英布為九江王六合四十五郡

  封項佗為春勝君封魏豹為魏王平陽四十郡

  封項元為安勝君封申陽為洛陽王河南二十郡

  封張仝為代王封司馬傲為殷王河內三十二郡

  封姬成為韓王封章邯為雍王上秦三十八郡

  封陳廣為前燕王封董翌為翟王延安中秦三十郡

  封田榮為前齊王封司馬忻韓王藩陽下秦十八郡

  封田慶為前趙王封項莊為交東王三十四郡

  封田橫為齊王臨淄封張耳為趙王常山三十郡

  封田都為中齊王青州封張耳為趙王常山三十郡

  封臧陟為燕王幽州四十五郡封田安為下齊王即墨

  封吳苪為衡山王湖南長沙封陳勝為梁王彌州

  封陳餘為北趙王定州封韓信為執戟郎

  楚王封職已畢,賜王侯文武群臣筵宴,傳旨令來日各各赴鎮蒞事,不得辭誤。文武一齊謝恩退朝,唯有沛公不悅。子房笑曰:「與大王賀喜。」

漢王怒曰:「封吾南鄭褒州是秦罪地,輕吾太甚。」

子房曰:「南鄭非為罪地,乃立根本取社稷興劉之所。臣聞南鄭山高路遠,地土沃饒。殿下奉命乙巳,木命也,逢西方庚辛金斷木而成器。大王至彼養成銳氣,乘楚不備,取天下,易於反掌也,王何不悅?」

漢王方悟。說罷,子房辭別漢王,復往咸陽。漢王曰:「卿去何故?」

子房曰:「臣入咸陽見楚王,乾揚功績。」

漢王亦不知其意。

  子房迅至咸陽,正遇范增。增執子房奏楚王曰:「張良是漢王之臣,私入咸陽,即為奸細。」

子房奏曰:「臣非他故,正欲見王有所告也。」

楚王曰:「卿有何事?」

子房曰:「微臣故主骸骨未奠,願乞韓王城以葬韓王之骨。」

楚王聞言大喜。曰:「世間忠孝無如子房也。」

楚王即許,子房謝恩。楚王問曰:「吾欲遷義帝,卿謂若何?」

子房曰:「大王遷之是也。義帝若得人心,恐楚王不測,枉若軍民。」

王曰:「誰可去?」

子房曰:「諸人去不得,唯范增可去,使義帝無怨大王。」

楚王即遣范增、英布二人去遷義帝。增奏曰:「臣去無辭,但臣有一言,王當謹記。」

王曰:「卿有何言?」

范增口:「臣若去后,第一,切不可離咸陽;第二,韓信乃世之高士,不可令去。第三,留住漢王,且休放還鎮地。」

楚王曰:「卿言誠是也,卿去早還。」

范增、英布辭王東行。次日,子房奏楚王曰:「啟陛下,今有漢王思歸,王宜遣之;若恐漢王心變,只將家眷留此為質,漢王必不敢反。」

楚王大悅,發使傳旨:「放漢王西歸,且留家眷於此,不得帶去。」

漢王得旨,大罵子房,怏怏而去。楚王退朝,子房私遷漢王至於太白嶺上。漢王責子房曰:「卿何反吾若此?」

目錄

 帝業承傳統緒
秦皇得夢求長生
漢祖斬蛇舉義兵
漢楚兵入咸陽
二公鴻門大宴
魯公稱帝封諸侯
蕭何三薦韓信為元帥
韓信破關收服三秦
張良說取魏申二王
陳平歸漢說殷王
漢王濉水敗陳奔滎陽
韓信計擒魏豹取平陽
陵勃戰楚信取代州
漢王軍敗被困滎陽
楚漢盟分天下指鴻溝
韓信收齊假印鎮守
楚漢大會九里垓
楚王獨奔烏江自刎
漢王平魯即位封賞功臣
高帝偽游擒韓信
高帝親征陳豨
蒯通見帝訴信功勳
高皇計滅彭越英布
四皓輔立劉盈為帝
呂后謀殺戚姬母子
呂后據位專朝政
田子春計與劉澤得兵印
三王誅呂立文帝
王莽弒平帝立子嬰
子陵占卜文叔應試
文叔逃難出長安
宛城會遇李通興義
文叔兵取南陽五郡
宜秋小人輔佐立更始
馬武智取穎川郡
漢軍大戰昆陽城
賈復拖腸大戰
子陵馬援破王尋
劉秀滅莽興漢業
滹沱水堅渡漢主
眾將表秀即帝位
光武滅寇興東漢

