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戰爭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1
Free sample

 首度揭露六十年來中共不敢公開的西藏血腥鎮壓 1956至1962年中共在西藏的血腥鎮壓,官方史料秘而不宣、民間口述歷史殘破不全,至今仍未解密。六十年後,本書帶讀者回到歷史現場,終於為塵封的史實帶來一線曙光。 

首度由華人研究者撰寫,視野全面客觀、不帶偏見 
作者走訪數百位西藏耆老、蒐羅史料數萬筆、採集軍方機密檔案、比對中共官方出版資料,以公正的視角與嚴謹的方式還原史實,幫助所有讀者瞭解歷史真相。 

深入西藏問題的第一本書 
藉由詳實的敘述、豐富的照片與多幅難得一見的軍事地圖,重現西藏近代史的大貌,帶出歷來漢藏衝突的緣由。本書堪稱理解漢藏關係、思索西藏問題的首選書籍。 

達賴喇嘛推薦,殊勝難得 
達賴喇嘛誠摯推薦:「這是一本證實真相的歷史著作。」 

約當西元八世紀,藏密始祖蓮花生大師說過一則預言:「當鐵鳥在天空飛翔,鐵馬在大地奔馳之時,藏人將像螞蟻一樣流散世界各地,佛法也將傳入紅人的國度。」 

在一千多年後的二十世紀中期,中共駕「鐵鳥」、騎「鐵馬」碾過高原,藏人奮勇起身抵抗,死難無數、生者被迫離開家園,流亡印度、漂泊世界,預言就此成真…… 

1956年至1962年,中共解放軍打著「民主改革」和「平叛」的旗號進入藏區,鐵蹄踐踏之處,戰火紛飛、寺院崩塌、經卷焚毀、藏民死難、領袖出亡。藏民族的佛教傳統文化翻天覆地,幾經摧毀。據中共官方資料統計,藏人在戰場上的死傷俘降(不完全數據)達三十四萬七千餘人。自此,厚積的鮮血遮蓋了佛國淨土。「打仗死人太多,那裡的水幾年沒法喝」,藏人用這句話說出了荒野曝屍無數的悲劇,也道盡戰爭的慘烈。 

從軍事角度來說,中共在藏區的戰爭是一場勝利,卻是宣傳最少的戰爭。官方版黨史對入藏時的血腥屠殺或模糊以對、或避而不談,企圖以「鎮壓武裝叛亂」、「肅清反革命分子」粉飾太平。六十餘年以來,這場戰爭仍未解密。在倖存者被迫緘口、流亡者無力發聲之下,真相只剩幾縷游絲,逐漸模糊、凋零…… 

獨立史學研究者李江琳,有感於戰爭的慘烈與藏人的際遇,極力還原史實;自2004年投入研究以來,走訪數百位西藏耆老、蒐羅數萬份令人驚心動魄的史料、採集軍方機密檔案、比對中共官方出版資料……,反覆計算、對照、考證,塵封的過往終於從歷史深處一點一點地浮現。 

「華人研究者首次從上世紀五○年代——即近代西藏史,對中共軍隊在西藏實施鎮壓的真實狀況進行全面客觀、無偏見的研究所取得的成果。」達賴喇嘛如此推薦。作者艱難、漫長、浩繁的整理工程,化為全書豐富的照片、詳實的敘述,與多幅難得一見的軍事地圖,那段西藏秘密戰爭大貌,躍然紙上。作者說:「那塊土地上發生過的一切已經凝成歷史,它可能被扭曲,但事實不會改變;它可能被掩蓋,但不會永遠消失。」回溯這段歷史除了還原真相、悼念藏人的傷痛,更盼望喚起人性共通的良知與自省之心。願歷史昭明現在,警示未來。
Read more

About the author

 李江琳

江西南昌人。1982年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外文系。1987年獲山東大學美國文學研究所碩士學位,1988年留學美國,先後獲得波士頓布蘭戴斯大學猶太歷史碩士和紐約皇后學院圖書館學碩士學位。從2004年開始研究西藏問題。2007年以來持續研究西藏流亡史,在印度和尼泊爾訪問了17個西藏難民定居點、近300名來自西藏三區的難民。先後在《明報月刊》、《開放》、《人與人權》、《中國人權雙周刊》等雜志發表了多篇有關西藏問題和西藏流亡社會的文章。曾著有《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是重建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史實的重要作品。
Read more
5.0
1 total
Loading...

