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通俗演義: 蔡東藩歷史演義-宋朝

谷月社
5
Free sample

自序

後儒之讀《宋史》者,嘗以繁蕪為病。夫《宋史》固繁且蕪矣,然遼、 金二史,則又有譏其疏略者。夫《遼史》百十六卷,《金史》百三十五卷, 較諸四百九十六卷之《宋史》,固有繁簡之殊,然亦非窮累年之目力,未必 盡能詳閱也。

柯氏作《宋史新編》凡二百卷,薛氏《宋元通鑒》百五十七卷, 王氏《宋元資治通鑒》六十四卷,陳氏《宋史紀事本末》百有九卷,皆並遼、 金二史於《宋史》中,悉心編訂,各有心得,或此詳而彼略,或此略而彼詳, 通儒尚有闕如之憾,問諸近今之一孔士,有並卷帙而未盡晰者,遑問其遍覽 否也。他如遺乘雜出,紀載宋事,東一鱗,西一爪,多或數帝,少僅一王, 欲會通兩宋政教之得失,及區別兩宋史籍之優劣者,不得不博搜而悉閱之。

然豈所望於詹詹小儒乎?若夫宋代小說,亦不一而足,大約荒唐者多,確鑿 者少:龍虎爭雄,並無其事;狸貓換主,尤屬子虛;狄青本面涅之徒,貌何 足羨?龐籍非懷奸之相,毀出不經;岳氏後人,不聞朝中選帥;金邦太子, 曷嘗胯下喪身?種種謬談,不勝枚舉。而後世則以訛傳訛,將無作有,勸善 不足,導欺有餘。為問先民之輯諸書者,亦何苦為此憑虛捏造,以誣古而欺 今乎?此則鄙人之所大惑不解者也。

夫以官書之辭煩義奧,不暇閱,亦不易 閱,乃托為小說,演成俚詞,以供普通社會之覽觀,不可謂非通俗教育之助; 顧俚言之則可,而妄言之亦奚其可乎?鄙人不敏,曾輯元、明、清三朝演義, 以供諸世,世人不嫌其陋,反從而歡迎之。乃更溯南北兩宋舉三百二十年之 事實,編成演義共百回,其間治亂興亡,賢奸善惡,非敢謂悉舉無遺,而於 宏綱巨目,則固已一一揭櫫,無脫漏焉。且官稗並采,務擇其信而有徵者, 筆之於書;至若虛無惝恍之談則概不闌入,閱者取而觀之,其或有實事求是 之感乎!書成,聊志數語,用作弁言。中華民國十一年元月古越蔡東藩自識 於臨江書捨。

電子書出版說明

蔡東藩作品已屬公有領域,公有領域是人類的一部分作品與一部分知識的總匯,可以包括文章、藝術品、音樂、科學理論、發明等等。對於領域內的知識財產,任何個人或團體都不具所有權益(所有權益通常由版權或專利體現)。這些知識發明屬於公有文化遺產,任何人可以不受限制地使用和加工它們(此處不考慮有關安全、出口等的法律)。

創立版權制度的初衷是:藉由給予創作者一段時期的專有權利,作為(經濟)刺激,以鼓勵作者從事創作。當專有權利期限已過,作品便進入公有領域。公有領域的作品由於沒有專屬權利人,因此公眾有權自由使用它們。
著作權權利屆滿

該作品創作與首次發表時間早於1923年1月1日,或者比當前年份的1月1日早95年。

作者(集體創作則計算最後一個死亡的作者)的死亡日期比當前年份的1月1日早70年。

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Berne Convention)的簽約國未給予該作品永久版權保護。

關於歷史演義系列

就算古代鴻儒,讀正史也不算輕鬆,對於現代人而言,讀正史更是仰之彌高,望而生畏。

偶然勉強開卷,卻是充滿古言古語,艱深典故,終究難以卒讀。

因此,明清兩代,有許多文人墨客受到施耐庵水滸傳及羅貫中三國演義的啟發,紛紛將浩繁深奧的正史材料,改寫成可以深入大眾生活的歷史演義白話小說。

當時的白話,雖有時空與俚俗的差異而無法全然理解,但是讀來並不困難,一回兩回之後,即可領略歷史曲折與人物血淚的趣味。

故而,我們將明清兩代流傳至今的歷史演義作品重新輯校,審勘章句段落,以最貼近現代人閱讀小說習慣的行文方式,重新編排發行,饗宴讀者。

Read more

About the author

關於作者

蔡東藩居於臨江書捨(蔡東藩舊居),蕭山臨浦鎮人。自幼聰穎好學,兒時閱讀《資治通鑒》等史書,時人稱為「神童」。光緒十七年(1891)中秀才。宣統元年(1909年)中省優貢生。1910年朝考以優入選,翌年春赴福建以知縣候補。因不滿官場惡習,月餘托病回鄉。辛亥革命後,應好友之邀,到上海會文堂新記書局任編輯,修撰《高等小學論說文范》、《中等新論說文范》、《清史概論》等書。從1916年至1926年的十年間,蔡東藩寫成歷朝通俗通義。全書記述了從公元前221年到公元1920年間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和重要歷史人物。該書在史料上遵循「以正史為經,務求確鑿,以軼聞為緯,不尚虛誣」的原則,在體裁上突出「義以載事,即以道情」的特點,並且自寫正文,自寫批注,自寫評述。在撰編《民國通俗演義》中,對清廷之腐敗,予以抨擊,其間曾收到恐嚇信及子彈,迫其修改,蔡不變初衷。又著有《西太后演義》又名《慈禧太后演義》,增訂清初呂安世所著《二十四史演義》,其一生共著書13部,撰寫700餘萬字,篇幅之巨堪稱歷史演義的奇跡,被譽為「一代史家,千秋神筆」。
主要貢獻