 

Read more

About the author

作者生平未詳。

關於谷月社
自小愛讀雜書,高中以後也曾嚐試寫幾個短篇。偶有佳作。
但因作品不多,又不喜歡面對出版社對待新人的慣有奚落,所以從沒有真正將作品交付他人出版。
二十年間,因生活中有許多動盪,以至於許多舊年手稿散落無蹤。對於一個用過心血寫作並有不俗成果的人而言,遺失作品可謂人生之一痛矣。
因此,自接觸電腦之後,對於電腦神奇的運算與存取功能懷有極高寄望。並私下期望有朝一日可以透過數位科技建立一個線上出版社,以數位平台發行作品,除具有保存作品的基本功能外,也能在分享中取得若干讀者的回響,從而使創作更具動力。
不過,要實現建立自有數位出版平台,顯然還缺少一些條件,最主要有三不足。
一,作品數量不足:自己發行三、五部作品,實在算不上是一家出版社。
二,數位技能不足:既然為電子書,則如電子書基本概念,電子書製作發行的技術必不能缺,而我缺之。
三,數位環境不足:電腦科技無所不能,唯早期電腦的發展偏向作業而忽略閱讀,其走向卻與一般人的閱讀習慣脫勾,很少人能夠在傳統電腦螢幕中把一本書讀完。
幾年來,在落實建立自有數位出版平台的想法之前,我除了持續寫作之外,也蒐羅整理近五百本清代以前的古籍,解決了第一個問題。
另外,我也以中文系好古文而疏於英文數理的背景,竟自修自學數位時代若干重要的技術,使所想所望的數位基礎,皆能自力完成,而無需假於他人之手。這個近乎不可能的成果,又解決了第二個問題。
最後,只剩下第三個問題需要解決。只是,數位環境尚不成熟,傳統電腦無法提供大眾流暢閱讀、不忍釋卷的條件,實非我的能力所能克服。
但我很清楚,無法在傳統電腦螢幕好好讀完一本書的感慨,不是我疏懶脫賴之詞,而是所有愛書者的遺憾。世間若有十億個痛恨在舊式螢幕閱讀的愛書人,就有十億股渴望解決此一問題的力量。因此,早在2006年人們還只能仰舊螢幕鼻息,忍閱讀不便之痛時,其實我已很強烈預感一個嶄新的數位閱讀時代很快就會來臨。
我只能等待。事實上,我只等了七年,賈伯斯就領導蘋果公司開發了智慧型行動裝置,不論手機或Pad,皆已為數位閱讀創造了成熟條件。但蘋果產品價格偏貴,尚不能普及於廣泛大眾。
直到谷歌推出Android系統,全球性的行動裝置與便利的數位閱讀時代乃揭開革命序幕。
在這個條件上,有許多電子書閱讀軟體陸續被開發出來,為新一代的書籍傳播與閱讀掀起了強大的革命浪潮,由於透過行動裝置與谷歌電子書(Play圖書)閱讀書籍的感受,幾乎與閱讀傳統紙本書籍沒有太大差異,而電子書卻有無數紙本閱讀所沒有的便利性與書籤筆記功能,目錄的運用也比紙本強大無數倍。因此,我在十八年前初次接觸電腦時所預感的數位淘汰紙本的時代,顯然很快就會來臨。
而這也是我必須即刻投入電子書出版行列,實現自己寫作、自己出版的自有出版社夢想的關鍵時刻。
於是,我辭去了十年的總編工作,正式邁進這一條充滿種可能的朝陽之路。

Read more
5.0
3 total
Loading...

Additional Information

Publisher
谷月社
Read more
Published on
Oct 13, 2015
Read more
Pages
218
Read more
Language
Chinese
Read more
Genres
Fiction / Historical
Fiction / Literary
History / Asia / China
History / General
History / Military / General
Read more
Content Protection
This content is DRM protected.
Read more
Read Aloud
Available on Android devices
Read more

Reading information

Smartphones and Tablets

Install the Google Play Books app for Android and iPad/iPhone. It syncs automatically with your account and allows you to read online or offline wherever you are.