Additional Information

Publisher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Read more
Published on
Sep 28, 2012
Read more
Pages
496
Read more
ISBN
9789570840629
Read more
Read more
Best For
Read more
Language
Chinese
Read more
Content Protection
This content is DRM protected.
Read more

Reading information

Smartphones and Tablets

Install the Google Play Books app for Android and iPad/iPhone. It syncs automatically with your account and allows you to read online or offline wherever you are.

Laptops and Computers

You can read books purchased on Google Play using your computer's web browser.

eReaders and other devices

To read on e-ink devices like the Sony eReader or Barnes & Noble Nook, you'll need to download a file and transfer it to your device. Please follow the detailed Help center instructions to transfer the files to supported eReaders.
 當代西藏史獨立研究者李江琳繼《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
《當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祕密戰爭》後,
終於完成西藏三部曲之三:《藏區祕行》

作者李江琳多年來在印度及美國等地致力於採訪流亡藏人及文獻研究,已出版《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當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祕密戰爭》,其作品不僅流傳於自由地區,在中共嚴密監控之下的西藏三區亦有讀者。2012年夏天,她終於進入藏區,實現了親臨歷史現場,印證多年研究成果的心願。由於身分過於敏感,這只能是一趟祕密旅行,沒有既定行程,一切見機行事。
這趟祕密旅行結束之後六個月,李江琳赴美處理事務,就在預定返回中國的前兩天,竟被中國領事館告知「返國簽證已取消」,而且依照慣例,不必說明理由。於是她動筆寫下這趟祕密旅行的所見所聞。
在李江琳堅持人道關懷的筆下,2012年這趟祕密之旅,每一個歷史現場、每一段談話,都引出一段曲折哀傷的歷史記憶。

五十多年前,這片大草灘承受了歷史上最沉痛的劫難,然而,這段悲傷記憶被宏大的「革命敘事」、「紅色史蹟」重重掩蓋,至今難以發掘。歷史並沒有因加害者的掩蓋而消失,創傷也沒有因時間的流逝而痊癒。每個人都能看到一個民族痛苦的記憶,也能聽到一個民族內心的呼喊─只要你願意去注視,只要你願意去傾聽。

1956年12月,唐克部落頭人華爾謙向中共代表團嚴正表明立場:「政府有錯,部落就有權反抗。」半個多世紀過去了,沒有人知道華爾謙何時消失在草原深處,而當今中國此起彼伏的維權抗爭行動,背後的信念不正是如此嗎?
藏傳佛教的「寺院」不僅是宗教場所,更是保存與傳授藏族文化和知識的殿堂,這裡擁有嚴密的階序和學位制度,與漢人社會的「寺廟」截然不同。無神論唯物主義者高舉「破除迷信」大旗,毫無區分地全面攻擊傳統宗教場所,卻嚴重傷害了藏族文化的根基。

作為一個研究者,當李江琳在現場面對這些曾經輝煌的寺院廢墟的時候,不由得會想,當年的中共決策者和下面的執行者,是以一種什麼樣的思想和邏輯來組織和施行如此大規模的毀滅行動?他們跑到別人的家鄉,毀掉別人視為最珍貴的東西,為什麼還能那麼理直氣壯,毫不愧疚?他們那時是怎麼想的?他們下手砸毀藏人視為神聖的佛像的時候,焚燒藏人精心保存的經典的時候,他們的手,可曾有一瞬間的顫抖?

二十世紀佛教所受到的最大的暴虐和毀滅,從蒙古到柬埔寨,全部發生在共產主義政權之下,不得不讓今人注意到,這種以國家政權組織的反文明行動,是和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共產黨人的思維方法、價值體系,以及由此為依據的行為原則聯繫在一起的。這種思維方式簡單地說就是:「真理只有一個,現在在我手裡」。從這種思維方式出發,全世界共產黨政權的行為,無不帶上法西斯的特徵:毀滅一切與我不一致的東西。

共產黨人在大躍進運動裡「向天爭地」的後果是全面性的生態浩劫,當豐美的藏區草海因錯誤政策而變成沙漠荒土之後,卻以保護生態的名義強制牧民集中定居,逼迫他們棄絕傳承數千年的游牧生活。藏區牧民的未來何去何從?
 《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是重建漢藏之間兩個歷史真相的第一本書。 1959年3月17日,達賴喇嘛開始一生流亡的命運。 
他為何出走?如何出走? 