蔡東藩興趣廣泛,學識淵博。除歷史演義外,尚著有《留青別集》、《留青新集》、《客中消遣錄》、《楹聯大全》及詩集《風月吟稿》、《寫憂草》等。在居鄉期間,曾隨岳父習醫,寫成《內科臨症歌訣》4卷,並任臨浦小學國語教師,後又設私塾授學。對語文教學提倡「學以致用」,力主革新。蔡東藩晚年生活艱辛,以行醫、賣文為生。

蔡東藩寫書的動機,與當時民族危亡的歷史現狀密不可分。以一己之長訴之史筆,以期用通俗演義的形式講述中國歷史,以此幫助國人從歷史的啟迪中尋找救亡圖存的道路,正是他「書生報國」之意。正是因此,他才選擇了首先寫《清史通俗演義》,並從此一發而不可收。蔡東藩這套演義重史輕文,儘管略輸文采,但卻提供了一部浩瀚而通俗的中華通史,為普及中國歷史知識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蔡東藩於1945年3月5日(日本投降前夕)逝世,享年六十九歲。

Read more

Reviews

4.2
5 total
Loading...

Additional Information

Publisher
谷月社
Read more
Published on
May 10, 2015
Read more
Pages
569
Read more
Language
Chinese
Read more
Genres
Fiction / Fantasy / General
Fiction / Fantasy / Historical
Fiction / Literary
History / Asia / China
History / General
History / Military / General
Literary Collections / Asian / Chinese
Literary Collections / General
Read more
Content Protection
This content is DRM protected.
Read more
Read Aloud
Available on Android devices
Read more

Reading information

Smartphones and Tablets

Install the Google Play Books app for Android and iPad/iPhone. It syncs automatically with your account and allows you to read online or offline wherever you are.

Laptops and Computers

You can read books purchased on Google Play using your computer's web browser.

eReaders and other devices

To read on e-ink devices like the Sony eReader or Barnes & Noble Nook, you'll need to download a file and transfer it to your device. Please follow the detailed Help center instructions to transfer the files to supported eReaders.
蔡東藩
自序

有明一代之事實,見諸官史及私乘者,以《明史》、《明通鑒》及《明史紀事本末》為最詳。《明史》《明通鑒》,官史也。《明史紀事本末》,私乘也。嘗考《明史》凡三百三十二卷,《明通鑒綱目》凡二十捲,《明史紀事本末》凡八十捲,每部輯錄,多則數千百萬言。

少亦不下百萬言,非窮數年之目力,不能舉此三書而遍閲之。況乎稗乘雜出,代有成書,就令有志稽古,亦往往因材力之未逮,不遑搜覽;即搜覽矣,憑一時之獺祭,能一一記憶乎?且官私史乘,互相勘照,有同而異者,有異而同者,有彼詳而此略者,有此諱言而彼實敘者,是非真偽之別,尤賴閲史者之悉心鑒衡,苟徒事覽觀,能一一明辨乎?鄙人涉獵史乘有年矣,自愧蠢愚,未敢論史,但于前數年間,戲成《清史通俗演義》百回,海內大雅,不嫌蕪陋,引而進之,且屬編《元明演義》,為三朝一貫之舉,爰勉徇眾見,于去年草成《元史演義》六十回,本年復草成《明史演義》百回。《元史》多闕漏,苦乏考證,《明史》多繁複,苦費抉擇,不得已蒐整合書,無論為官史,為私乘,悉行鈎考,乃舉一代治亂興亡之實跡,擇其大者要者,演成俚語,依次編纂。其間關於忠臣義士,及貞夫烈婦之所為,尤必表而出之,以示來許,反之,為元惡大憝,神奸巨蠹,亦旨直揭其隱,毋使遁形。

為善固師,不善亦師,此鄙人歷來編輯之微恉,而于此書尤三致意焉。若夫燕詞郢說,不列正史,其有可旁證者,則概存之,其無可旁證而太涉荒唐者,則務從略,或下斷語以辨明之。文不尚虛,語惟從俗,蓋猶是元清兩演義之故例也。編既竣,爰述鄙見以為序。

中華民國九年九月古越蔡東帆自識于臨江書舍。

關於公有領域

蔡東藩作品已屬公有領域,公有領域是人類的一部分作品與一部分知識的總匯,可以包括文章、藝術品、音樂、科學理論、發明等等。對於領域內的知識財產,任何個人或團體都不具所有權益(所有權益通常由版權或專利體現)。這些知識發明屬於公有文化遺產,任何人可以不受限制地使用和加工它們(此處不考慮有關安全、出口等的法律)。

創立版權制度的初衷是:藉由給予創作者一段時期的專有權利,作為(經濟)刺激,以鼓勵作者從事創作。當專有權利期限已過,作品便進入公有領域。公有領域的作品由於沒有專屬權利人,因此公眾有權自由使用它們。
著作權權利屆滿

該作品創作與首次發表時間早於1923年1月1日,或者比當前年份的1月1日早95年。

作者(集體創作則計算最後一個死亡的作者)的死亡日期比當前年份的1月1日早70年。

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Berne Convention)的簽約國未給予該作品永久版權保護。