Laptops and Computers

You can read books purchased on Google Play using your computer's web browser.

eReaders and other devices

To read on e-ink devices like the Sony eReader or Barnes & Noble Nook, you'll need to download a file and transfer it to your device. Please follow the detailed Help center instructions to transfer the files to supported eReaders.
王莽傳令,俱絕漢朝之室女,盡滅劉氏之宗支。宮中老幼,皇親國戚悉皆殺荊莽親自仗劍往於殿前,忽見一小兒走出,視之,美貌端然,丰姿俊偉,隱隱有君王之像。乃欣然抱之於懷,呼眾文武俱往前殿,拜立為君。

  丙寅三月,王莽親抱子嬰住於龍榻之上,眾百官文武拜伏金階,山呼禮畢,蘇獻出班言曰:「今漢朝已罷,天下盡屬吾王,又將子嬰為帝,為何如耶?」

莽曰:「汝不知故。劉氏宗支未能悉滅,關外尚王者甚多。今假立為標,使劉氏來朝。如到者即殺之,不赴朝,以兵伐之,學取周公旦攝朝之規,使不知吾反漢之策,除卻劉氏禍根,免生后患。」

眾皆然之,遂立為帝,改年號居攝元年。五月,詔莽稱假皇帝。

  丁卯二年,莽依《周書》作大誥,令人遍諭天下,言:「平帝昏庸,不堪重貴,今已遜位孺子嬰也」。由是,吏士攻義破之。戊辰三年,王莽自謂威德日盛,大獲天人之助,遂詔蘇獻等人坐后殿,共議即真之事。莽曰:「漢室已傾,吾假子嬰為帝,今枉受一虛名,將何如耶?」

獻曰:「吾主威鳴海外,聲震京都,天下吏民悉皆畏服。且子嬰乃漢朝枝葉,不可久立為君。倘后養成威銳,我王空費前心。莫若乘此滅之,自取天下,豈不全乎?」

王莽久有此意,但未可自專,今見蘇獻所發,乃欣然答曰:「將軍所言甚當。」

時十一月,以居攝三年改為新始元年,莽即真天子之位,定天下之號曰「新」,加升蘇獻為大司馬兼頒行省事,御弟王尋為大司徒兼領樞密院事,王欽、王邑為左右大將軍,王豐為司天大監。文武百官悉封贈訖,各個謝恩而退。