【禁聞】禁書《1959:拉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3fp0nU7Xu8&feature=related 

返回歷史現場:經歷者和流亡者的真實故事。 

為什麼達賴喇嘛是1959年出走,而不是1951年或是1956年出走? 
為什麼拉薩民眾在1959年3月10日幾乎傾城而出,阻止達賴喇嘛去軍區司令部觀看演出? 
1954年,達賴喇嘛赴北京訪問時,拉薩民眾並沒有採取如此激烈的行動? 

14天的顛沛流離,崎嶇顛簸的遙遙路線, 
到底是毛澤東放走的「讓路說」?或是反動分子策畫的「劫持說」? 

是什麼導致「拉薩事件」演變為「拉薩戰役」?在中國與西藏的歷史上留下重重謎團。 
1959年,發生第一次「拉薩事件」, 
1989年,發生第二次「拉薩事件」, 
2008年3月,「拉薩事件」再次爆發。這是50年來拉薩發生的第三次暴動。 

暴動的過程中,一名拉薩青年高喊:「我們是你們49年前殺死的人,我們又回來了!」有多少中國人知道,這句話中隱含的痛楚? 

唯有返回歷史現場,聆聽經歷者和流亡者的真實故事, 
靠正義、勇氣和愛,讓世人知道所有真相,重獲和平! 

作者李江琳近年來致力於西藏問題的研究,每年都從紐約飛到印度尋訪西藏難民定居地點,傾聽和記錄第一代流亡藏人的人生故事。通過調查研究,對西藏歷史產生了不同的看法。為了讓大家真正了解50年代在藏地發生的真實情況,她綜合了中共官方出版的資料,以及漢藏雙方親歷者的第一手資料,尋找1959年的兩個真相: 
1 拉薩事件和拉薩戰役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一切? 
2 達賴喇嘛為何出走?如何出走 

為什麼是歷史謎團? 
1959年3月達賴喇嘛出走事件,海內外有多個版本流傳。在中國有「民間版」和「官方版」兩個主要版本。「民間版」即「讓路說」:當年達賴喇嘛出走印度,是毛澤東放走的。「官方版」則是「劫持說」,這個說法首見於1959年3月28日發布的《新華社關於西藏叛亂事件的公報》:「這些反動分子……在3月17日悍然將達賴喇嘛劫出拉薩。」儘管達賴喇嘛隨即發表聲明公開否認,但官方一直堅持這個說法。這兩個版本至今還在流傳。 
對於達賴喇嘛出走的原因,書中的陳述是3月17日那天有兩發砲彈落在羅布林卡,在請示乃穹神諭後,得到的指示「快走!快走!今晚就走!」神志迷狂的神諭抓起紙筆,清楚地畫出一張路線圖。 
但乃穹神諭的話只是達賴喇嘛考慮的因素之一,那兩發射向羅布林卡的砲彈才是促使他做出決定的主要原因。 

他相信,如果民眾不再有保護的目標,他們很快會離開羅布林卡,自行解散。他希望以這樣的方式來避免大規模流血。 

歷史不會說謊,歷史不能迴避,是時間的最好見證 

我們必須重新審視1959年的事件,弄清楚1959年3月,拉薩到底發生了什麼,否則永遠不會理解藏民族的傷痛,也永遠無法理解為什麼每隔20年左右,西藏就會出現暴動。 

本書附有數十幅珍貴的歷史圖片,是最好的歷史知識教育。
 達蘭薩拉,一座世界知名的小鎮。她是藏傳佛教的新聖地,也是一座難民營。
在被妖魔化的「舊西藏」與被革命窒息的「新西藏」之外,
千里跋涉、翻越雪山、通過達蘭薩拉走向全世界的
「第三個西藏」在此重生。

「西藏三部曲」作者李江琳
繼《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
《當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祕密戰爭》、《藏區祕行》後,
新作《重生的觀音:第三個西藏的故事》書寫藏人流亡半個多世以來罕人知曉的故事。