關於歷史演義系列

就算古代鴻儒,讀正史也不算輕鬆,對於現代人而言,讀正史更是仰之彌高,望而生畏。

偶然勉強開卷,卻是充滿古言古語,艱深典故,終究難以卒讀。

因此,明清兩代,有許多文人墨客受到施耐庵水滸傳及羅貫中三國演義的啟發,紛紛將浩繁深奧的正史材料,改寫成可以深入大眾生活的歷史演義白話小說。

當時的白話,雖有時空與俚俗的差異而無法全然理解,但是讀來並不困難,一回兩回之後,即可領略歷史曲折與人物血淚的趣味。

故而,我們將明清兩代流傳至今的歷史演義作品重新輯校,審勘章句段落,以最貼近現代人閱讀小說習慣的行文方式,重新編排發行,饗宴讀者。

蔡東藩
自序
 

吾國之有史,繇來舊矣。自漢司馬遷創作《史記》,體例獨詳,遂為后世史家之祖。班固因之,輯成《漢書》,而遷固之名乃並著焉。竊案遷《史》起自黃帝,訖于天漢,大旨在敘古從略,敘秦漢從詳,綜計得百三十篇,共五十二萬六千餘言。
班《書》則始於秦季,終於孝平王莽,凡百二十捲,計七十餘萬言,視遷《史》為尤繁矣。后之學者,慕其名,輒購《史》《漢》二書而庋藏之,問其熟覽與否,則固無以應也。蓋二書繁博,非旬月所能卒讀,且文義精奧,淺見之士,尚不能辨其句讀,一卷未終,懵然生厭,遑問其再四尋繹乎?他若《涑水通鑒》、《紫陽綱目》,以及《通鑒紀事本末》、《通鑒輯覽》、《綱鑒會纂》、《綱鑒易知錄》等書,編年紀事,歷姓相承,而首數卷間,各列秦漢事實,讀史者輒舉而窺之,固求其提要鉤玄,記憶不忘者,亦罕有所聞。至如稗官野史之紀載,則一鱗一爪,或猶能稱道之,是無佗,稗史之引起觀感,令人悅目,固較正史為尤易也。
鄙人不敏,嘗借說部體裁,演歷史故事,由今追昔,溯而上之,以至秦漢。秦自始皇至子嬰歷國三世,
第十有五年耳。依事演述,寥寥數回,不足以成卷帙;且名為一朝,但聞暴政,未底于治,實為由盩厔漢之過渡時代,附入于漢,存其名而已足矣。漢則兩京迭嬗,閲年四百有餘,而前漢二百一十年間,有女寵,有外戚,有方鎮,有夷狄,有嬖倖,有閹宦,有權奸,蓋已舉古今來病國之厲階,彙集其中,故治日少而亂日多。
其尤烈者,則為女寵,為外戚。高祖以百戰成帝業,而其權且移于宮闈;文景懲之,厥禍少殺;至武帝尊田蚡,貴衛青,女寵外戚,于此復盛;至許史盛于宣元,王趙丁傅盛于成哀;平帝入嗣,元皇后老而不死,卒貽王莽篡弒之禍;然則謂前漢一代與女寵外戚相終始,亦無不可也。本編兼采正稗,貫徹初終,所有前漢治亂之大凡,備載無遺,而于女寵外戚之興衰,尤再三致意,揭示后人,非敢謂有當史學,但以淺近之詞,演述故乘,期為通俗教育之助雲爾。班馬可作,當亦不笑我粗疏也。
惟書成倉卒,不無訛詞,匡而正之,是在海內之通儒。中華民國十四年立冬之日,古越蔡東帆敘。
 

關於作者
蔡東藩居於臨江書捨(蔡東藩舊居),蕭山臨浦鎮人。自幼聰穎好學,兒時閱讀《資治通鑒》等史書,時人稱為「神童」。光緒十七年(1891)中秀才。宣統元年(1909年)中省優貢生。1910年朝考以優入選,翌年春赴福建以知縣候補。因不滿官場惡習,月餘托病回鄉。辛亥革命後,應好友之邀,到上海會文堂新記書局任編輯,修撰《高等小學論說文范》、《中等新論說文范》、《清史概論》等書。從1916年至1926年的十年間,蔡東藩寫成歷朝通俗通義。全書記述了從公元前221年到公元1920年間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和重要歷史人物。該書在史料上遵循「以正史為經,務求確鑿,以軼聞為緯,不尚虛誣」的原則,在體裁上突出「義以載事,即以道情」的特點,並且自寫正文,自寫批注,自寫評述。在撰編《民國通俗演義》中,對清廷之腐敗,予以抨擊,其間曾收到恐嚇信及子彈,迫其修改,蔡不變初衷。又著有《西太后演義》又名《慈禧太后演義》,增訂清初呂安世所著《二十四史演義》,其一生共著書13部,撰寫700餘萬字,篇幅之巨堪稱歷史演義的奇跡,被譽為「一代史家,千秋神筆」。
 

主要貢獻
蔡東藩興趣廣泛,學識淵博。除歷史演義外,尚著有《留青別集》、《留青新集》、《客中消遣錄》、《楹聯大全》及詩集《風月吟稿》、《寫憂草》等。在居鄉期間,曾隨岳父習醫,寫成《內科臨症歌訣》4卷,並任臨浦小學國語教師,後又設私塾授學。對語文教學提倡「學以致用」,力主革新。蔡東藩晚年生活艱辛,以行醫、賣文為生。
蔡東藩寫書的動機,與當時民族危亡的歷史現狀密不可分。以一己之長訴之史筆,以期用通俗演義的形式講述中國歷史,以此幫助國人從歷史的啟迪中尋找救亡圖存的道路,正是他「書生報國」之意。正是因此,他才選擇了首先寫《清史通俗演義》,並從此一發而不可收。蔡東藩這套演義重史輕文,儘管略輸文采,但卻提供了一部浩瀚而通俗的中華通史,為普及中國歷史知識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蔡東藩於1945年3月5日(日本投降前夕)逝世,享年六十九歲。

休豪伊
從2012年至今,有兩本書像洪水氾濫一樣席捲全球,一本是《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一本是《羊毛記》。兩本書都是素人作家自費出版電子書一飛登天的出版傳奇,雄霸亞馬遜書店排行榜#1,狂潮蔓延全球,征服英國法國德國日本韓國中國俄羅斯義大利巴西……