  是日,王莽親迎漢臣龔勝至殿,謂曰:「久聞太師負經緯之才,牧請為太子師友,可為小心誨導,開塞茅茨。倘能立志於朝,則泉下亦難忘矣!」

龔勝淚下而言曰:「吾受漢皇重爵,不能為彼支持。今國破君亡,罪宜速死,尚何圖顯,背主而欲生哉!」

王莽曰:「太師非不能忠,今漢皇亡滅,天數然也。

  太師若能扶孤創業,亦不失宰相之名,以為子孫相承之計。今何苦執之耶?」

言罷,不由所願,強入東宮,即令太子王禹侍聽講讀,慢慢制服其心。

  龔勝見逼,不得已而入宮,嗟吁悶坐,不就飲食,逐餓十四日而死,壽享七十有九。太子王禹急至前殿報知王莽,言太師龔勝不食自死。王莽喟然歎曰:「真良士也!」

遂傳飭令,葬東門之外。

目錄

 第一回 奸計圖王侵寶位 忠言罵賊死金鑾
第二回 仗劍金階扶寇主 提兵入禁斬嬌娥
第三回 假帝沽名圖社稷 全忠硬節老風塵
第四回 乘威據賊侵英主 假制施仁斂小民
第五回 三諫不從應至敗 千金和議可為癡
第六回 肆凶王莽人民怨 叛國蘇成將卒驚
第七回 鄧辰薦杰扶新主 光武求賢會故人
第八回 嚴光卦卜知真主 王莽科場選俊英
第九回 王莽選才嗔武丑 崔亭揭榜報蘇獻
第十回 蘇獻百端讒烈士 竇融屢奏拯明君
第十一回 古廟潛逢擎國柱 平坡暫別棟梁材
第十二回 別逢共訴情難已 配合應知分所為
第十三回 少翁預卜聖君臨 訪推命運何時泰
第十四回 故假威名即日興 光武中興恢漢業
第十五回 堅譚一戰復劉基 聚兵白水屯營寨
第十六回 遇將長安脫困籠 勢危馬死罹兵困
第十七回 運泰牛生出敵圍 歌聲來已明君至
第十八回 話國才終義母亡 李君陣上擒王將
第十九回 韓宰城中卻漢兵 無計脫奸全叔命
第二十回 施謀殺賊解君愁 新野兩軍開僕偃
第二十一回 棘陽二將顯威名 岑彭設計偷營寨
第二十二回 鄧禹圖謀進棘陽 軍排巨鹿戰蛟龍
第二十三回 為國捨生全大義 興邦求士復深仇
第二十四回 碎膽奸雄歸馬武 畏名賊子立劉玄
第二十五回 名臣重會圖謀策 紫微躍奔求名將
第二十六回 列宿紛臨助聖君 拖腸屢戰心無懼
第二十七回 斬首堆橫氣愈雄 佞賊空謀囚漢將
第二十八回 英雄勢逼反王軍 爭名奪利空呈表
第二十九回 創業興王遍事賢 明賢一舉妖人破
第三十回 勇將齊迎敵寇亡 敵破也知居士好
第三十一回 成功猶有故人思 智士宏謀終大器
第三十二回 小人狹隘豈成材 聞風競獻歸仁裡
第三十三回 雪恥爭迎掃奸賊 操謀蔽主心過望
第三十四回 杖策追君意遠圖 愚拜王郎欺正葉
第三十五回 傾扶漢主滅奸邪 民感仁威歸聖主
第三十六回 天憐弱寡退邪兵 王霸合兵援帝難
第三十七回 仲華爇火燎君裳 大啟雄兵經日會
第三十八回 月明妖婦駕雲來 奸計誣良誅佞賊
第三十九回 忠言服眾鄧英賢 平除賊詔蕭王職
第四十回 薦舉能封太守極 五夜禁寒扶帝王
第四十一回 赤眉鄭北扶盆子 帝敕關西拜鄧臣
第四十二回 王匡結賊侵更始 盆子哀臣避赤眉
第四十三回 未破赤眉重拜將 請兵伐暴拯時危
第四十四回 勒馬討凶安社稷 復攻反賊再興師
第四十五回 馬援說奸專智主 劉君遣將伐驍雄
第四十六回 大將平齊賓仰伏 元臣述疏論興亡
第四十七回 忠臣一示難存體 賢士三征不屈名
第四十八回 為國運籌嘗數讓 拯危決策將俱降
第四十九回 賊思君義誠傾服 帝泣忠臣厚殮封
第五十回 馮異兵臨天水破 岑彭師震蜀川驚
第五十一回 吳軍克戰平巴蜀 漢帝追勛擢廟廊
第五十二回 偃武修文圖致治 核田詔尹民遭害
第五十三回 廢郭封陰子受榮 伏波標柱子交趾
第五十四回 郡守陳章奪虜權 表請詔辭仁智見
第五十五回 告廟饗天明制度 圖形畫像著功多
第五十六回 賢臣避世勸耕織 烈女承恩繼史書
第五十七回 鄧騭托親辭避辱 班昭誡女欲全倫
第五十八回 詡出朝歌民政治 閻臨攝職國臣荒
第五十九回 強乘入朝辭懦主 埋輪當道劾奸臣
第六十回 埋金貴德傾京市 切齒忠言喪佞臣
第六十一回 忠言觸佞含冤獄 德政清群致治平
第六十二回 貴盛一門貪愈恣 張奂風威寒虜膽
第六十三回 李膺嚴肅振朝綱 誣忠係黨冤埋獄

 

時東邊日急,自經略大臣楊鎬以二十萬大兵伐建州衛敗於撫順之后,更時時告警。廷議以東邊既急,以孫承宗繼楊鎬為經略復無振作,乃罷孫承宗,以高第代為薊遼經略。復以將軍毛文龍為平遼總兵官,籌防邊備。朝命既下,董其昌本與毛文龍為姻親,那日聽得毛文龍領兵出關,便邀文龍至府,說道:「國家多故,邊事日危,朝中各員只知趨附宦官,冀得加官進秩,互相狼狽,欺罔朝廷,吾恐日事晏安,敵已渡河矣。今將軍受任視師平遼,任大責重,宜能宣力國家,再安磐石。不知將軍帳下可有得力健兒沒有?」

毛文龍道:「正為此故,得人甚難。弟到邊時,惟有經營地方,注重險要,以卻敵兵。因大敗之后不易言戰,若有疑我老師糜餉的,望吾兄一為關注。要吾兄若知有人才可以相助者,更望相薦以收得人之效。」

董其昌道:「弟位為宗伯,政權不屬。執政中人又不能與謀,即欲為將軍關照,亦恐不逮,但求將軍隨時謹慎耳。若說薦人兩字,本非易事,只見有吳三桂其人者,氣象不凡,武勇出眾,宜奏調一同出關,以資臂助。想吳三桂必不負弟所薦也。」