對許多藏人來說,「香格里拉」不在喜馬拉雅山之北,
而是在喜馬拉雅山之南,一個叫作達蘭薩拉的地方。
從文化而非地理的意義上來看,以達蘭薩拉為中心的西藏流亡社會,可以說,那就是第三個西藏。
達蘭薩拉(Dharamshala)是個太複雜的地方,那裡是西藏文化的濃縮之地,也是流亡藏人「暫時」的歸屬。在那裡,每一個藏人都有一則屬於自己的流亡故事,不只是肉體的流亡,更深刻的是心靈的流亡。走出極權主義控制下的藏區,走進未知的印度領土,等待著他們的是從未想像過的新世界。李江琳親自走訪達蘭薩拉,聽取一個又一個流亡藏人訴說,關於勇氣、困頓、疑惑、重生的故事。

李江琳在《重生的觀音:第三個西藏的故事》敘述,筋疲力竭的難民們好不容易逃過戰爭和饑荒,到達印度,卻立刻面臨新的危險。生活在高寒地區的藏人,對許多疾病,天生沒有免疫力。他們已經很衰弱的身體與各種病毒接觸時,完全無法抵抗。肺結核、寄生蟲、流行感冒之類的疾病,奪去了大量難民的生命,據說死亡率高達十分之一。
古老的西藏文明顯然需要走向現代,可是達賴喇嘛並不認為西藏走向現代化意味著必須完全拋棄傳統。古老的西藏文明如何在當代世界爭取到一席之地?虔信佛教的藏人怎樣在現代社會裡生存,同時保持自己的文化特性?西藏的宗教文化與現代科技文明怎樣才能有效地結合?如今仰賴流亡在外、卻有機會接觸到現代西方文明的民族先覺者如何教育他們的下一代。
在藏人幾近走投無路的時候,印度人民收留了他們,盡最大努力幫助他們重建生活。近半個世紀來,達蘭薩拉的印度社區和流亡藏人社區比鄰而居,共同把昔日的荒山建設成一個熱鬧的小鎮。如果沒有流亡藏人,很可能不會有今天的達蘭薩拉。如果沒有心胸寬廣,慷慨智慧的印度人民,也不會有藏文化的異地保存。
1967年的一天,邊巴奉召前往法王府,達賴喇嘛請他為達蘭薩拉大昭寺塑造三尊造像,其中一尊是千手觀音像。達賴喇嘛同時交給他一袋銀圓,和來自拉薩大昭寺的八個觀音殘面。這八個殘面是一位西藏和尼泊爾混血的人,從拉薩收集來,帶到印度的。達賴喇嘛說:「這座觀音像是用中國的銀幣和西藏的觀音面鑄造的,將來我們要帶回西藏。」 
從「客廳對話」發展成「公開對話」,
藏傳佛教的高僧怎麽會和當代的一流科學家持續對話三十年?
他們怎麽談那些深奧的科學和佛學知識?
怎麽對待西方科學和東方佛教之間的深刻分歧和巨大鴻溝?
這樣的對話對當代佛教和科學意味著什麽?
對我們每個人又有什麽啓示?
以智慧出發,從廣袤的陸地到深邃的海洋,當宗教遇上科學後激發出哲思的火花!

達賴喇嘛:佛教科學與現代科學之間的切磋,無疑是東西方兩大文明之間的交流,不只我們可以從西方科學研習到不少事理,現代科學家也能從佛法的擇法智慧中學習到許多知識。這樣的心智交流研討會不僅對雙方非常有益,而且對於人類聰慧之提升,對於世界祥和也有幫助。

達賴喇嘛和西方科學家的「心智與生命研討會」,已經持續了三十年。作爲藏傳佛教根本上師、藏民族的精神領袖,他倡導不同宗教信仰之間的對話交流,倡導並身體力行於東方佛學傳統和西方當代科學之間的對話,倡導普世價值和普世責任,倡導建立在科學和理性基礎上的超越宗教的世俗倫理。
《智慧之海,達賴喇嘛與當代科學家的對話》這本書就是介紹藏傳佛教的高僧,怎麽會和西方的一流科學家持續對話三十年?他們怎麽談那些深奧的科學和佛學知識,怎麽對待西方科學和東方佛教之間的深刻分歧和巨大鴻溝?這樣的對話對當代佛教和科學意味著什麽?對我們每個人又有什麽啓示?
跨世紀的精采對話,一方面是學術探索,一方面是利益衆生,幫助大衆尋找達到快樂內心的途徑。在這兩個層面上,現代科學的知識可以幫助我們更理解實在的本質,即佛教所說的「實相」,而長於「內觀」的藏傳佛教和浩瀚的佛學經典,能够彌補現代科學在探索人性方面的不足。