不過!《失竊的孩子》作者凱斯唐納修 鄭重警告:

「別搞錯了,這可不是什麼『羊毛的五十道陰影』。完全不一樣。《羊毛記》真的有料,真的好看到爆,看了你就會明白,網路上那些High翻天、散播速度比瘟疫還快的狂熱五星口碑是怎麼來的……如果你到現在還沒讀過《羊毛記》,那你鐵定是那種完全跟不上網路流行、無可救藥的『老派讀者』。其實,《羊毛記》根本就是為你量身打造的,看了你就知道什麼叫做『老派說故事魅力』。」

他欺騙你,隱瞞真相,但卻是真心為你好……
他不惜殺人,只是渴望你能夠好好活下去……
你,願意這樣活著嗎……………………………?

那個時候,已經沒有人住在地面上。
地面上,只剩一個致命的死亡世界,空氣中瀰漫著致命的強酸毒氣。走出那扇閘門,五秒鐘,你開始瘋狂嘔吐,十秒鐘,你的肺開始融化……為什麼會這樣?生化浩劫?核污染?……太久遠了,已經沒有人知道……

大家都住在地下,巨大的圓筒型地下碉堡,總共一百四十四層樓,每層樓高將近十公尺,從最底層到最上層,高度超過一公里……而且,基於某種原因,地堡裡沒有電梯,只有一座中央螺旋梯。想上頂樓,是多麼艱辛遙遠的路程。然而,在某個特定的日子,大家還是不顧一切想上去,因為,那一天,有一個人會「出去」……

在地堡,最大的禁忌,最嚴重的犯罪,就是當眾說出「我想出去」。一旦你說出口,你就必須走出那扇閘門……五秒鐘,開始瘋狂嘔吐,十秒鐘,肺開始融化……在頂樓牆上的巨大顯示幕,你可以看到外面的山丘上遍布屍體,那麼,為什麼每隔一段時間還是會有人想「出去」……?

有一天,又有一個人「出去」了,而那個人,竟然是地堡的保安官。一個執行法律的最高官員為什麼會觸犯地堡最嚴重的罪?

地堡的領袖是一位七十歲的老太太,深受愛戴。她很想知道,那些人為什麼會一個個走出去?背後是什麼力量在驅使他們?她不忍心看到山丘上那越來越多的屍體。而現在,就連她最得力的部屬保安官也走了,她必須找一個人來接替他,查出真相。而最理想的人選,卻是在最深的底層,一個謎樣的傳奇人物……她叫茱麗葉。

據說,她十二歲就離開父親,一個人到底層當發電工人,從此以後,她就再也沒有出來過。據說,她具有一種超乎常人的能力,能夠洞悉問題的真相……

然而,茱麗葉從來不曾離開底層,是因為她必須日日夜夜守著那部巨大的發電機,因為,只有她知道,發電機已經快要解體……如果失去電力,地堡就不再有水,不再有空氣,他們還能去哪裏……

作者簡介

休豪伊 Hugh Howey

一九七五年生於美國,深愛海洋。高中畢業後開始替人維修電腦,累積資金,後來,他到南卡羅萊納州唸大學時,買了一艘破舊的小帆船,就住在船上。大三那一年,他忽然輟學,獨自駕船往南方航行,徜徉於加勒比海群島之間,途中並遭遇兩次颶風。回國後,他開始擔任遊艇船長,繼續展開長達七年的海上冒險生涯。第七年,他認識了一個女人。為了她,他終於離開海洋,回到陸地,買了一棟房子,從此有了一個家。

除了海洋,唯一能夠激起他熱情的,就是讀書和寫作。他開始到書店擔任店員,同時每天都利用早上和中午午休的時間寫作,持續不斷。沒想到,這股寫作的熱情,卻為他創造出比海上冒險更驚人的生命旅程。

二○一一年夏天,為了悼念一個朋友,他寫了《羊毛記》,並自費出版為電子書,沒想到這個故事竟然就此引爆狂熱口碑,開始在網路上瘋狂流傳,很快就竄上亞馬遜電子書總榜#1,而這股狂潮也迅速蔓延全球各國。「異形」大導演雷利史考特也深受震撼,迅速搶下電影版權,準備和「辛德勒的名單」編劇史蒂夫柴里安聯手打造下一部年度大片。

譯者簡介

陳宗琛

曾譯《時間迴旋》《奇風歲月》《第44個孩子》《北與南》等作品。現為鸚鵡螺文化負責人。

蔡東藩
古史之美且備者多矣,而元史獨多缺憾,非史官之失職也,文獻不足徵耳。元起朔漠,本乏紀錄,開國以後,即略有載籍,而語不雅馴,專屬蒙文土語,搢紳先生難言之。逮世祖朝,始有實錄,相沿至於寧宗,共十有三朝。然在世祖以前,仍多闕略,世祖以後,則往往詳於記善,略於懲惡。史爲國諱,無足怪也。

元亡明興,洪武二年,得元十三朝實錄,命修元史,以李善長爲監修,宋濂、王禕爲總裁,二月開局,八月書成。惟順帝一朝,史猶未備。又命儒士歐陽佑等,往北平採遺事,明年二月,重開史局,閱六月書成,頒行後,已有竊竊然滋議者。蓋其時距元之亡,第閱二、三年,私家著述,尠有所聞,無由裒合衆說,覈定異同,觀徐一夔與王禕書,謂:「考史莫備於日曆及起居注,元不置日曆,不設起居注,惟中書時政科,遣一文學掾掌之,以事付史館,即據以修實錄,其於史事已多疏略。至順帝一朝,且無實錄可據,唯憑採訪以足成之,恐事未必,覈言未必,馴首尾未必貫穿」云云。