毛文龍道:「弟亦聞其名久矣。此人為提督京營吳襄之子,現充都督府指揮使,不稱其本心,某當重用之。」

說罷辭去。毛文龍一面告知吳襄,請三桂出關相助。吳襄正欲兒子為國效力,無有不歡喜,立即回復毛文龍,即令兒子三桂謁毛帥。時三桂正被蜚謠冷語,以自己得人情獲選,又以承父蔭得官,正待自展其能一雪其恥,聞得毛文龍邀自己出關,便欣然而往,即領父書往謁毛文龍。

  那毛文龍聽得三桂已至,立即延入。吳三桂見時,不覺汗流如雨。毛文龍問道:「本帥以至誠相待,何以如此之惶恐?」

吳三桂道:「某自離籍,往來京津,閱人不少,皆碌碌餘子,全不在卑職眼內。今見都督一種威嚴氣象,眼光四射,令人神懾,故不覺惶恐。」

毛文龍笑道:「如此亦足見足下志氣,除本帥以外,眼底更無他人,此去定能立功。足下飛騰有日,可為預賀。」

說罷讓吳三桂坐下。復自忖道:「此人目無天下士,獨能畏懾於吾,此人必能為吾所用,不憂其不用命也。」

目錄

 第一回 董其昌識拔吳三桂 袁崇煥計斬毛文龍
第二回 還五將建州修玉帛 贅三桂藩府鬧笙歌
第三回 結勇將田畹獻歌姬 出重鎮吳襄留庶媳
第四回 發舊案袁崇煥遭刑 謀大事李自成起義
第五回 憤縣令李岩從亂黨 破神京闖逆擄圓姬
第六回 殺妻兒崇禎皇自縊 爭美姬吳三桂哭師
第七回 爭圓圓吳三桂借兵 殺吳襄李自成抗敵
第八回 棄圓姬闖王奔西陝 賜誥命三桂卻南朝
第九回 左懋第被困北京城 李自成走死羅公嶺
第十回 掃流寇吳帥就藩封 懺前情圓姬修道果
第十一回 孫可望歸降永歷皇 吳平西大破劉文秀
第十二回 平西王兵進雲南城 永歷皇夜走永昌府
第十三回 孫可望逼封三秦王 吳平西手弒永歷帝
第十四回 篦子坡永歷皇被縊 北京城吳三桂奔喪
第十五回 築菜園陳姬托修齋 依海市楊娥謀討賊
第十六回 捕刺客勇士護吳王 忌兵權朝意移藩鎮
第十七回 陳圓姬遺書諫藩邸 吳三桂易服祭明陵
第十八回 北京城使臣告變 衡州府三桂稱尊
第十九回 建帝號吳三桂封官 受軍符蔡毓榮調將
第二十回 迎馬首孫延齡殞命 卜龜圖吳三桂灰心
第二十一回 據陝西王屏藩起事 逼洞庭夏國相鏖兵
第二十二回 張勇大戰王屏藩 鄭經通使吳三桂
第二十三回 王輔臣舉兵戕經略 南懷仁制炮破吳軍
第二十四回 高大節智破安親王 夏國相敗走醴陵縣
第二十五回 韓大任敗死揚子江 高提台大戰大覺寺
第二十六回 高大節憤死九江城 吳三桂親征鬆磁市
第二十七回 走固原王輔臣投降 奪荊州蔡毓榮獻捷
第二十八回 棄岳州馬寶走長沙 據平涼屏藩破圖海
第二十九回 棄江西國相退兵 走廣東尚王殞命
第三十回 郭壯圖飾時修古塔 夏國相倡議棄長沙
第三十一回 出鄖陽三桂殯天 陷敵營蓮兒絕粒
第三十二回 吳世蕃繼位衡陽 夏國相退兵黔省
第三十三回 拔固原圖海鏖兵 走漢中屏藩殉國
第三十四回 胡國柱敗走貴陽城 傅宏烈起兵桂林府
第三十五回 康親王會兵平閩浙 趙良棟奉命取成都
第三十六回 趙良棟大戰陽平關 楊嘉來敗走夔州府
第三十七回 困羅森五將取成都 逼永興孤城抗大敵
第三十八回 敗譚洪趙良棟進雲南 間馬寶蔡毓榮擺象陣
第三十九回 戰平遠蔡毓榮奏功 守曲靖郭壯圖敗績
第四十回 破長圍七將定雲南 賞戰功朝廷頒諭旨