達賴喇嘛和科學家究竟談了什麼?
談大爆炸
達賴喇嘛說根據佛學,曾經有那麼一瞬間,整個宇宙在此瞬間形成,然後持續存在一個階段,然後解體,最後一切又在相當一段時間裡歸於空。佛教談論世界系統的形成、持續、毀滅、歸於空,這四個階段周而復始地循環,就是「成、住、壞、空」,佛教經典中稱為 「四劫」,是佛教關於世界生滅變化的基本觀念。

談心智的本質
達賴喇嘛還講解了一些密宗的觀點:心智的根本性質是潔淨的,這種純淨的本質稱為「明光」(clear light)。各種使人痛苦的情緒,如欲望、仇恨、妒嫉等等,都是條件的産物,佛教即稱其為「緣」,那不是心智本身的性質。當心智的明光被各種「條件」遮蔽或抑制時,就産生痛苦的情緒,佛教稱為墮入苦境。但是,運用適當的靜坐冥想和修習,人可以超脫苦境,體驗心智的明光性質,走上解脫和根本開悟之道。

談AI
神經科學家大衛‧波特問達賴喇嘛:如果在未來的某個時候,我們有了足够多的知識能够用遺傳工程的蛋白質和氨基酸,或者用工程上的晶片和電路做出一個有機體,讓「他」具備我們所有的優點而沒有我們的任何缺點,您會去做嗎?
達賴喇嘛笑著回答說,如果可能做得到,儘管去做好了,那省了我們好多麻煩。

談如何解決世界問題
達賴喇嘛評論說,世界領袖開會,無論是G7,還是G20,都不重視人們是不是快樂的問題。我們需要建立在信任、尊重和愛的基礎上的更多人際合作。
當今之世充滿痛苦和殺戮,以及種種災難。「災難是人類自己製造的,」尊者說,「但人們卻期望上帝去解決,這不是荒謬嗎?對佛教徒來說,我們佛教徒製造的問題,怎能祈求佛祖來解決?」 
 達蘭薩拉,一座世界知名的小鎮。她是藏傳佛教的新聖地,也是一座難民營。
在被妖魔化的「舊西藏」與被革命窒息的「新西藏」之外,
千里跋涉、翻越雪山、通過達蘭薩拉走向全世界的
「第三個西藏」在此重生。

「西藏三部曲」作者李江琳
繼《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
《當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祕密戰爭》、《藏區祕行》後,
新作《重生的觀音:第三個西藏的故事》書寫藏人流亡半個多世以來罕人知曉的故事。

對許多藏人來說,「香格里拉」不在喜馬拉雅山之北,
而是在喜馬拉雅山之南,一個叫作達蘭薩拉的地方。
從文化而非地理的意義上來看,以達蘭薩拉為中心的西藏流亡社會,可以說,那就是第三個西藏。
達蘭薩拉(Dharamshala)是個太複雜的地方,那裡是西藏文化的濃縮之地,也是流亡藏人「暫時」的歸屬。在那裡,每一個藏人都有一則屬於自己的流亡故事,不只是肉體的流亡,更深刻的是心靈的流亡。走出極權主義控制下的藏區,走進未知的印度領土,等待著他們的是從未想像過的新世界。李江琳親自走訪達蘭薩拉,聽取一個又一個流亡藏人訴說,關於勇氣、困頓、疑惑、重生的故事。