然則元史之倉卒告成,不克完善,在徐氏已豫知之矣。厥後商輅等續撰《綱目》,薛應旗復作《通鑑》,陳邦瞻又著《紀事本末》,體制不同,而所採事實,不出正史之外,其闕漏固猶昔也。他若《皇元聖武親征錄》,記太祖、太宗事,元祕史亦如之,語仍鄙俚,脫略亦多。《丙子平宋錄》,記世祖事,《庚申外史》,記順帝事,一斑之窺,無補全史。而《元朝名臣事略》,暨《元儒考略》等書,更無論已。自明迄今,又閱兩朝,後人所作,可爲元史之考證者,惟《蒙韃備錄》、《蒙古源流》及《元史譯文證補》等書。《元史譯文證補》,出自近年,系清侍郎洪鈞所輯,謂從西書輾轉譯成,其足正元史之闕誤者頗多,顧僅至定憲二宗而止。《蒙韃備錄》及《蒙古源流》亦一祕史類耳。明清二代多宿儒,容有鉤隱索沈,獨成善本,惜鄙人見聞局隘,未能一一盡窺也。本年春,以橐筆之暇,偶閱東西洋史籍譯本,於蒙古西征時,較中史爲詳,且於四汗分封,及其存亡始末,亦足補中史之闕,倘所謂禮失求野者非耶?不揣譾陋,竊欲融閤中西史籍,編成元代野乘以資參考。尋以材力未逮,戲成演義,都六十回。事皆有本,不敢臆造,語則從俗,不欲求深。而於元代先世及深宮軼事,外域異聞,凡正史之所已載者,酌量援引,或詳或略,正史之所未載者,則旁徵博採,多半演入,茶餘酒後,取而閱之,非特足供消遣,抑亦藉廣見聞,海內大雅,其毋笑我蕪雜乎?是爲序。

蔡東藩
五代十國一向被稱爲中國的亂世,但是即使在最黑暗的時代中,哪些人性的光輝一面仍然讓我們感動的熱淚直流?

縱觀中國歷史,亂世不斷,歷史不斷重演,這裏牛大很想簡單介紹一下五代十國的歷史,因爲這段歷史一點也不比三國歷史差,在中國最黑暗的亂世中,總有無數英雄始終堅持特有的情操和無畏的犧牲精神,爲黑暗的中國點亮了前進的燈火。

五代十國主要的核心勢力是中原地區的樑,唐,晉,漢,周,英雄人物主要是樑王朱溫(號稱老賊),晉王李克用(號稱獨眼龍),唐莊宗李存勖(號稱半個聖人),淮南王楊行密(號稱豪傑),周太祖郭威(號稱大度),周世宗武帝柴榮(號稱雄才偉略),著名的武將是滅唐興樑18將,(山中一條葛,無事莫撩撥的葛從周,雙槍王彥章,一步百計的劉潯,劉開道的劉之俊,智勇兼備的氏叔蹤等),後唐五虎將(王不過霸,將不過李的十三太保李存孝,周德威周敢當,大太保李思源,符存審,)8老建南唐(名將田君,馬朔雙絕的朱瑾,北歸人李承嗣,太尉劉威等),著名戰役是五代南北戰爭號稱小赤壁的青口之戰,樑晉爭霸,幽州保衛戰,晉VS契丹三次防守戰,周VS後漢高平之戰,周VS南唐淮南之戰等,如果想詳細的瞭解五代,那麼可以以樑晉爭霸爲主線,從上源驛站,樑晉結怨------------>後梁崛起,橫掃數州------------>清口之戰,折戟淮南------------>樑攻晉守,兵臨太原------------>樑晉爭霸,亞子逆襲------------>晉攻樑守,夾河激戰------------>奇襲大梁,後唐滅樑------------>輕取益州,初露曙光------------>伶官傳序,亞子歸天------------>哭得江山,哭丟江山------------>割讓燕雲,漢奸皇帝------------>三戰契丹,姑父誤國------------>因禍得福,知遠建漢------------>擅殺顧命,郭威造反------------>高平之戰,柴榮出世------------>三戰淮南,殺子守城------------>天嫉英才,天下歸宋。

蔡東藩
古史之美且備者多矣,而元史獨多缺憾,非史官之失職也,文獻不足徵耳。元起朔漠,本乏紀錄,開國以後,即略有載籍,而語不雅馴,專屬蒙文土語,搢紳先生難言之。逮世祖朝,始有實錄,相沿至於寧宗,共十有三朝。然在世祖以前,仍多闕略,世祖以後,則往往詳於記善,略於懲惡。史爲國諱,無足怪也。

元亡明興,洪武二年,得元十三朝實錄,命修元史,以李善長爲監修,宋濂、王禕爲總裁,二月開局,八月書成。惟順帝一朝,史猶未備。又命儒士歐陽佑等,往北平採遺事,明年二月,重開史局,閱六月書成,頒行後,已有竊竊然滋議者。蓋其時距元之亡,第閱二、三年,私家著述,尠有所聞,無由裒合衆說,覈定異同,觀徐一夔與王禕書,謂:「考史莫備於日曆及起居注,元不置日曆,不設起居注,惟中書時政科,遣一文學掾掌之,以事付史館,即據以修實錄,其於史事已多疏略。至順帝一朝,且無實錄可據,唯憑採訪以足成之,恐事未必,覈言未必,馴首尾未必貫穿」云云。