 

摘錄

王莽最為奸詐。成帝初即位,即委政王鳳,王氏勢極盛。劉向所謂「王氏與劉氏勢不並立」也。時五侯諸子,惟知乘時侈靡以輿馬聲色,佚游相高。獨莽覬覦神器,心懷篡逆。見主無剛斷,臣乏骨鯁,一時朝野所尊信儒臣,如谷永、孔光、杜欽、張禹之徒,惟知規免禍患,依憑寵祿,殊易牢籠,因折節為恭儉,勤身博學,內事諸父,外交英俊。及爵位益尊,節操愈謙,振施賓客,家無所餘,虛譽隆洽,傾其諸父。又敢為激發之行,處之不慚恧,嘗私買侍婢,昆弟怪之,莽因曰:「后將軍朱子元無子,莽聞此兒種宜子,為買之。」

即日以婢奉博。其慝情求名如此。王介甫有詩一首,足寒權奸之膽。詩曰: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

  假使當年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

  哀帝漁色喪軀,及崩,無嗣,未議迎立。太皇太后先欲以大權歸之王莽,於是詔公卿僉舉可為大司馬者。時宰相孔光,欲媚太后,以固寵榮,乃出班奏曰:「新都侯莽,才高管、晏,德並伊、周,允堪厥任。」

於是光以下文武兩班,同聲應曰:「大司徒所舉是也。」

獨前將軍何武,左將軍公孫祿,以為惠昭之世,外戚持權,幾危社稷,今此世無嗣,市當選立親近幼主,不宜令外戚持權,言辭佩侃。太后竟置若罔聞,竟自用莽為大司馬,領尚書事。時朝中議論迎立之事,紛紛下一,太皇太后一聽王莽主裁。時中山王箕,子年方九歲,宗支親近中最為年幼,故眾大臣無一人議及。而王莽獨利其年幼,與太后議定,遂遣車騎將軍王舜,使持節迎之,立以為帝,即平帝也。莽以孔光名儒,曾相三主,太后所敬,天下信之,於是盛尊事光,引光女婿甄邯為侍中,劾奏何武、公孫祿互相稱舉,免官就國,紅陽侯王立,雖不居位,莽畏之,令光奏立罪惡,請遣就國。於是附順者拔擢,忤恨者誅滅。以王舜、王邑為腹心,甄豐、甄邯主擊斷,平晏領機事,劉秀典文章,孫建為爪牙,百官總已以聽,莽色厲而言方,欲有所為,微現丰采,黨與即承其指意而顯奏之。莽則稽首悌泣,固固推讓,上以惑太后,下以示信於眾庶焉。此時內外都己佈置,而心急行篡,終礙太后精明,一日,忽然得一妙計,孔光嘗稱我功德比周公,周公之時,有越裳氏重譯來朝故事,此時正好借用。即暗遣心腹,前往益州,如此如此。

目錄
第一回 英君圖治開三釁
第二回 偽學趨權附五侯
第三回 溫柔鄉成帝追歡
第四回 麒麟殿董賢固寵
第五回 掘后墳群臣荷鍤
第六回 攝君位宗室興戈
第七回 頒大誥群雄舉義
第八回 去號位太后生悲
第九回 作符命大啟邊兵
第十回 肆凶淫自戕骨肉
第十一回 赤眉逞勢斬廉丹
第十二回 齊武興師誅甄阜
第十三回 鬧昆陽南郊哭天
第十四回 搜漸台宛市懸首
第十五回 渡滹沱神人指路
第十六回 循鉅鹿將佐歸心
第十七回 誅王郎鄧禹入關
第十八回 斬李軼光武即位
第十九回 更始亡光武都洛
第二十回 赤眉敗諸將平南
第二十一回 吳僅朱浮激楚薊
第二十二回 蓋延耿弇定梁齊
第二十三回 馬援入洛識真主
第二十四回 竇氏請師封兩侯
第二十五回 掃隴西三將殞命
第二十六回 滅子陽全蜀歸心
第二十七回 三邊績用伏波死
第二十八回 少海波罩薄后尊
第二十九回 二十八宿畫雲台
第三十回 三十六人平西域
第三十一回 肅宗愛色容權戚
第三十二回 桓帝誅賢寵宦官

 

©2018 GoogleSite Terms of ServicePrivacyDevelopersArtistsAbout Google|Location: United StatesLanguage: English (United States)
By purchasing this item, you are transacting with Google Payments and agreeing to the Google Payment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No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