李江琳在《重生的觀音:第三個西藏的故事》敘述,筋疲力竭的難民們好不容易逃過戰爭和饑荒,到達印度,卻立刻面臨新的危險。生活在高寒地區的藏人,對許多疾病,天生沒有免疫力。他們已經很衰弱的身體與各種病毒接觸時,完全無法抵抗。肺結核、寄生蟲、流行感冒之類的疾病,奪去了大量難民的生命,據說死亡率高達十分之一。
古老的西藏文明顯然需要走向現代,可是達賴喇嘛並不認為西藏走向現代化意味著必須完全拋棄傳統。古老的西藏文明如何在當代世界爭取到一席之地?虔信佛教的藏人怎樣在現代社會裡生存,同時保持自己的文化特性?西藏的宗教文化與現代科技文明怎樣才能有效地結合?如今仰賴流亡在外、卻有機會接觸到現代西方文明的民族先覺者如何教育他們的下一代。
在藏人幾近走投無路的時候,印度人民收留了他們,盡最大努力幫助他們重建生活。近半個世紀來,達蘭薩拉的印度社區和流亡藏人社區比鄰而居,共同把昔日的荒山建設成一個熱鬧的小鎮。如果沒有流亡藏人,很可能不會有今天的達蘭薩拉。如果沒有心胸寬廣,慷慨智慧的印度人民,也不會有藏文化的異地保存。
1967年的一天,邊巴奉召前往法王府,達賴喇嘛請他為達蘭薩拉大昭寺塑造三尊造像,其中一尊是千手觀音像。達賴喇嘛同時交給他一袋銀圓,和來自拉薩大昭寺的八個觀音殘面。這八個殘面是一位西藏和尼泊爾混血的人,從拉薩收集來,帶到印度的。達賴喇嘛說:「這座觀音像是用中國的銀幣和西藏的觀音面鑄造的,將來我們要帶回西藏。」 
 當代西藏史獨立研究者李江琳繼《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
《當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祕密戰爭》後,
終於完成西藏三部曲之三:《藏區祕行》

作者李江琳多年來在印度及美國等地致力於採訪流亡藏人及文獻研究,已出版《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當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祕密戰爭》,其作品不僅流傳於自由地區,在中共嚴密監控之下的西藏三區亦有讀者。2012年夏天,她終於進入藏區,實現了親臨歷史現場,印證多年研究成果的心願。由於身分過於敏感,這只能是一趟祕密旅行,沒有既定行程,一切見機行事。
這趟祕密旅行結束之後六個月,李江琳赴美處理事務,就在預定返回中國的前兩天,竟被中國領事館告知「返國簽證已取消」,而且依照慣例,不必說明理由。於是她動筆寫下這趟祕密旅行的所見所聞。
在李江琳堅持人道關懷的筆下,2012年這趟祕密之旅,每一個歷史現場、每一段談話,都引出一段曲折哀傷的歷史記憶。

五十多年前,這片大草灘承受了歷史上最沉痛的劫難,然而,這段悲傷記憶被宏大的「革命敘事」、「紅色史蹟」重重掩蓋,至今難以發掘。歷史並沒有因加害者的掩蓋而消失,創傷也沒有因時間的流逝而痊癒。每個人都能看到一個民族痛苦的記憶,也能聽到一個民族內心的呼喊─只要你願意去注視,只要你願意去傾聽。

1956年12月,唐克部落頭人華爾謙向中共代表團嚴正表明立場:「政府有錯,部落就有權反抗。」半個多世紀過去了,沒有人知道華爾謙何時消失在草原深處,而當今中國此起彼伏的維權抗爭行動,背後的信念不正是如此嗎?
藏傳佛教的「寺院」不僅是宗教場所,更是保存與傳授藏族文化和知識的殿堂,這裡擁有嚴密的階序和學位制度,與漢人社會的「寺廟」截然不同。無神論唯物主義者高舉「破除迷信」大旗,毫無區分地全面攻擊傳統宗教場所,卻嚴重傷害了藏族文化的根基。

作為一個研究者,當李江琳在現場面對這些曾經輝煌的寺院廢墟的時候,不由得會想,當年的中共決策者和下面的執行者,是以一種什麼樣的思想和邏輯來組織和施行如此大規模的毀滅行動?他們跑到別人的家鄉,毀掉別人視為最珍貴的東西,為什麼還能那麼理直氣壯,毫不愧疚?他們那時是怎麼想的?他們下手砸毀藏人視為神聖的佛像的時候,焚燒藏人精心保存的經典的時候,他們的手,可曾有一瞬間的顫抖?