然則元史之倉卒告成,不克完善,在徐氏已豫知之矣。厥後商輅等續撰《綱目》,薛應旗復作《通鑑》,陳邦瞻又著《紀事本末》,體制不同,而所採事實,不出正史之外,其闕漏固猶昔也。他若《皇元聖武親征錄》,記太祖、太宗事,元祕史亦如之,語仍鄙俚,脫略亦多。《丙子平宋錄》,記世祖事,《庚申外史》,記順帝事,一斑之窺,無補全史。而《元朝名臣事略》,暨《元儒考略》等書,更無論已。自明迄今,又閱兩朝,後人所作,可爲元史之考證者,惟《蒙韃備錄》、《蒙古源流》及《元史譯文證補》等書。《元史譯文證補》,出自近年,系清侍郎洪鈞所輯,謂從西書輾轉譯成,其足正元史之闕誤者頗多,顧僅至定憲二宗而止。《蒙韃備錄》及《蒙古源流》亦一祕史類耳。明清二代多宿儒,容有鉤隱索沈,獨成善本,惜鄙人見聞局隘,未能一一盡窺也。本年春,以橐筆之暇,偶閱東西洋史籍譯本,於蒙古西征時,較中史爲詳,且於四汗分封,及其存亡始末,亦足補中史之闕,倘所謂禮失求野者非耶?不揣譾陋,竊欲融閤中西史籍,編成元代野乘以資參考。尋以材力未逮,戲成演義,都六十回。事皆有本,不敢臆造,語則從俗,不欲求深。而於元代先世及深宮軼事,外域異聞,凡正史之所已載者,酌量援引,或詳或略,正史之所未載者,則旁徵博採,多半演入,茶餘酒後,取而閱之,非特足供消遣,抑亦藉廣見聞,海內大雅,其毋笑我蕪雜乎?是爲序。

蔡東藩
自序
客歲編《前漢演義》,就二百一十年間之事蹟,撮要演述,而于女寵外戚之禍,獨詳載無遺,舉前轍所以戒后車也。乃者賡續漢事,復及東京,並暨西蜀。而竊按東京,曆數與西京略同,而其亡國之厲階,則亦肇自女寵,成於外戚。或者謂后漢之亡,宦寺方鎮實屍之,于女寵外戚似無與焉。
豈知木朽則蟲生,牆罅則蟻入,不有女寵外戚之播弄于先,何有宦寺方鎮之交訌于后?四星耀鬥,百桷摧棟,陽弱陰強,劉輕曹重,其所由來者漸矣,繇辨之不早辨也。昔范蔚宗作《后漢書》,于后妃列傳中,一則曰權歸女主,再則曰委事父兄,三則曰終於陵夷,大運淪,神寶亡,蓋嗟嘆之不足,故長言之。他如外戚黨錮等傳中,且連類並書,又復特創新例,作《宦者傳》,冠其文曰:「鄧后以女主臨政,帷幄稱制,下令不出閨闈之間,不得不委用刑人,寄之國命。」
又曰:「自曹騰說梁冀,竟立昏弱,魏武因之,遂遷龜鼎。」
夫鄧后,女寵也;梁冀,外戚也;曹騰,宦寺也;魏武,方鎮也;窮原盡委,舉一例百,不已昭然揭櫫歟?洎乎昭烈偏安,聊延一綫,而其后復為一黃皓所誤,則宦官之流毒使然。諸葛公所痛恨于桓靈者,不意于后主時又見之,良可慨已!惟史冊浩繁,誰遑卒閲?至若編年紀事,各書不一而足,閲者更未免有汪洋之嘆,反不若近代之通行《東西漢演義》暨《三國志演義》,則膾炙人口,俗之歡迎也。夫東西漢之敘事脫略,且多臆造,應為有識者所鄙夷。若羅氏所著之《三國志演義》,則膾炙人口,加以二三通人之評定,而價值益增。
然與陳壽《三國志》相勘證,則粉飾者十居五六。壽雖晉臣,于蜀魏事不無曲筆,但謂其穿鑿失真,則必無此弊。羅氏第巧為烘染,悅人耳目,而不知以偽亂真,愈傳愈訛,其誤人亦不少也。本編續《前漢演義》之體例,始於新莽之篡漢,終於司馬氏之代魏,中歷東漢蜀漢之二百數十年,事必紀實,語不求深,合正裨為一貫,俾雅俗之相宜,而于興亡之大關鍵,如女寵,如外戚,釀而為閹禍,迫而為兵爭,尤三致意焉。
先民有言,「文不苟作」,鄙人固無當斯言,特以視附會荒唐,無關世道者,則相去殆有間歟?海內君子,幸鑒正之!中華民國十五年秋節,古越蔡東帆敘。

蔡東藩作品已屬公有領域,公有領域是人類的一部分作品與一部分知識的總匯,可以包括文章、藝術品、音樂、科學理論、發明等等。對於領域內的知識財產,任何個人或團體都不具所有權益(所有權益通常由版權或專利體現)。這些知識發明屬於公有文化遺產,任何人可以不受限制地使用和加工它們(此處不考慮有關安全、出口等的法律)。

創立版權制度的初衷是:藉由給予創作者一段時期的專有權利,作為(經濟)刺激,以鼓勵作者從事創作。當專有權利期限已過,作品便進入公有領域。公有領域的作品由於沒有專屬權利人,因此公眾有權自由使用它們。
著作權權利屆滿

該作品創作與首次發表時間早於1923年1月1日,或者比當前年份的1月1日早95年。

作者(集體創作則計算最後一個死亡的作者)的死亡日期比當前年份的1月1日早70年。

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Berne Convention)的簽約國未給予該作品永久版權保護。