二十世紀佛教所受到的最大的暴虐和毀滅,從蒙古到柬埔寨,全部發生在共產主義政權之下,不得不讓今人注意到,這種以國家政權組織的反文明行動,是和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共產黨人的思維方法、價值體系,以及由此為依據的行為原則聯繫在一起的。這種思維方式簡單地說就是:「真理只有一個,現在在我手裡」。從這種思維方式出發,全世界共產黨政權的行為,無不帶上法西斯的特徵:毀滅一切與我不一致的東西。

共產黨人在大躍進運動裡「向天爭地」的後果是全面性的生態浩劫,當豐美的藏區草海因錯誤政策而變成沙漠荒土之後,卻以保護生態的名義強制牧民集中定居,逼迫他們棄絕傳承數千年的游牧生活。藏區牧民的未來何去何從?
 《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是重建漢藏之間兩個歷史真相的第一本書。 1959年3月17日,達賴喇嘛開始一生流亡的命運。 
他為何出走?如何出走? 

【禁聞】禁書《1959:拉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3fp0nU7Xu8&feature=related 

返回歷史現場:經歷者和流亡者的真實故事。 

為什麼達賴喇嘛是1959年出走,而不是1951年或是1956年出走? 
為什麼拉薩民眾在1959年3月10日幾乎傾城而出,阻止達賴喇嘛去軍區司令部觀看演出? 
1954年,達賴喇嘛赴北京訪問時,拉薩民眾並沒有採取如此激烈的行動? 

14天的顛沛流離,崎嶇顛簸的遙遙路線, 
到底是毛澤東放走的「讓路說」?或是反動分子策畫的「劫持說」? 

是什麼導致「拉薩事件」演變為「拉薩戰役」?在中國與西藏的歷史上留下重重謎團。 
1959年,發生第一次「拉薩事件」, 
1989年,發生第二次「拉薩事件」, 
2008年3月,「拉薩事件」再次爆發。這是50年來拉薩發生的第三次暴動。 

暴動的過程中,一名拉薩青年高喊:「我們是你們49年前殺死的人,我們又回來了!」有多少中國人知道,這句話中隱含的痛楚? 

唯有返回歷史現場,聆聽經歷者和流亡者的真實故事, 
靠正義、勇氣和愛,讓世人知道所有真相,重獲和平! 

作者李江琳近年來致力於西藏問題的研究,每年都從紐約飛到印度尋訪西藏難民定居地點,傾聽和記錄第一代流亡藏人的人生故事。通過調查研究,對西藏歷史產生了不同的看法。為了讓大家真正了解50年代在藏地發生的真實情況,她綜合了中共官方出版的資料,以及漢藏雙方親歷者的第一手資料,尋找1959年的兩個真相: 
1 拉薩事件和拉薩戰役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一切? 
2 達賴喇嘛為何出走?如何出走 

為什麼是歷史謎團? 
1959年3月達賴喇嘛出走事件,海內外有多個版本流傳。在中國有「民間版」和「官方版」兩個主要版本。「民間版」即「讓路說」:當年達賴喇嘛出走印度,是毛澤東放走的。「官方版」則是「劫持說」,這個說法首見於1959年3月28日發布的《新華社關於西藏叛亂事件的公報》:「這些反動分子……在3月17日悍然將達賴喇嘛劫出拉薩。」儘管達賴喇嘛隨即發表聲明公開否認,但官方一直堅持這個說法。這兩個版本至今還在流傳。 
對於達賴喇嘛出走的原因,書中的陳述是3月17日那天有兩發砲彈落在羅布林卡,在請示乃穹神諭後,得到的指示「快走!快走!今晚就走!」神志迷狂的神諭抓起紙筆,清楚地畫出一張路線圖。 
但乃穹神諭的話只是達賴喇嘛考慮的因素之一,那兩發射向羅布林卡的砲彈才是促使他做出決定的主要原因。 

他相信,如果民眾不再有保護的目標,他們很快會離開羅布林卡,自行解散。他希望以這樣的方式來避免大規模流血。 

歷史不會說謊,歷史不能迴避,是時間的最好見證 

我們必須重新審視1959年的事件,弄清楚1959年3月,拉薩到底發生了什麼,否則永遠不會理解藏民族的傷痛,也永遠無法理解為什麼每隔20年左右,西藏就會出現暴動。 

本書附有數十幅珍貴的歷史圖片,是最好的歷史知識教育。
©2018 GoogleSite Terms of ServicePrivacyDevelopersArtistsAbout Google|Location: United StatesLanguage: English (United States)
By purchasing this item, you are transacting with Google Payments and agreeing to the Google Payment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Not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