蔡東藩
自序
 

吾國之有史,繇來舊矣。自漢司馬遷創作《史記》,體例獨詳,遂為后世史家之祖。班固因之,輯成《漢書》,而遷固之名乃並著焉。竊案遷《史》起自黃帝,訖于天漢,大旨在敘古從略,敘秦漢從詳,綜計得百三十篇,共五十二萬六千餘言。
班《書》則始於秦季,終於孝平王莽,凡百二十捲,計七十餘萬言,視遷《史》為尤繁矣。后之學者,慕其名,輒購《史》《漢》二書而庋藏之,問其熟覽與否,則固無以應也。蓋二書繁博,非旬月所能卒讀,且文義精奧,淺見之士,尚不能辨其句讀,一卷未終,懵然生厭,遑問其再四尋繹乎?他若《涑水通鑒》、《紫陽綱目》,以及《通鑒紀事本末》、《通鑒輯覽》、《綱鑒會纂》、《綱鑒易知錄》等書,編年紀事,歷姓相承,而首數卷間,各列秦漢事實,讀史者輒舉而窺之,固求其提要鉤玄,記憶不忘者,亦罕有所聞。至如稗官野史之紀載,則一鱗一爪,或猶能稱道之,是無佗,稗史之引起觀感,令人悅目,固較正史為尤易也。
鄙人不敏,嘗借說部體裁,演歷史故事,由今追昔,溯而上之,以至秦漢。秦自始皇至子嬰歷國三世,
第十有五年耳。依事演述,寥寥數回,不足以成卷帙;且名為一朝,但聞暴政,未底于治,實為由盩厔漢之過渡時代,附入于漢,存其名而已足矣。漢則兩京迭嬗,閲年四百有餘,而前漢二百一十年間,有女寵,有外戚,有方鎮,有夷狄,有嬖倖,有閹宦,有權奸,蓋已舉古今來病國之厲階,彙集其中,故治日少而亂日多。
其尤烈者,則為女寵,為外戚。高祖以百戰成帝業,而其權且移于宮闈;文景懲之,厥禍少殺;至武帝尊田蚡,貴衛青,女寵外戚,于此復盛;至許史盛于宣元,王趙丁傅盛于成哀;平帝入嗣,元皇后老而不死,卒貽王莽篡弒之禍;然則謂前漢一代與女寵外戚相終始,亦無不可也。本編兼采正稗,貫徹初終,所有前漢治亂之大凡,備載無遺,而于女寵外戚之興衰,尤再三致意,揭示后人,非敢謂有當史學,但以淺近之詞,演述故乘,期為通俗教育之助雲爾。班馬可作,當亦不笑我粗疏也。
惟書成倉卒,不無訛詞,匡而正之,是在海內之通儒。中華民國十四年立冬之日,古越蔡東帆敘。
 

關於作者
蔡東藩居於臨江書捨(蔡東藩舊居),蕭山臨浦鎮人。自幼聰穎好學,兒時閱讀《資治通鑒》等史書,時人稱為「神童」。光緒十七年(1891)中秀才。宣統元年(1909年)中省優貢生。1910年朝考以優入選,翌年春赴福建以知縣候補。因不滿官場惡習,月餘托病回鄉。辛亥革命後,應好友之邀,到上海會文堂新記書局任編輯,修撰《高等小學論說文范》、《中等新論說文范》、《清史概論》等書。從1916年至1926年的十年間,蔡東藩寫成歷朝通俗通義。全書記述了從公元前221年到公元1920年間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和重要歷史人物。該書在史料上遵循「以正史為經,務求確鑿,以軼聞為緯,不尚虛誣」的原則,在體裁上突出「義以載事,即以道情」的特點,並且自寫正文,自寫批注,自寫評述。在撰編《民國通俗演義》中,對清廷之腐敗,予以抨擊,其間曾收到恐嚇信及子彈,迫其修改,蔡不變初衷。又著有《西太后演義》又名《慈禧太后演義》,增訂清初呂安世所著《二十四史演義》,其一生共著書13部,撰寫700餘萬字,篇幅之巨堪稱歷史演義的奇跡,被譽為「一代史家,千秋神筆」。
 

主要貢獻
蔡東藩興趣廣泛,學識淵博。除歷史演義外,尚著有《留青別集》、《留青新集》、《客中消遣錄》、《楹聯大全》及詩集《風月吟稿》、《寫憂草》等。在居鄉期間,曾隨岳父習醫,寫成《內科臨症歌訣》4卷,並任臨浦小學國語教師,後又設私塾授學。對語文教學提倡「學以致用」,力主革新。蔡東藩晚年生活艱辛,以行醫、賣文為生。
蔡東藩寫書的動機,與當時民族危亡的歷史現狀密不可分。以一己之長訴之史筆,以期用通俗演義的形式講述中國歷史,以此幫助國人從歷史的啟迪中尋找救亡圖存的道路,正是他「書生報國」之意。正是因此,他才選擇了首先寫《清史通俗演義》,並從此一發而不可收。蔡東藩這套演義重史輕文,儘管略輸文采,但卻提供了一部浩瀚而通俗的中華通史,為普及中國歷史知識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蔡東藩於1945年3月5日(日本投降前夕)逝世,享年六十九歲。

蔡東藩
《晉書》百三十卷,相傳為唐臣房喬等所撰,蓋採集晉朝十有八家之製作,及北魏崔鴻所著之《十六國春秋》等書,會而通之,以成此書。獨宣武二帝紀,與陸機王羲之傳論,出自唐太宗手筆,故概以禦撰稱之,義在尊王,無足怪也。后書評論《晉書》之得失,不一而足,而《涑水通鑒》《紫陽綱目》敘述晉事,書法與《晉書》相出入者,亦不勝舉焉。愚謂當今之時,以古為鑒,不必問其史筆之得失,但當察其史事之變遷。

兩晉之史事繁矣,即此內訌外侮之複雜,仆已更難詳。宮闈之禍,啟自武元,藩王之禍,肇自汝南,胡虜之禍,發自元海;卒致銅駝荊棘,蒿目蒼涼,鰲墜三山,鯨吞九服,君主受青衣之辱,后妃遭赭寇之污,此西晉內訌外侮之大較也。王敦也,蘇峻也,陳敏杜弢祖約也,孫恩盧循徐道復也,而桓玄則為篡逆之尤,此東晉內訌之最大者。二趙也,三秦也,四燕五涼也,成夏也,而拓跋魏則為強胡之首,此為東晉外侮之最甚者。

蓋觀于東西兩晉之一百五十六年中,除晉武開國二十餘年外,無在非禍亂侵尋之日,不有內訌,即有外侮,甚矣哉!有史以來未有若兩晉禍亂之烈也。夫內政失修,則內訌必起,內訌起則外侮即乘之而入,木朽蟲生,牆罅蟻入,自古皆然,晉特其較著耳。鄙人愧非論史才,但據歷代之事實,編為演義,自南北朝以迄民國,不下十數冊,大旨在即古證今,懲惡勸善,而于《兩晉演義》之着手,則于內訌外侮之所由始,尤三致意焉。蓋今日之大患,不在外而在內,內訌迭起而未艾,吾恐五胡十六國之禍,不特兩晉為然,而兩晉即今日之前車也。

天下寧有蚌鷸相爭,而不授漁人之利乎?若夫辨忠奸,別貞淫,抉明昧,核是非,則為書中應有之餘義,非敢謂上附作者之林,亦聊以寓勸戒之意云爾。惟書成倉猝,不免詿誤,匡我未逮,是所望于閲者諸君。中華民國十三年夏正季秋之月,古越蔡東帆自敘于臨江寄廬。兩晉世系圖按晉武帝為司馬懿孫,元帝則為司馬懿曾孫,祖(亻由)父覲,皆為琅琊王。

相傳西晉傳三世,凡四主,計五十二年。東晉傳四世,凡十一主,計一百零四年,兩共計一百五十六年。《晉書》載西晉五十四年,東晉一百零二年,此為懷愍失國后之二年,晉廷無主,仍用懷愍年號,今讀史家言,謂宜併入東晉,頗有至理,故從之。
蔡東藩
自序

革命功成,私史雜出,排斥清廷無遺力;甚且摭拾宮閫事,橫肆譏議,識者喟焉。夫使清室而果無失德也,則垂至億萬斯年可矣,何至鄂軍一起,清社即墟?然苟如近時之燕書郢說,則罪且浮于秦政隋煬,秦隋不數載即亡,寧于滿清而獨水命,顧傳至二百數十年之久歟?昔龍門司馬氏作《史記》,蔚成一家言,其目光之卓越,見解之高超,為班范以下諸人所未及,而后世且以謗史譏之;烏有不問是非,不辨善惡,並置政教掌故于不譚,而徒采媟褻鄙俚諸瑣詞,羼雜成編,即詡詡然自稱史筆乎?以此為史,微論其穿鑿失真也,即果有文足征,有獻可考,亦無當於大雅;勸善懲惡不足,鬻奸導淫有餘矣。

鄙人自問無史才,殊不敢妄論史事,但觀夫私家雜錄,流傳市肆,竊不能無慊於心,憬然思有以矯之,又自愧未逮;握槧操觚者有日,始終不獲一編。而孰知時事忽變,帝制復活,籌安請願之聲,不絶于耳,幾為鄙人所不及料。顧亦安知非近人著述,不就其大者立論,胡人犬種,說本不經,衛女狐綏,言多無據;鑒清者但以為若翁華冑,夙無穢聞,南面稱尊,非我莫屬;而攀鱗附翼者,且麕集其旁,爭欲借佐命之功,博封王之賞,幾何不易君主為民主,而仍返前清舊轍也。

竊謂稗官小說,亦史之支流余裔,得與述古者並列;而吾國社會,又多歡迎稗乘。取其易知易解,一目瞭然,無艱僻淵深之慮。書籍中得一良小說,功殆不在良史下;私心怦怦,爰始屬稿而勉成之。自天命紀元起,至宣統退位止,凡二百九十七年間之事實,擇其關係最大者,編為通俗演義,幾經搜討,幾經考證,巨政固期核實,瑣錄亦必求真;至關於帝王專制之魔力,尤再三致意,懸為炯戒。成書四冊,凡百回,都五六十萬言,非敢妄擬史宬,以之供普通社會之眼光,或亦國家思想之一助云爾。稿甫就,會文堂迫于付印,未遑修飾,他日再版,容擬重訂,閲者幸勿誚我疏略也。是為序。

關於公有領域

蔡東藩作品已屬公有領域,公有領域是人類的一部分作品與一部分知識的總匯,可以包括文章、藝術品、音樂、科學理論、發明等等。對於領域內的知識財產,任何個人或團體都不具所有權益(所有權益通常由版權或專利體現)。這些知識發明屬於公有文化遺產,任何人可以不受限制地使用和加工它們(此處不考慮有關安全、出口等的法律)。

創立版權制度的初衷是:藉由給予創作者一段時期的專有權利,作為(經濟)刺激,以鼓勵作者從事創作。當專有權利期限已過,作品便進入公有領域。公有領域的作品由於沒有專屬權利人,因此公眾有權自由使用它們。
著作權權利屆滿

該作品創作與首次發表時間早於1923年1月1日,或者比當前年份的1月1日早95年。

作者(集體創作則計算最後一個死亡的作者)的死亡日期比當前年份的1月1日早70年。

保護文學和藝術作品伯爾尼公約(Berne Convention)的簽約國未給予該作品永久版權保護。

©2018 GoogleSite Terms of ServicePrivacyDevelopersArtistsAbout Google
By purchasing this item, you are transacting with Google Payments and agreeing to the Google Payments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Notice.